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75租赁,干啥啥不行花钱第一名

1075租赁,干啥啥不行花钱第一名

        “大小姐,我祖父并不是不感激你,他只是不得已……希望你能理解。”

        少年红着脸,眼中闪着泪花,无声哀求,任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了也无法不动容,但……

        月宁安没有动容。

        雷家可以不感激她,可以与她保持距离,但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能奢望她毫无芥蒂,更不能奢望她云理解雷家人的难处……

        她理解个屁!

        她理解雷家的难处,理解雷家的不得已,谁来理解她?

        她又不欠雷家什么。

        要知道,雷家是她月家养的工匠,雷家没有与月家结束雇佣关系前,所研究出来的一切,都该归他们月家所有。

        看在雷家在深山坚守十年的份上,她没有把雷家在深山里造的铁船、图纸留下不说,反倒送了雷家一份锦绣前程,她对雷家已是仁至义尽。

        走了她的关系进了工部,却想与她撇清干系,还想她不在意,雷家还真是想得美……

        月宁安没有正面回答什么,只是笑了笑,扭头跟崔相说起话来,显然是不想搭理雷工的孙子。

        崔相心里明镜似的,顺着话茬,跟月宁安闲话家常起来,两人边走边聊,压根雷工的孙子说话的机会。

        雷工的孙子跟在后面,几次想要开口,却找不到机会,面上隐有慌乱,但并无后悔之色。

        工部的人跟在身后,看了看月宁安,又看了看雷工的孙子,摇了摇头……

        他是工部的人,他其实很能理解,雷家迫不及待,与月宁安撇开关系的行为。

        没办法,皇上对月宁安的厌恶摆在明面上,整个朝廷就没有人不知道,皇上厌恶月宁安,厌恶到,但凡与月宁安相关的人与事,皇上都看不顺眼……

        雷家刚到汴京,献上了铁船,引得皇上满意连连。可皇上在听到,他们原先是为月家办事,就冷下了脸,把他们晾在一边,随便给了一点赏赐,压根就没有用他们的意思,更别说招进工部。

        还是崔相出面,在皇上面前为他们说了不少好话,皇上才开口,把他们招进工部,给了品级,做了朝廷的工匠。

        雷家上下不是不感激月宁安,但现实所迫,他们必须做出选择。

        只是……

        做了选择,就不该奢望月宁安理解,更不该奢望月宁安半点不在意。

        雷家这种行为,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背叛了。

        还想月宁安理解,月宁安没有报复他们,就已经很厚道了。

        不过这些跟他没啥关系,他虽是工部侍郎,管着造船坊这一块,但他又不会在这个位置上呆一辈子。

        过几天,他就走关系调走,哪怕是外放也行。

        没办法……

        他虽然不像雷家人那么贪心,但也不敢跟月宁安走得太近。

        跟月宁安走得太近,除非像崔相这样的出身,不然一般人都没有好下场,他还是避一避,免得被皇上惦记上……

        月宁安与崔相说话间,两人就看到了那两艘造了一半的战船。

        月宁安只看一眼,就笑了。

        这两艘船,完全就是两艘轻船,旁的不说,就一条……

        太小了!

        小到哪怕再怎么改造,也不可能做货船。

        毕竟,货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用来装货的,不说越大越好,但确实是越能装越好。

        崔相显然也明白了,看到这两艘“不争气”的小船,又是郁闷又是尴尬:“你看我……都没有提前来看一下,这船改了也用不上。”

        这么小的船,连改造的空间都没有,他怎么“合理”的留下月宁安呀?

        唉,当爹的,真的太难了。

        “没有,这两艘船……”月宁安原本是想给崔相一个台阶下,突然眼前一亮:“不知道,工部的战船对外卖吗?”

        “月娘子,新的战船有许多新工艺,不对外卖。”工部的人连连摇头,怕得罪崔相,又小声补了一句:“月娘子,崔相先前说的是,是要把这两艘船改为货船。”也就是还没有做完,新的工艺没有用上,他们才愿意给崔相这个面子,不然……

        哪怕有崔相的面子,他们也不会给月宁安。

        月宁安毫不气馁:“那租呢?我可以连水师带船一起租。你们工部也要创收,兵部也要训兵,这不……正好?”

        “啊?月娘子……这是什么意思?”工部的人一头雾水,倒是崔相猜到了什么:“宁安,这事他做不了主。你说说你的想法,我们去找工部尚书、兵部尚书一起聊聊。”

        “相爷!我想租工部的战船,随同货船出海,护卫货船。而租金,我以每次出海的一成利益为租金。这笔租金可以做为工部研发战船和兵部训练水师的费用,我直接与工部、兵部合作,与户部没有关系。

        除此之外,我还负责帮朝廷,在海外寻找新的作物。先前从青州带来的两种粮作物,相爷你应该知道。海外既然能找到那两种作物,就一定还有别的作物。我不敢保证,商队每次出海都能找到多少粮作物,但我可以许诺,十年为朝廷找十种新的粮作物。少一种,我以十年海运总收益一成收益赔付。”谈起正事,月宁安对崔相的称呼都变了,全然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说起来,也是雷家人不够了解她。

        她这人,其实不是那么爱占人便宜的,也不是看到人发达了,就会为粘上去的人。

        雷家大可不避防着她,只要雷家摆出姿态,她会离雷家远远的……

        “我觉得可以。”崔相边听边点头,显然很是赞同。

        工部的人听到月宁安的话,瞬间眼前一亮……

        他觉得,他不用找关系外放了。如果月宁安与工部这项合作能成,以后工部就不再是户部口中,干啥啥不行,花银子第一名的部门了。

        以后,他们工部也有自己的收入了,可以在六部面前挺直腰杆了。

        “相爷,月娘子……下官这就去找两位尚书大人过来详谈!”不需要月宁安与崔相催促,工部的人就殷勤至极,把两人带到工部办工的地方,又匆匆跑去找工部尚书与兵部尚书。

        至于户部尚书那就没有必要了!

        户部尚书就是一个钱篓子,要让他听到风声,他们工部与兵部就别想沾银子。

        当然,这事也不是不告诉户部尚书。

        但最少也要等他们工部,跟兵部谈好怎么分钱,再通知户部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