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74理解,全天下都知道皇上讨厌她

1074理解,全天下都知道皇上讨厌她

        造船坊是朝廷机密之地,平日根本不许外人进入,哪怕月宁安手眼通天,轻易也进不了造船坊,但崔相带路就不一样了。

        工部的人只做了一个登记,让崔相落个印,就让月宁安进去了。

        月宁安知道,工部这般好说话,轻易就放她进去,不是给崔相面子,也不是给她面子,而是崔相为她做了担保。

        一旦造船坊有什么事,崔相首当其冲!

        月宁安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一入造船坊就紧跟在崔相身后,不多看,也不多话……

        反倒是崔相,看月宁安小心谨慎的样子,主动劝说月宁安,让月宁安不必紧张,当成在自己家就好。

        “月家有造船坊。”月宁安笑着解释了一句。

        有些事,该避嫌就是要避嫌,不能落人口实,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工部新来的工匠,还是月家商行出来的。要论技艺,月家造船坊的技艺,比工部还要强一些。”尤其是在战船方面,工部还停留在十年前,用长箭、鱼人等完全靠人的战斗模式,但月家商行的雷工一加入,就为战船新增了许多武器,不仅杀伤力强,还用不上太多人。

        崔相带月宁安来看的,就是工部按雷工等人提的思路,重新制造的战船。

        工部的人也走在前面,顺势也夸了雷工等人几句:“雷工他们带了很多新技艺,造船坊的匠人都深受启发。我们这次新造的战船,虽然不是铁船,但在一些关键部门,都包了铁皮,攻力强,防御能力更强。在海上,不敢说万无一失,但只要不遇到海浪,就没有对手!”

        月宁安礼貌地点头,并没有多问……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工匠打造船只的工作区。工匠们干活的地方很大,且靠近河流,匠人皆低头干活,        敲敲打打,忙得热火朝天,每个人都埋头做事,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

        工部的人拍了拍手,吸引了众工匠的注意力后,正要给他们介绍崔相与月宁安,就见那些工匠一抬,茫然地看了一眼,随后……

        双眼倏地一亮!

        整整齐齐,如同约定好了一眼,所有人皆是眼睛一亮,那眼神……

        差点没把工部的人吓腿软。

        随着齐齐眼神一亮后,所有人又同时停下手中的活,一改平日的木讷与孤傲,齐齐上前行礼:“大小姐!”

        工部的人:“……”发生了什么?这些工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恭敬了?他们是不是又缺银子,要我去找户部要银子了?

        不对……

        我什么时候变成大小姐了?

        这些工匠是不是成天研究战船,脑子都糊了,连他的官职都忘了?

        倒是崔相很平静,看了身侧的月宁安一眼,主动退了一步,把主场让给月宁安。

        月宁安也没有矫情,她上前一步,虚扶了为首的雷工匠一把:“雷工,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月家商行的工匠,你们叫我一声月娘子就可以了。”

        “大小姐,这……”雷工一脸为难,但却没有拒绝。

        月宁安笑了笑:“我今天是来跟造船坊谈生意的,你们都是工部的官员,咱们公事公办。”

        她确实有恩于雷工等人,但她做不来挟恩求报,且她看得分明,雷工等人看到她确实很高兴,但高兴之余也有几分不自在。

        显然,雷工他们,并不想与她太亲近,至少在工部的人面前不想。

        当然,月宁安也能理解。

        雷家祖上就是工部的匠人,犯了事被流放,子孙后代做梦都想回来。

        好不容易,雷工等人带着铁船的图纸回来了,顺利进入工部,并谋得不错的职位,自然不想失去。

        但同样的,雷工等人也怕旁人说他们知恩不报,改投门庭,就忘了前东家的恩情。

        是以,见到月宁安得比以前更恭敬,才能显得他们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但实际心里怎么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当然,月宁安也不在意,雷工等人是真心感激她,还是为了好名声,不得不摆出感激她的姿态。

        在她看来,雷工等人离开月家商行,以后大家再相见,不交恶,公事公办最好了。

        显然,雷工等人也不想与月宁安牵扯不断,这不……

        月宁安一提公事公办,雷工等人就松了口气。

        崔相站在一旁,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由得摇头。

        旁人不知道,这些工匠难道不知,月宁安为了将他们平安送到汴京,付出多大的代价吗?

        他知道,这些人在月家倒后,一直在山中坚守着,没有背叛月家。在月家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依旧在默默地造船,但是……

        他们是不是忘了,他们在山中造的船,并没有给月家,而是随着他们一同进京,献给了皇上,成了他们进入工部造船坊的资本。

        他们在山中的默默坚守,默默付出,也不是为了月家,而是为了他们自己。

        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感激月宁安,但他们急于与月宁安保持距离的做法,还是叫崔相不喜,但崔相也没有说什么……

        一群工匠而已,有本事就用,没事就丢出去,左右工部不养闲人。

        月宁安说了公事公办,就劝说雷工等人忙自己的去,不必管她,派个人带他们去看那两艘战船就行。

        雷工要亲自带月宁安过去,被月宁安婉拒后,就派了自家孙子给月宁安带路。

        雷工的孙子,当时在青州见到月宁安,对月宁安很是不忿,没少给月宁安脸色瞧,但此刻在月宁安面前,却是羞红了脸。

        “大小姐,我祖父他不是有心的,他打从出生就背负着整个家族的期待,他这辈子都想带着雷家重回工部,好好将雷家造船术发扬光大。现在好不容易回到了工部,他……他想做出一番事来,并不是,不是……”

        他们不是不感激月宁安,而是知道皇上不喜月宁安,不敢与月宁安太过亲近。

        他们是从月家商行出来的,出身上就让皇上不喜,要是再与月宁安走得亲近,只会惹得皇上更加厌恶。

        他们好不容易才有今天,他们不想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希望月宁安能理解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