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70有钱,破坏容易治理难

1070有钱,破坏容易治理难

        在西域遇上阎门京鬼市的人,月宁安就知道,她跟阎门京鬼市的梁子结定了。

        有她,就没阎门京鬼市;有阎门京鬼市,就没有她。

        铲除阎门京鬼市,符合皇上的利益,也符合她的利益。

        但可惜的是,皇上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为朕铲除阎门京鬼市?”皇上冷笑:“朕要不应,难不成你就不对阎门京鬼市出手?”

        月宁安的嘴,果然是骗人的鬼,明明是她自己想要做的事,到了她嘴里,就成为他这个皇上分忧。

        她肯定不会放过阎门京鬼市,但……

        “民女可以吞闭阎门京鬼市。”出手的方式有很多种,不是吗?

        “你说吞闭就吞闭,你行吗?”他这个皇帝都拿阎门京鬼市没有办法,他不信月宁安能行。

        “皇上不信,不如我们可以赌一把?”月宁安眼眸微动,试探地开口。

        “赌……”皇上顿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道:“赌什么赌!朕下旨禁赌了,你要带朕带头抗旨吗?”

        真当他不知道,月家在金国就是在赌场的生意,从来没有亏过。

        “陛下英明,赌不是好事,是该禁止。”皇上抗旨不遵,会被杀头吗?

        如果可以的话,那她一定诱惑皇上去赌。

        “你不是说,你要吞闭阎门京鬼市,说说,你要怎么吞闭?”皇上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月宁安认真地为皇上纠错:“皇上,民女没有说要,是说可以!”

        “那就说说,你怎么一个可以法……你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朕就治你欺君之罪。”半天不见月宁安主动说,让皇上很不高兴。

        别的臣子,听到他的暗示,都会主动把他想知道的说出来,只有月宁安!

        明明知道他想听什么,却不主动说出来,非要他这个当皇帝的主动寻问,搞得像是他有求于月宁安一样!

        月宁安跟皇上打过多次交道,很清楚这个在人前温和英明的帝王,实则脾气坏得很,耐心也极差。

        月宁安不敢挑衅皇上的权威,很自觉为皇上截解惑:“陛下,阎门京鬼市虽与北辽有关联。但阎门京鬼市不是一方单纯的势力,它更像是一个集市。除去维持鬼市秩序的黄金堂外,其他都是单独的势力,想要吞闭鬼市,朝他们下手就可以了。”

        月宁安一提,皇上就有了思路:“分开击破?打压一批,拉拢一批,树立典型?”

        月宁安:“……”皇上太高看她了。

        “这个办法,只有朝廷能用,民女没那么大事。”还打压一批,拉拢一批,皇上想什么呢?

        鬼市之所以叫鬼市,就在于鬼市那些人藏得深,像是鬼一样行踪不定,隐藏在黑暗中。

        连人都找不到,怎么打压?

        怎么拉拢?

        在鬼市混的人,哪个身上不背着几条命案,哪个又是善的,这样的人拉拢来干吗?

        给自己找事吗?

        再说了,要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鬼市的问题,皇上还能容忍鬼市存活到现在吗?

        皇上连武林盟都不能容忍,能容忍鬼市这种完全不受朝廷掌控的势力存在,不就是因为找不到鬼市后面那些人,奈何不了鬼市呢。

        拉拢?打压?

        哼……

        不是她笑话皇上的,但凡皇上有一点这样的念头,鬼市那些人都会立刻隐藏起来,让皇上永远找不到他们,届时更麻烦了。

        “那就说清楚,你要怎么做?”皇上强烈怀疑,他被月宁安嘲讽了,甚至很有可能还有证据。

        “鬼市不是自称无所不能,只要出得起价,什么都能买到吗?”        鬼市既然有这样的规则,自然就是用鬼市的规则对付它。

        “嗯。”皇上高冷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月宁安继续道:“鬼市虽是一方势力,但它只是提供一个场所,给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接生意。既然是开门做生意的,我们就光顾他的生意就好了。比如,花钱买鬼市其中一半的人,去杀另一半人。”

        月宁安一脸云淡风轻,全然没有半点喊打喊杀的血腥:“那些人都是亡命之途,只图钱财,只要出得起价,他们不介意自相残杀。我请黄金堂杀北辽南院大王就是最好证明,黄金堂背后站着北辽人,但只要给的价格足够,他们也能为我杀北辽南院大王!”

        月宁安笑了一下,声音有几分冷:“能用银子办到的事,那就不是事。杀了鬼市一半的人后,花钱再买余下一半人,去杀另一半人……一直砸钱,砸到鬼市的人死得差不多为止。没了那些见不得光的人在鬼市接生意,鬼市还能叫鬼市吗?”

        皇上:“……”好凶残一女的!

        皇上咽了咽口水:“你不是说要吞闭阎门京鬼市吗?你把人都杀光了,怎么吞闭阎门京鬼市?”

        “皇上,阎门京鬼市可以不存在,但黑暗还在,有黑暗的地方,就有见不得光的人,见不得光的事。没有阎门京鬼市,也会有别的鬼市。”而且阎门京鬼市的人,也不可能全部死绝。

        把北辽的势力清干净了,她自然可以接手阎门京鬼市。

        皇上沉默……

        半晌才道:“那你说的,铲除又是怎么一回事?”

        “黑暗只能吞闭黑暗,而不能驱散、灭绝黑暗的。能驱散、灭绝黑暗的,只有光明。想铲除阎门京鬼市,用阎门京鬼市的人不行,得用光明的力量。”月宁安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皇上来了兴趣:“比如?”

        月宁安:“武林盟!”

        “武林盟?”皇上不解。

        “武林盟的人能打,穷;我有钱,不能打。武林盟代表正义,代表光明;阎门京鬼市代表邪恶,代表黑暗。武林盟沉寂多年,需要借个大事件,重新树立自己的威望。民女觉得,为民除害,清理阎门京鬼市,是个不错的选择。”她花钱建出了武林盟,总要把武林盟的名声打出来。

        “代表正义,代表光明的朝廷,武林盟算什么?”皇上没好气地道。

        月宁安把他这个皇帝置于何地了?

        他还不能代表光明吗?

        月宁安:“皇上,江湖事江湖了。阎门京鬼市是江湖力量,如果朝廷出手,很有可能会引来动乱。”

        朝廷可以对阎门京鬼市出手,但一定要一击必中,不然

        阎门京鬼市那些人,能把大周闹翻天。

        要知道,这天下从来都是治理难,要捣乱却容易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