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36离间,忘了什么

1036离间,忘了什么

        陈州很快就知道,他们家将军跟月宁安之间的气氛,为何那么奇怪了!

        皇上的人,截杀了月家的护送兵器的商队。

        把月家弄来的兵器抢了不说,还把押送货物的人全杀了,负责此事的程管事也死了。

        且,皇上的人毫不遮掩,大大咧咧的动手,完全不怕月宁安知道。

        消息刚送到月宁安手中,月宁安一看完,就气得要杀人。

        是的,月宁安只是气得想要杀人,还未吐血。

        真正让月宁安气得吐血的,是她要报复回去,陆大将军不允许,两人起了争执,月宁安气怒交加,一口血吐了出来!

        这些消息,是陈州找到送信的人,才打听出来的。

        一听完,陈州就傻住了:“皇上的人……这是皇上的意思?”

        这是要皇上的意思,那皇上就真的……

        太过分了呀!

        提出往西域卖兵器是月宁安的主意,皇上踢开月家,不让月家商行参与已经很过分。

        月家商行自己做了,皇上不高兴,想要打压可以理解,但动手杀人就过了呀。

        这是西域,不是大周!

        西域不是大周的国土,月家在西域发展势力,大周无权干涉吧?

        就算要干涉,也不该直接动手杀人抢货,这是要结仇吗?

        “小人也不知。”给月宁安送信的,就是月家商行的人。

        朝廷刚杀了月家商行一批人,劫了月家商行一批货,月家商行的人肯回陈州的话,已经是看在陆大将军的面子上了。

        再多,月家商行的人就不愿意说了。

        陈州看送信小哥冷漠的脸,就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叹了口气,默默地整理从小宛国换来的黄金、种子。

        这事太大了,他掺合不了,还是认真干活吧。

        陈州闷头干活,周深几人见状,也连忙跑了过来,一个个很“认真”的帮陈州干活。

        院内的气氛很不对,他们现在不敢闲着,怕碍了大将军的眼……

        陈州看到周深几人过来,互相看了一眼,无声苦笑,继续干活,默默地祈祷他们家大将军,能把月姑娘哄好,不然……

        他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然,理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月宁安从屋内出来,召来送信的人问了两句,就决定要走!

        不应该说走,应该说离开!

        月宁安要丢下陆大将军一行人,独自跟着商行的人离开。

        陆大将军自是不允:“太危险了!”

        “跟在你身边,就不危险吗?”月宁安态度坚决,根本不接受陆大将军的劝说:“皇上今天能我月家商行一百条人命,明天就能要我的命。”

        要不是理智尚存,月宁安很想问陆大将军一句:“要是有一天,皇上要你杀我,你会怎么做?”

        话到嘴边,月宁安又咽回去了。

        问这种……假如,如果的问题,除了伤彼此的感情外,没有任何好处。

        “动手的人,虽是皇上的人,但是不是皇上的命令还两说。月宁安,你冷静一点,别落入别人的圈套。”陆大将军收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离间计!

        有人在离间皇上与月宁安。

        也正因为此,月宁安在盛怒之下,命月家商行的人召集人手杀回去时,他阻止了。

        皇上与月宁安之间的“信任”,本就岌岌可危,如若月宁安盛怒之下,对皇上的人出手,那么……

        月宁安就是有理,也会变得没理。等到青州事了,月宁安的用处没那么大了,皇上很有可能会对月宁安动手。

        “那你要我怎么办?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让我的人白死?等到西域事了,我再去求皇上主持公道?”月宁安回头,看着被陆大将军握住的手腕,冷讽:“陆藏锋,你就告诉我……届时,皇上会给我公道吗?”

        月宁安冷讽:“不会的!皇上他不会给我任何公道,要是那些人在西域立了功回去,我的人不仅白死了,还会成为他们的功劳簿上的一笔,帮他们加官进爵。”

        陆大将军眉头紧皱,握住月宁安的手:“你信我!这个公道,我会给你!我不会让你的人,白死。”

        熟悉陆大将军的人都知道,陆大将军言出必行,他说出来的话就是承诺。

        月宁安也信,但是……

        不够!

        月宁安坚定地摇头:“这个公道你给不了,我得自己去讨回来!你是带兵的人,你该明白……一个护不住手下的人,一个不能为手下出头的将军,带不动兵!我是月家的当家人,我手下的人就是我带的兵,我不能寒了他们的心。他们为我而死,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得为他们讨回这个公道!这个公道,只能我去讨,你明白吗?”

        月宁安说完,就狠狠地甩开陆大将军的手:“陆藏锋,放手吧!”

        陆大将军不仅没有松开月宁安的手,反而握得更紧了:“我陪你一起去!”

        “你不怕……皇上的人看到你,认为你是叛徒吗?”月宁安冷讽了一声,却没有甩开陆大将军的手。

        陆藏锋自己要跟着去,她为什么要阻拦?

        “不差这一着。”皇上因月宁安对他不满,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他都习惯了。

        月宁安不拒绝陆大将军一同前信,但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去可以,但别指手画脚,别想着教我怎么做!月家商行只需要一个发声的人,而那个人就是我,哪怕你认为我做得不够好,甚至有错,也不许开口。”

        陆大将军毫不犹豫地点头:“行,听你的。”

        月宁安此时正在气头上,他除了听月宁安的,还能如何?

        “那就走吧!”月宁安没有再多言,用头巾包好脸,率先跃上骆驼。

        月家商行的人,只准备了月宁安的骆驼,没给陆大将军准备,陆大将军也不让人牵一匹新的来,直接坐在月宁安身后,带着月宁安往前行。

        月家商行的人愣了一下,见月宁安没有反对,骑着骆驼跟了上去。

        “不是……大将军就这么走了?我们呢?”陈州几个手上一直不停,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实则一直在暗中观察陆大将军与月宁安,见两人骑着骆驼走了,陈州几人都傻眼了。

        他们家大将军,是不是忘了什么?

        他们这么多人,有那么没存在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