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77裁决,挡枪的大将军

1077裁决,挡枪的大将军

        崔相原本稳坐钓鱼台,可周佑霖一加入,崔相就坐不住了。

        六部都归崔相管,不管月宁安跟工部、兵部、户部怎么合作,崔相都不受影响。

        但要是合作转到枢密院去了,那就跟崔相一点关系也没有。

        哪怕再怎么不乐意,再怎么不爱争,崔相也不得不撸袖子下场,跟周佑霖讲道理,好让周佑霖死了这条心,可周佑霖要是那么讲道理的人,大将军就不会让他坐镇枢密院了。

        两人一番你来我往,但谁也不肯退让。

        月宁安是崔相带来的,最先提的合作也是与工部与兵部,要是让枢密院截走了,以后他这个相爷的脸面往哪里摆?

        什么都可以让,唯独这事不能让。

        崔相态度坚定!

        周佑霖也理直气壮,军中事务由枢密院决策。不管是战船还是水师的事都是军务,月宁安要租用战船和水师,自然是与他们枢密院接洽。

        当然,这只是名面上的理由,真正让两人都不肯松口的,还是话语权的问题!

        武将在朝中没有话语权,皇上打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没钱!

        钱袋子被人捏住,俸禄、粮饷都要文臣点头,想要给得力的手下讨个赏,那更是要到处求爷爷告奶奶。

        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但凡要花一文钱,都得看文臣的脸色,这腰板怎么挺得直?

        周佑霖入职枢密院后,就一心想要改变,但是……

        没机会!

        他们找不到合理的生财之道,皇上那也不会轻易默许。

        得知月宁安与几位尚书闭门谈事,周佑霖本着不放过任何机会的想法跑了过来,这一跑……

        就让他找到机会了!

        崔相默许了月宁安租船、租人一事,这事闹到皇上那里,崔相也会帮着说话,事情变数不大,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机会握到手中!

        难道有这么一个合理来钱的路子,周佑霖就是死也不会放过,这不就跟崔相硬杠上了。

        而崔相……

        不管他的政治理念是什么,他身为文臣之首,代表了文臣集团的利益,绝不会给武将们翻身的机会。

        两人谁都不可能退让,但也不能这么吵下去,为求结果,两人一致商议,请求圣上裁决。

        “那我就先回去等消息。”月宁安听两人吵了半天,脑袋都大了,借机就想开溜。

        “不行!你还不能走,这事……皇上很有可能会问你,你也得跟我们一起去面圣。”崔相与周佑霖难得默契,齐齐出声留下月宁安,让月宁安跟他们一起进宫。

        “圣上对我的态度,两位大人也是知道的。我跟着进宫面圣,这事恐生变数。”皇上看到她就烦,这两位大佬不知道吗?

        “宁安,事已至此,已不是我能拍板的,租金一类的还需要禀明皇上,皇上可能会提条件,这些需要你在场。”崔相说话时,意有所指地看了周佑霖一眼。

        被周佑霖这么一搅和,月宁安恐怕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租到战船与水师。

        甚至,也有可能像月宁安说的那样,这事黄了。

        “有竞争才显得此事更可行,我们枢密院能给月家更好的条件。”周佑霖一撩衣袍,气定神闲:“再说了,租水师与战船可不是小事,没有圣上点头,你们说得再欢也无用。早晚都要经圣上那一关,早一点,便是有变数也能另想他法,不是吗?”

        搅事的锅,他是不会背的。

        “两位大人说的是。”月宁安扬起敷衍的笑,温和却不失强硬:“不过,租战船与水师不过是我心血来潮的一个提议罢了,能成最好,不能成……对我月家也没有损失,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免得惊动圣上,惹圣上不快。”

        她并不是非租战船与水师不可,就算是非租不可,她也不会表现出来。

        想要她去说服皇上,没有可能!

        她租战船与水师,又不是不给银子,这些人想什么呢?

        想要钱又不肯出力,哪有那么好的事。

        周佑霖立刻改口:“这样好了,月姑娘先在工部坐一会,我们几个去见圣上。月姑娘不必多想,留你在工部,也是方便之后商谈一些细节。”

        月宁安没有立刻答应,而想了一下才道:“可以!”

        这位周大人哪里是征求她的意见,不过是告知她罢了。

        周佑霖大喜,朝崔相挑挑眉,一副主人公姿态:“相爷,我们这就进宫?”

        崔相皮相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应了一声好,就与周佑霖一同进宫。

        走之前,还叮嘱了月宁安一声,让月宁安安心……

        有他在,事情肯定不会脱离控制,也不会让月宁安吃大亏。

        陆大将军不在汴京,周佑霖这个副使就是枢密院的大佬,两个大佬同时求见,皇上吓了一跳,连忙让李伴伴把人请进暖阁。

        “臣拜见……”

        “不必多礼,两位爱卿同时求见,可是有什么大事?”是江南发了水灾,还是边境开战?又或者,是北边干旱?

        不过短短一瞬,皇上的脑子里却闪过一桩又一桩的事,额头甚至都沁出了冷汗。

        崔相见了,默默地后退一步:“陛下,是周副使有事求见陛下,臣是陪同周副使而来。”

        周佑霖:“……”文臣果然狡诈!

        周佑霖暗瞪了崔相一眼,崔相回以微笑,一派云淡风轻……

        搅事的人,没有资格说话。

        “回禀陛下,是……是大将军!”周佑霖想到皇上对月宁安的厌恶,脑子飞速运转,终于让他想到一件可以说的事了,暗暗在心中组织语言。

        “藏锋?他怎么了?他到了北辽……可有传消息回来?弦音姑姑可有消息?他们在北辽可有危险?可有说何时回来?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皇上等了片刻,不见周佑霖继续往下说,急得连连催促。

        周佑霖听到皇上的问话,顿时冷汗淋漓。

        他知道皇上对大将军的重视,可他不知道,皇上这么在意大将军呀。

        这一时半刻的,他要怎么把这事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