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35吵架,无所不能的老头

1035吵架,无所不能的老头

        西域动荡,好几个国家的政权都不安稳,但这并不影响“商队”的行程,也不影响月宁安带来的“货物”受欢迎的程度……

        甚至,因为战乱,政权更迭,涌现出一批新贵,月宁安这次带来的瓷器、丝绸更是供不应求。

        要不是月宁安一直控制着出货量,他们带来的这几十车货,走上三五个国家就卖空了。

        “西域这些贵族可真富有。”商管事被月宁安派出去后,商队的事就由陈州等人负责。

        当然,谈生意还轮不到陈州他们,与西域人交易都是由月宁安出面,陈州等人只负责收黄金、珠宝。

        看到月宁安用一箱箱,在大周只是普通货色的丝绸、瓷器,换回一箱箱宝石、黄金,陈州几人已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麻木……

        不管是宝石还是黄金,见多了也就寻常了。

        不过麻木归麻木,他们对月宁安的敬佩,却一点也没有少!

        他们来之前,只知道西域的商路赚钱,先前还奇怪,为什么这么赚钱的地方,怎么没有多少商队来?

        跟着月宁安跑了大半个西域,陈州等人才明白……

        西域的商路赚钱,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西域赚到银子。

        就好比他们,哪怕跟在月宁安身后,看着月宁安跟西域的商人、权贵交易,这银子他们也赚不来。

        旁的不说,就一个语言不通,就能让他们怎么来,怎么回去。

        西域三十六国,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语言。而在西域,会说官话的人极少。偶尔遇到那么一两个,也只会一两句,根本没法正常交流。

        先前在无雷国与蒲犁国还好,这两国离大周近,贵族都会说一两句官话,他们感觉还不明显,可随着“商队”来到西域腹地,来到只会说本国语言的西域诸国,他们才深感不便。

        他们一行人几乎全成了哑巴,除了跟他们自己说话外,完全没有办法跟外界交流。

        只有月宁安与他们家大将军,能跟西域当地人交流。

        不过,他们大将军也只会几个大国的语言,到了一些偏远的小国,他们家大将军也无法跟人沟通,这个时候就只有依靠月宁安了。

        月宁安几乎会西域所有国家的语言,就算说的不怎么标准,但也能与人沟通,且说着说着就越来越顺了。

        陈州跟在月宁安身后,看着月宁安用不同的语言,跟西域不同的贵族沟通,震惊地差点给月宁安跪下了。

        到哪都能吃得开,到哪都能跟人说得上话,这是人吗?

        他原先觉得,月宁安配不上他们家大将军,现在却觉得……

        他们家大将军,配不上月宁安!

        看着月宁安,轻松地用小宛国的语言,用两套瓷器、一箱丝绸,从小宛国贵族手中,换到大量的黄金与种子,陈州实在没有忍住,在交易结束后,悄悄地问月宁安:“月姑娘,西域话难学吗?要学多久,才能像你这样,在西域诸国都能交流?”

        学会了西域诸国的语言,以后没仗打了,他们卸甲归田了,他也能来西域走商,赚点小银子。

        “不难学吧,我当时在西域呆了一年,各个小国都转了一圈,差不多就能跟当地人交流了。不过,我不算厉害的,老头……就是焰皇叔,他才厉害。他不仅会说西域三十六国的语言,还会说一些小部落的语言。”月宁安提起老头,不由得露出一抹怀念的笑:“焰皇叔可厉害了,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他……无所不能!”

        可以说,没有老头当年的教导,就没有现在的她。

        她这一身本事,有八成都是老头教的。

        月宁安笑了一声,就不再提焰皇叔,转头对陈州道:“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呀。”

        “他不想学!”

        陈州正要答应,身后就传来陆大将军的声音。

        陆大将军大步上前,将手中的披风展开,系在月宁安身上:“我想学,你教我。”

        陈州:“……”不,我想!

        陈州很想争取,然而……

        看到陆大将军,神色温柔地看着月宁安,陈州默默地低下头。

        好吧,他不想!

        “你可以教我!”陆大将军牵着月宁安的手往外走:“我学西域话也很快。”

        “行,我教你。”月宁安大大方方的应下,反正陆藏锋学会了,也不会跟她抢生意。

        陈州落在后方,看着走远的两人,又看了看被留在原地的骆驼和货物,泪流满面……

        他刚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但此刻不觉得了。

        大将军已经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他有用得很!

        陈州认命地,将交换来的黄金、种子和余下的货物带回去。

        陈州带着货物走得慢,等到陈州回到他们在小宛国的住处,发现院内气氛不对。

        陈州不解,悄悄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月姑娘……夫人,刚刚吐血了。”留守在住处的周深,一脸凝重地道。

        “吐血?”陈州愣住,手上的箱子“哐当”一声落下,箱子里的金条散了一地,陈州却没空去管,他急忙问道:“夫人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

        “将军和夫人回来后,收到了一封信,夫人看完信就吐血了,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周深眼中满是忧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将军和夫人,好像吵架了,而且吵得很凶。

        “我去问问……”陈州脚一软,差点摔了下去,扶着周深站稳,就朝内院跑去。

        陈州来到月宁安的住处,不敢贸然敲门,只在外面低声喊了一句:“将军,夫人!黄金和种子都带来了,不知那些种子要怎么保存。”

        “来了。”月宁安打开门,与陆藏锋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许是刚吐了血,月宁安的脸色有些白,另外眼睛还有一点红,声音嘶哑,好似哭过。

        陈州不解地看着月宁安,有心想要问一句,然……

        陆大将军周身寒气逼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陈州实在不敢问,只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夫人,您没事吧?”

        “无事。”月宁安轻声应了一句,朝陈州点了点头,就往外走,全程没有看陆大将军一眼。

        陈州站在一旁,看了看月宁安,又看了看陆大将军,发现……

        这两人之间好像怪怪的?

        这是怎么了?

        明明先前还好好的,大将军还说要跟月姑娘学西域话的,怎么一回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