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26无耻,三百铁甲可征西

1026无耻,三百铁甲可征西

        西域三十六国,听着气势很强,实际上西域一个大国,也就只有大周一个座城那般大。有些小国,国土连大周一个县都不如。

        国中的兵马也不多,少则数千,多也不过万余人。

        皇上给陆大将军的旨意,是让他带一千精兵前往西域,不算多,但也绝不少。

        月宁安的生意还没有深入西域,但对西域的情况还算了解,知晓有这一千兵马,就算没办法平息西域各国政乱,保护他们一行人,在西域畅通无阻却是没有问题,然而……

        陆藏锋根本不做人!

        他只带了一百兵马入西域。

        月宁安忍了好久,还是没有忍住:“你认真的?西域诸国虽说小,但一国好歹也有上万兵马,十几个国家接二接三发生政乱,兵马加起来怎么也有二十万,你用一百人跟二十万兵马打?”

        哪怕这一百人,是陆藏锋亲手训练出来的,跟北辽勇士对决全胜的精兵猛将,月宁安也要说一句,陆藏锋太拿大了!

        一百对近二十万人,已不是以一敌百这么简单了。

        “不止一百,还有两百人随后就到。”陆大将军严肃地纠正月宁安的错误:“放心,有本将军在,没人能伤你。”

        “你是不是没想过,平息西域的政乱?”月宁安想到陆藏锋的话,忍不住问道。

        “像大周求救的,只有蒲犁国。”陆大将军声音冰冷,毫不掩饰他骨子里的冷酷:“宁安,你是商人,你比本将军更清楚。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膳。”

        皇上让他带一千兵马进西域,也是让他调查西域政乱的真相,而不是让他去做救世主,无偿帮西域诸国平乱,而有偿……

        那些小国,不一定愿意让他们插手。

        月宁安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是我……想左了。”

        她总想着,一个平稳、和平的西域,更有利于他们做生意,却忘了一个混乱的西域,更符合政治需求。

        “放心,有陈州他们这一百人,足够你开辟西域的商路。”第一批随陆大将军他们进入西域的,就是率先从青州,带着粮种回来的陈州他们。

        而余下的人,之所以会晚一步,也是为了那批粮草。

        陆大将军与月宁安,从青州弄来的那批粮种,一半上交给了朝廷,一半送到了边关。

        陆大将军想要试试,那种高产,对土地要求不高的粮种,能不能在边关种活。

        要是能成活,以后……

        不管是边关的百姓,还是驻守的士兵,都不用担心饿死了。

        “你不打算,用官家的身份去西域?”陆藏锋这是完全不管西域的政乱,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那些小国没有向大周请求帮助,作为大周的将领,陆藏锋不好插手他国内政,也没有必要去插手,免得到最后出人出力,却仍旧不讨好。

        毕竟,没有一个国家的人,能容忍他国官员插手自己国家的事。

        相比陆藏锋这个外人插手,西域那些小国宁肯内乱。

        内乱,好歹肉烂在锅里,向大周求援,万一大周来了不走呢?

        要不是阿布与他们相熟,阿布也不会像大周求救。

        “前朝的丝绸之路赫赫有名,往西域跑一趟不容易,总不好空手而去。”陆大将军指着陈州一行人,叹息:“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年纪不小了,都还是光棍。陆三的事提醒了本将军,本将军不能再耽误他们了,再难也要想办法,给他们攒点娶媳妇的家底。”

        “所以?”把想趁西域战乱发笔横产,说的这么清晰脱俗的,也只有陆藏锋了。

        这脸皮,真的是够够的!

        陆大将军幽幽地反问:“本将军这么好的合作者,你真的不选?”

        有银子不赚是王八蛋!

        月宁安立刻打起精神:“我们先谈分红!”

        她不想给陆藏锋打白工,这男人都装起来可怜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三七!你三我七。”并不擅长商业谈判的陆大将军,很清楚自己的优势:“除了货物外,其他的都交给我们!”

        “我请个镖局,顶天就只要一成的利益。”陆藏锋一张口,就要走七成利益,怎么不上天。

        陆大将军自信地道:“我的人比镖师好用,且一点意外也不会出,能保证你的物货完好无损的送达西域。”

        月宁安并不退让:“我月家就有镖局,反正平时没事也要养着他们。”

        “没有我的人开路,你到不了西域,也降不住西域本地的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仅要有脑子,还要有拳头。

        月宁安有做生意的脑子,他的拳头够硬,他们合作便是最优。

        “三七也不是也不可以。”月宁安仔细思索片刻,道:“现在西域诸国战乱,最值钱不是丝绸、瓷器,反倒是兵器。你们手上有淘汰不用的兵器吗?”

        “贩卖兵器是违反律法的!”月宁安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大将军误会了,我从不做违背律法的事。咱们我换个说法,大将军,你们军中有不要的破铜烂铁吗?咱们去支援一下友邦,您看如何?”在他国没有请求的情况下,他们大周不好插手他国内政,但卖点兵器什么的,支持一下自己看好的势力,还是可以的。

        “想要插手西域那些小国的内政?”陆大将军知道月宁安想做什么。

        她是要用兵器在西域开路,结交西域权贵,甚至趁着西域那些小国的内乱,提前投资有潜人之辈,扶亲近她的人上位。

        月宁安的野心,太大了!

        “锦上添火易,雪中送炭难。这个时候出手,等到回报时,收益才会大。”多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绝不会有第二次。

        陆大将军突然沉下脸,严肃地道:“你就这么肯定,你看中的人……最后会是胜利的一方?西域那些小国的情况,比金国要复杂得多。你什么都不知,贸然闯进去,你就这么肯定,你看中的人能上位?万一败了呢?你想过后果吗?”

        他知道月宁安为了十年赌约,急切地想要赚钱。但他不想月宁安一次又一次,卷入朝廷内政中,哪怕是他国的也不行。

        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