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13负责,许你帝后之尊

1013负责,许你帝后之尊

        月宁安在别院,收到宫里的传信,一度很是奇怪:“太后要见我?”

        她跟太后的交易都完成了,太后还有什么事要找她?

        她不认为,太后是得知她即将离开金国,要亲自与她道别。

        她知晓太后所有的不堪,偏偏太后还不能拿她怎么样,她不认为儿子当了皇帝,翻身成了后宫之主的太后,会愿意见到她。

        “是的,月姑娘,太后娘娘召见,请您即刻进宫!”来别院传话的,是一个小太监,月宁安没见过。

        宫中太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完颜遗登基后,将后宫狠狠血洗了一遍,她不认识这个太监也正常,只是……

        太后召见她,怎么会让一个陌生太监来传话?

        这不像是太后会做的事。

        月宁安冷声质问:“你确定,是太后要见我?”

        “是,是……是太后……”小太监起先肯定的回答,然……

        在月宁安的威压下,小太监终是撑不住,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不等月宁安追问,主动交待道:“小人不敢欺瞒月姑娘。是纥石烈大人要小人来别院传说,说太后娘娘召见您,请您立刻进宫。”

        “纥石烈?”纥石烈是朝中重臣,太后可没有这么大的脸,能让纥石烈为她跑腿。

        能指使的动纥石烈的,只有完颜遗。

        月宁安冷笑:“行,我跟你进宫。”    她倒要看看,完颜遗要见她做什么?

        陆三脸色大变:“夫人,这事不对劲,您看……要不等等再说?”

        也是巧了,他们家大将军今天去城外,秘密与三皇子会面,一时半刻没法回来。

        比起完颜遗,三皇子显然更清醒,知道只拥有半个金国的他,哪怕是皇帝,在大周面前也只有臣服的份。

        三皇子一称帝,就火急火燎的给陆大将军写信,表明亲近大周之意。

        甚至,为了表明诚意,三皇子更是冒险,侨装前来金都与陆大将军见面。

        三皇子如此有诚意,陆大将军自然不会拒绝……

        而正巧,两人就在今天会面。

        月宁安摇了摇头:“这是金国!我能拒绝一次,拒绝不了第二回。放心吧,他不敢动我。”

        陆三皱着眉头,一脸不认同:“夫人,这要有什么万一呢?”咱能等大将军回来吗?

        “不过是进一趟宫,不要节外生枝。”完颜遗以太后的名义召见她,显然是有所顾忌。

        她拒不进宫,万一惹恼了完颜遗,完颜遗恼羞成怒之下用强硬的手段召她进宫,进而让完颜遗发现陆藏锋不在别院,反倒不美了。

        “是,夫人。”陆三这下没话说了,只能套马车送月宁安进宫。

        将月宁安送到金国皇宫,陆三凭借大周使臣的名义,硬是跟着月宁安进了宫。但在进入大殿前,被金国的侍卫拦住了。

        陆三自是不愿,正要跟侍卫“讲道理”,就被月宁安拦住了:“没事的!”完颜遗不敢拿她怎么样。

        除非,他皇位坐腻了。

        陆三只得退下。

        月宁安在太监的带领下,步入主殿,神色自然地朝上首的完颜遗行礼:“民女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见到朕,一点也不意外?”    见月宁安并未跪下,完颜遗眼中闪过一抹不满。

        自打他登基来,除外他母后,没有人敢不跪他,月宁安是第一个。

        月宁安没有回答完颜遗的问题,只道:“不知陛下召见民女,有何要事?”

        “你这聪明,猜猜看?”完颜遗右手支在桌上,身体前倾,似笑非笑地看着月宁安,就像是猫看笼中的老鼠……

        月宁安垂眸,掩去眸中的冷意:“民女愚钝。”

        完颜遗笑了:“月宁安,你知道……朕什么时候,生出了想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野心吗?”

        月宁安没有回答,保持微笑地看着完颜遗。

        她没兴趣,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

        “是在见到你之后!”完颜遗说话间,起身走到月宁安面前,与月宁安四目相对:“月宁安,是你……将朕心中的恶魔放了出来!”

        “陛下,民女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月宁安看完颜遗的目光如初,并没有因为完颜遗成为帝王,就诚惶诚恐。

        就像当初,她也没有因完颜遗出身,就看不起完颜遗。

        然……

        完颜遗却不满,月宁安待他如常,待他如普通人!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他是皇帝!

        他是独一无二的!

        在月宁安心中,也必须是!

        “月宁安,你将朕心中的恶魔放了出来,你要对朕负责!你,只能是朕的!”    完颜遗扣住月宁安的头,低头就要吻下去……

        “嘭!”在完颜遗俯身的刹那,月宁安手肘微曲,狠狠击向完颜遗的胸膛,将完颜遗撞开:“要我负责?负责给你收尸吗?”

        完颜遗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你……敢袭击朕!”

        “唰……”的一声,门外的侍卫听到动静,冲了进来,然而……

        月宁安的动作比他们更快!

        在侍卫反应过来之前,月宁安便取下手镯,飞速地将手镯扳直,化为利刃,抵在完颜遗的颈脖处:“我以为你当了皇帝,站在高位,眼界会变宽一点,没想到还是一样的狭窄。想要我对你负责,也要看你够不够格。”

        “月宁安!”完颜遗恕吼:“你敢!”

        “叫你的人滚出去,不然你会知道我有多敢!”月宁安目光冰冷地看着完颜遗,眼中没有一丝温情。

        “你……”完颜遗咬牙切齿地道:“月宁安,放下手中的兵器,朕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仍旧许你后位!”

        月宁安冷笑:“你知道你的大哥,完颜璟是怎么死的吗?”

        “他不是我大哥!朕的父亲只有一个!”完颜遗怒吼。

        就那个连尸体都保不全的老东西,根本没有资格当他父亲。

        月宁安压根不理会完颜遗,冷漠地道:“完颜璟要我嫁给他,所以他死了!你要试一试吗?”

        “完颜璟算什么东西?他拿什么跟朕比!朕是皇帝!是真龙天子,这天下都是朕,朕的后位还配不上你吗?”完颜遗双眼通红,面露狰狞,他不顾抵在脖子上的利器,“还是,你从头到尾都看不起朕?跟外面那些人一样,认为朕是野种!”

        “看不起你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你自己!”月宁安没有给完颜遗机会,一把将人推开:“完颜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这天下大得很!记住!今日,我月宁安能送你上天,明日,我也能送你入土!”

        月宁安冷冷地看了完颜遗一眼,转身就走。

        “拦住她!”完颜遗一脸冷酷地下令。

        “唰!”一声,侍卫持枪上前,挡住了月宁安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