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92太狠,跪着也要完成

992太狠,跪着也要完成

        陆十二持剑,一马当先冲入虎豹营,但凡挡路者,皆被他斩于剑下,颇有几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彪悍……

        “好厉害的剑!”月宁安根本坐不住,第一时间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前方……

        陆十二的剑锋芒锐利,其快无比,每一剑挥出,必沾血;收回,必带起一片血雾!

        不过片刻,陆十二就杀入虎豹营,被虎豹营的小兵包围在中间。

        他一身黑衣早已被鲜血染透,站在台阶上的月宁安,根本分不清他身上的血,是敌人的还是他的,月宁安只知道……

        不愧为是,能降服三百悍兵,带着他们纵横青州的人,她先前总是把十二当成小孩,却不知……

        这个小孩,在战场上,是行走的凶器!

        陆十二一上战场,整个人都变了。

        他就如同出鞘的宝剑,锋芒锐利,杀气冲天!

        他取下蒲察良首级的刹那,血溅了一地,战场上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沾了蒲察良的血。

        月宁安站在台阶上,血飙不到她身上,她却闻到那股浓郁的血气。

        “斩首了!”看到蒲察良的首级落下,月宁安忍不住惊呼,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她看到十二一剑将蒲察良的首级,挑飞了出去,又凌空跃起,扫平眼前的障碍,在首级落下时一把接住。

        整个过程,虎豹营的小兵都没有反应,近百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就这么看着蒲察良的首级,落到十二的手中……

        直到陆十二拿到首级想要折回,那群小兵才反应过来,举刀挥向陆十二:“蒲察将军的首级在他手上,拦下他!”

        “蒲察将军死了!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他,为蒲察将军报仇。”

        虎豹营的小兵,再次将陆十二团团围住,一个个悍不畏死地冲向陆十二,手上的刀直朝陆十二的要害袭去。

        而十二一手持剑,一手拿着蒲察良的首级,不免有些碍手碍脚……

        有好几次,小兵的大刀擦着陆十二的要害飞过,月宁安看得心惊胆颤,却不敢发出声,生怕打扰到十二,只暗自为十二担心。

        直到陆十二斩杀了身边一圈人,跃上蒲察良的战马,将蒲察良的首级挂在马侧,不用再碍手碍脚,又凭借战马的优势,让那些小兵无法近身,月宁安才松了口气:“十二,真得很厉害!”

        此刻,她才真正见识到了十二的实力。

        陆藏锋也很满意陆十二的表现,嘴上却很是矜持:“勉强可以。”

        “你要求太高了!”月宁安斜了陆藏锋一眼,没好气地道。

        “这要求,很高吗?”陆大将军反问,一脸淡然地开口:“本将军十五岁就做到了。”

        不然,即使有皇上拿储君之位做保,先皇和朝臣也不会让他领兵。

        他初入战场就能拿到的兵权,没有皇上的为荐,不行,但他要是不够优秀,便是皇上再怎么力荐也无用。

        朝廷不会拿几万将士的命来开玩笑。

        月宁安:“……”

        她想,她大概明白,那些商人问她做生意,要怎么以才能赚到钱,她问他们“做生意赚钱很难吗?”,那些商人的心态了。

        她此刻,很想揍陆藏锋,好叫他明白,他的要求高不高!

        而就在这时,陆十二已将虎豹营的小兵,全部斩杀于剑下。

        他纵马上前,在台阶下停住,提着蒲察良的首级,跃下马背,咚咚地冲上台阶,前来复命:“大将军,属下幸不辱命!”

        刚经历了一场打战,陆十二全身酸痛疲累,但他的精神却极为亢奋,整个人神彩飞扬,意气风发,笑得张扬肆意。

        月宁安脸上的笑容,也不由自主地放大,眼中满是骄傲之色……

        一个人单挑一个营的兵马,陆十二做到了。

        于千万人中取敌军首级,陆十二也做到了。

        他完成了陆藏锋的磨砺,完成了陆藏锋的不合理的要求。

        看到一身是血的陆十二,月宁安在为他担心之余,也有一种,吾家儿郎初长成的喜悦。

        在月宁安面前,还会夸一句“勉强可以”的陆大将军,在陆十二面前就苛刻多了,无喜无悲的应了一声“嗯”,半句夸奖的话都没有,甚至还十分冷酷无情地提醒了十二:“一百圈,别忘了!”

        月宁安:“……”陆藏锋真的是人?

        “是,大将军。”陆十二倒是很习惯,面上没有一丝错愕,只笑容慢慢凝固,整个人都蔫巴了,像是被责骂的大儿狗狗,不复先前的神彩,蔫头耷脑地站着。

        月宁安同情地看了十二了眼:可怜的孩子。

        “陆三,赶车!”陆大将军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淡然地从十二身边走过,好似十二只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月宁安看了陆藏锋一眼,又看了十二一眼,将脸上的喜悦收了起来。

        她知道,陆藏锋不夸十二,反倒压着十二的气焰,不是十二做得不好,而是陆藏锋对十二的要求更高。

        十二虽擅战,但心性却仍旧如同少年,带着少年的跳脱与张扬,会为一点小胜利而得意,甚至还有一点得意忘形……

        这样的十二可以做先锋,可以做陆藏锋手下的干将,却成不了陆藏锋,成不了坐镇压一个方的将领。

        陆藏锋不赞十二,不是打压十二,而是在磨炼十二的心志。

        她不懂军事,帮不了陆藏锋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陆藏锋的后腿。

        月宁安也学着陆藏锋,把十二今天的“战绩”当作一见平常事来对待,只朝十二点点头,就随陆藏锋步下台阶。

        “一百圈,少年!加油!”陆三从十二身边走过,抬手想要拍拍十二的肩膀,见十二一身是血,默默地将收手了回来,朝十二笑了笑。

        “少年,加油!一百圈呢!”陆四与陆五朝十二挤眉弄眼,一脸坏笑。

        陆大将军一直在锻炼十二,想要让十二独当一面,这一点陆三他们早就知道,也一直很配合。

        他们这些人年纪大了,只想着跟大将军,并不想成为十二,得到大将军的“厚爱。”

        对大将军锻炼十二,他们不仅没有不满,还十分支持,要不是大将军自有安排,他们都想帮大将军出主意,帮着一起锻炼十二。

        把十二锻炼出来,他们就可以解甲归田园了!

        然而,所有人都快乐了,被迫接受锻炼的十二,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尤其是……

        此刻!

        一百圈呀!

        陆十二恨不得揍死,说出一百圈的自己。

        他当时为什么要嘴贱,说要跑一百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