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96倒霉,为你坠凡尘

996倒霉,为你坠凡尘

        陆大将军站在厨房外,看着到站在灶台前,被水汽烟雾萦绕的月宁安,心中好似有一股暖流流过,将他的心都融化了……

        他就知道,他有家了!

        不是汴京的大将军府,不是青州月家,也不是这间别院,而是……

        有月宁安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帝师曾对皇上言,说他孤傲自我,无情无欲,明明活在红尘中,却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气。活像是来下凡渡劫的神仙,没有人该有的七情六欲,几乎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人事动容。

        他这样的人,可用,但不能交心。

        他当时就在窗外,听到了帝师对他的评价,也听到了皇上的反驳。

        那时,他的心中,一点波澜也没有。

        没有因为帝师的评价愤怒,也没有因为皇上为他说话而动容。

        他想,他大概真如帝师所言,感情淡薄,没有一丝人味。

        然,此刻,看着站在灶台前,被水雾熏的脸颊通红,满头是汗的月宁安,他知道帝师错了!

        他不是无情无欲的仙人,他有喜、怒、哀、乐,也有爱、恶、欲。

        他平静无波的心,会为月宁安而跳动。

        他无坚不摧的心,会为月宁安而柔软。

        他要是仙人,他会为月宁安坠入凡尘,沾染人间烟火。

        他要是仙人,他会为月宁安剔去仙骨,永远留在人间。

        陆藏锋将手放在心口,感受心脏飞速的跳跃。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清楚的知道,月宁安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

        一大早就绕着别院狂跑的陆十二,又饿又累,悄悄地跑到厨房,想来找点吃的,看到站在门口的陆大将军,吓得一哆嗦,声音猛地提高:“大将军,您,您怎么在这……”

        “啊……好烫!”月宁安正要将灶台的蒸笼取出来,听到陆十二的话,惊了一跳,手被热气灼了一下,疼得她连忙捏着耳朵……

        “小心!”陆藏锋顿时脸色大步,一个健步上前,一把将月宁安拉到怀里,紧张地握住她的双手。

        看到月宁安手指上的水泡,陆大将军周身的寒气不断往外溢,声音亦是如同刀霜般冷冽:“伤着了!”

        “被烫了一下而已,没事的。”月宁安被吓了一跳,心脏还在狂跳,正打算好好地教训一下陆藏锋,免得陆藏锋老是吓她,然……

        看到陆藏锋双眼通红地看着她的手指,自责地恨不得自杀的样子,月宁安不由得心中一软,轻声安慰道:“别紧张,一点小伤而已,放冷水里泡一下就好了。”

        这种小伤在厨房真不算什么,她当初学厨的时候,受得比这严重多了。

        “夫人,将军……水来了!”陆十二自知办错了事,手脚麻利的端了一盆冷水进来,放下冷水,不等陆大将军发话,就飞似地往外跑:“大将军,我这就去取冰块!”

        呜呜呜,他错了,他以后再也不偷懒,更不敢偷吃了。

        陆藏锋像是搀扶重伤患者一样,将月宁安搀扶到一旁,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放入水中。

        半天过去,不见红肿、水泡消下去,陆藏锋生气:“没好!”

        月宁安哭笑不得:“哪有这么快好!”

        “你说得,水泡一下就没事。”陆藏锋闷闷地开口。

        月宁安轻笑:“是没事,已经不疼了。”

        这话自是安慰陆藏锋的,疼还是疼的,但这点疼实在算不得什么,至少跟陆藏锋身上的伤没法比。

        “小骗子!”陆藏锋看着月宁安璨然的笑容,心弦一动,低头,额头轻抵月宁安的额头:“对不起,我不知道厨房这么危险,下次别自己动手了,好吗?”

        他不是第一次吃月宁安亲手做的饭菜,但他这是第一次知道,厨房这么危险,会让月宁安受伤。

        “我做得不好吃吗?”看着耷拉着脑袋,不复往日神气,像是犯错的小孩一样的陆大将军,月宁安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好吃!”这世间,再也没有比月宁安做得饭菜,更好吃的东西了。

        月宁安:“那你是不想吃我亲手做的饭菜?”

        “想!”陆藏锋的声音,依旧闷闷的:“但不想你受伤。”

        “今天是意外,我平时不会这样。”看在陆大将军这么自责的份上,她就大发慈悲的不告诉陆大将军,她刚学做饭的时候,受了多少伤。

        “是我吓着你了。”陆大将军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后悔。

        他后悔死了站在门口不吭声,但凡他提前说一声,月宁安也不会被吓到了。

        “对呀!你吓到我了!”月宁安不想陆大将军,继续惦记她手指上那点大夫来晚一步就痊愈的伤,装作生气地道:“厨房到处是油烟,烟熏火燎的,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一脸油腻腻的样子,丑死了。”

        “不丑,也不油腻!很美!比百花宴那天还要美!”站在灶台前的月宁安,笑容轻浅,周身萦绕着温柔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幸福的滋味。

        让他有一种,就此带着月宁安解甲归田园的冲动。

        “一大早的,你吃蜜了吗?”知道陆藏锋是说情话,哄她的,但月宁安还是高兴。

        大抵女人都是如此,经不住华服珠宝的诱惑,也抵御不住情郎的情话。

        “嗯,吃了蜜。你要尝尝吗?”陆藏锋倾身往下,正要亲下去,就在这时,陆十二取了冰,闷头跑了进来:“将,将军……冰,冰来了!”

        陆藏锋的动作一顿,“唰”的一下,目光如刃,扫向陆十二,目光冰冷地能把人冻死。

        陆十二:“……”我又做错了什么?

        他不就是担心夫人的伤,跑得快了一点吗?

        月宁安也在同一时看了过去,看到陆十二的傻样,不由得想笑……

        可怜的十二,真惨。

        陆十二欲哭无泪,端着冰的手颤个不停:“那个……那个……我,我错了!大将军,夫人……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真的……我真没有看到大将军你要亲夫人。大将军,夫人……那个你们继续,我走,我这就去。”

        陆十二转身就要要跑,却听到陆大将军下令:“把冰放下!”

        “是!大将军!”陆十二再次一个哆嗦,飞快地转身,头埋得极低,根本不敢看陆大将军与月宁安,将冰重重放在案台上,差点把案台上水盆打翻了。

        一阵手忙脚乱,将水盆稳住,出去时,又是同手同脚,差点把自己绊倒在地。

        “好好一小孩,都被你吓坏了。”月宁安笑得快不行了。

        真的!

        她见过倒霉不走运的,但真没有见过,像十二这么倒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