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03雄鹰,搞死金皇

1003雄鹰,搞死金皇

        月宁安像是背后长眼一般,眼见碎片就要溅到她脚上,她突然转身,侧退了一步。

        “啪”的一声,碎瓷片摔落在,碎成数瓣。

        同一时刻,被络腮胡踹飞的茶几,也滚到了月宁安的脚边。

        月宁安冷笑一声,再度抬头,脸上的笑意已收了起来:“诸位大人心里没点数吗?我们大周有草原各部落不能缺少的盐与茶叶,草原上有什么是我们大周不能缺少的?皮子?药材?马匹?”

        然,月宁安不笑归不笑,语气仍旧轻柔:“还是几位大人认为,只有你们金国才有皮子、药材,马匹?北辽就没有了?”

        威胁她?

        也要看,有没有能威胁她的筹码。

        吃相这么难看,真当她月宁安没有靠山,可以任由他们拿捏。

        以络腮胡为首的十三人,脸色齐变……

        好半晌,络腮胡才咬牙道:“我们可以不去关城交易区交易!”

        “我等着……你们能在交易区以外的地方,买到我们价格合理的食盐与茶叶。”    月宁安面无表情地扫了络腮胡一眼,转身就走……

        “姓月的,你给我站住!”络腮胡快步追上去,月宁安压根不理会,脚步不停地往前走。

        络腮胡追上去,阿鲁罕突然上前,挡在络腮胡面前:“请留步!”

        “你们敢拦我!”络腮胡怒瞪阿鲁罕:“不怕死了吗?”

        阿鲁罕像看白痴一样,看了络腮胡一眼,没有说话……

        络腮胡一阵难堪,抡起拳头挥向阿鲁罕,可拳头挥到一半,就被同行的其他人拦住了:“大人,息怒!息怒!我们是来谈生意的,不是来打架闹事的。”

        “就是,就是……大人,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月当家这些年为我们打理大富赌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打狗也要看主人,看在月当家的面子上,大人别跟一个小小的护卫计较。”

        劝说的络腮胡的人,一个个满头是汗,急得不行,生怕络腮胡控制不住脾气动手。

        要知道,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护卫,可是有草原在雄鹰之称的阿鲁罕。真要动手,他们这十几人加起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还有……

        关城交易区的生意刚才虽然谈崩了,但不是没有再谈的可能。

        看月宁安那架势,摆明了有恃无恐,底气十足,这个时候要跟月宁安的人动手了,后面就不好谈了。

        这些人能认出阿鲁罕,络腮胡自然也认得阿鲁罕。他自知不是阿鲁罕的动手,也没有想过真跟阿鲁罕动手,不过是面子上下不来        ,现在有人给他递台阶,络腮胡放了一句狠话,就顺势收手了。

        阿鲁罕也无意挑衅络腮胡,见人平静下来,淡漠地转身。

        走出会谈室,阿鲁罕快步追上了,正缓慢前行等着他的月宁安:“少主!”

        月宁安没有停下脚步,她看了阿鲁罕一眼,问道:“阿鲁罕,抱完仇……想回草原吗?”

        阿鲁罕的仇人,就是灭了他全族的二皇子,还有身为帝王,却不为臣子、百姓主持公道的金皇。

        不出意外,这一次金国皇位之争,就是阿鲁罕报仇的机会。

        阿鲁罕神色微变:“少主是要赶我走吗?”

        “凭你之才,留在大富赌场太委屈了。”阿鲁罕在赌场,做的是打手与收集消息的活。

        这些年,阿鲁罕做得很好,但就是太好了,月宁安才不想他一辈子,都窝在一个小小的赌场。

        月宁安真心地劝说道:“刚刚你在外面也听到了,关城的交易区势在必行,里面那几位的性子你也看不到了,胃口太大,不值得长期合作。为了交易区的利益,我势必要寻找新的合作方,与其跟别人合作,让旁人拿走好处,我不如跟你合作。”

        月宁安顿了一下,调侃了一句:“你是草原的王者,你回到草原,就没有里面那些人什么事了。”

        “少主,我想跟你身边。”阿鲁罕听出来了,月宁安把他定位于合作者,就像是乌林、完颜遗一流的合作者,而不是自己人。

        他以为,这么多年了,少主应该明白了他的心意。

        他并不想回草原,更不想做什么草原之王,他只想在报仇后,跟在月宁安身后,一辈子保护月宁安。

        “雄鹰就该翱翔蓝天,博击长空,让啸声响彻云霄,而不是与家雀同行,困守在小小的牢笼里。”月宁安停下脚步,神情严肃:“阿鲁罕,跟我身边,你就只能做个护卫,你真的甘心吗?”

        阿鲁罕默了片刻,目光深沉地看着月宁安:“好,我去草原!”他想留在月宁安身边,不是为了做一个护卫。

        如果留在月宁安身边,只能做一个随时可以被取代的护卫,那么……

        他回草原!

        他去博一个未来!

        博一个,可以争取的机会。

        只一瞬,阿鲁罕就下定了决定,一脸坚毅地道:“等我亲手杀死了他,我就回草原!”

        “好。”月宁安对此没有意见。

        阿鲁罕虽来自草原,但他的家已经没了,他回到草原,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从无到有建一个部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阿鲁罕去草原前,还是要多做准备得好。

        这些,旁人包括她都帮不了阿鲁罕,也不能帮。

        人在权势与利益面前,从来就没法清醒。

        她一旦插手,阿鲁罕要误会,认为她是借他之手掌控草原,掌控他的部落,把他当傀儡首领那就不美了。

        敲定了阿鲁罕这个未来的合作伙伴,月宁安心情颇好,回到后院,见到一脸怨妇样的陆大将军,月宁安还颇有闲情地调侃了陆大将军两句,直把陆大将军气得不行,偏又舍不得拿月宁安怎么样,只能自己憋屈。

        月宁安见状,又哄了两句,陆大将军很想告诉月宁安,他很生气,哄几句是没有用的!

        然,看着眉眼弯弯,笑容灿烂的月宁安,陆大将军着实气不起来。

        月宁安气人的本事强,哄人的本事更强,他除了认输,还能怎么办?

        陆大将军叹了口气,说起正事:“金皇的三个儿子,在城外云沧亭碰了一面,三人商量怎么搞死金皇!”

        “还真是心急。”月宁安一点也不意外。

        天家无父子。

        金皇正值壮年,不出意外,再当十几二十年皇帝不成问题,但金皇的儿子们也成年了。要是没有机会就好,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哪里等得了十几二十年。

        “不过,我也挺心急的。要是能找到金皇的藏身之地就好处费了。早点弄死他,我们也好早点离开金国。”她还要赶着去西域找解药。

        虽然她不说,但她心里还是挺怕找不到解药,稀里糊涂的毒发死亡,那可就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