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87憋屈,锦上添花易

987憋屈,锦上添花易

        陆藏锋虽然一口一个,皇上是他的“表兄”。但月宁安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对皇上的戒备。

        十年过去了,陆藏锋也许还是当年那个陆藏锋,始终记得皇上的好,记得皇上为他做的一切,但是……

        陆藏锋心里明白,皇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会为了他跟满朝文武对着干的皇上了。

        陆藏锋年纪轻轻,便手握重权,说一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便是皇上,有时候也要对陆藏锋妥协……

        作为一个权臣,陆藏锋不想跟皇上撕破脸,最好办法就是暴露一个无伤大雅,不伤极根底的弱点。让皇上可以随时以此为由打压他,昭显皇上身为帝王的权利,也能让朝臣放心。

        陆藏锋说得很隐晦,但月宁安还是听明白了。

        陆藏锋是拿她来当弱点,来消减皇上对他的防备,转移朝臣的视线。

        大周重文轻武,武将只有在打仗时,手上才会有兵权。一旦打完仗,就必须要将兵权交出来。

        手握兵权的陆藏锋,在朝中就是一个活靶子,无数人都盯着他,任何一点小动作,都会被有心人放大来揣测……

        就算皇上再信任他,也经不起朝臣一句又一句的“馋言”,陆藏锋即要握住兵权,又不能失了皇上的信任,就必须要做一些妥协,让皇上与朝臣找到他可以攻击的地方。

        每次立功,就请皇上下旨赐婚,让皇上看到陆藏锋的决心,也让皇上有对他发火的理由。让满朝文武看到,皇上虽然重用陆藏锋,但并没有对陆藏锋偏听偏信,陆藏锋也有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

        这些道理,月宁安都懂,只是……

        明明只是两人的事,却牵扯到朝堂纷争,要放到朝堂上,被人当成茶余饭后的闲话,这让月宁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憋闷,好似有一股无名的火在心间,偏生又没法发出来,因为……

        她的理智告诉她,陆藏锋这么做没有错,甚至对他们二人都有利。

        月宁安怕自己会忍不住,朝陆藏锋发火,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生硬地转移话题:“陆三找你来说什么?我依稀听到纥石烈和四皇子什么的?”

        陆藏锋轻声在心中,对月宁安说了一句抱歉,当作没有发现月宁安的小情绪,顺着月宁安的话道:“纥石烈很看好四皇子,希望我能跟四皇子的人见一面。”

        “四皇子完颜瑛?”月宁安眉头紧皱,冷硬地道:“他不行!”

        “他有问题?”本是转移话题闲聊,但此刻陆藏锋却认真起来。

        月宁安好似,很不喜欢四皇子。

        “问题很大!”月宁安毫不掩饰,一脸厌恶:“哪怕支持他,能得到的好处更多,我也不想与他为伍。我告诉你,不管纥石烈许下什么好处,我都不会支持四皇子,甚至会不遗余力的踩死他!”

        “他做了什么?”当初完颜璟伤了月宁安,也不见月宁安那么厌恶完颜璟。

        月宁安冷着脸:“他府上的后花园里,至少埋了百俱以上的尸骨,而且全是六到十岁左右的孩子!”

        提到四皇子,月宁安难掩愤怒,再次重申:“我虽是商人,重利益,但我真没有办法跟一个人渣合作!我不仅没有办法跟他合作,我还想等金国皇位定来,把他彻底拉下来!”

        “完颜瑛确实不值得合作,一个没有下限与良知的人,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他征战沙场,见过的死人不计其数,但他和他手下的兵,从来不会对孩子出手。

        哪怕月宁安没有说,陆藏锋也知道,死在四皇子手上的那些孩子,不仅仅只是横死那么简单,他们死之前必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纥石烈知道完颜瑛的事吗?”这样一个人,纥石烈推荐他,是何居心?

        “完颜瑛做得不算漂亮,我都能查到,你说纥石烈能不知道吗?”月宁安嘲讽地冷笑:“金国与咱们大周的风俗不一样。咱们大周的人讲礼义廉耻,讲究行事有度,崇尚端方正直的君子之风,但在金国,强者为尊,行事还遵守着原始的兽性,弱肉强食。对上位者来说,死几个平民百姓那根本不叫事,只要死的不是他们的孩子,只要事情不闹出来,完颜瑛府上的白骨再多都没有人管,甚至还会引得某些人崇拜向往。”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我倒是忘了,这是金国。我们看不惯的事,金国人不一定看不惯。”陆藏锋摇头叹息。

        完颜瑛这样的人,也只能在金国有人追随,要在大周,早被那群文臣给撕碎了。

        月宁安重重地吐了口气,没好气地道:“说真的,要不是跟完颜璟结下了死仇,要不是完颜璟的野心太大,其实完颜璟是最好的合作对象。至少金国四位皇子中,就他像是一个正常的人,其他三个……”

        “二皇子与三皇子,也有很大的问题?”陆藏锋对金国三位皇子的品性没有兴趣,他只是想让月宁安发泄发泄,免得她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自个儿生闷气。

        “二皇子爆虐好战,嗜杀成性,他享受把人当成猎物宰杀的乐趣。他圈了一块山头做猎场,隔三差五就邀朋引伴去打猎,里面的猎物全是活生生的人!”月宁安给了陆藏锋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当然,就算没有这事,我也不会跟二皇子合作。我手下的护卫阿鲁罕,他所在的部落,就被二皇子灭族了。我这个人护短,别说二皇子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就算他是一个好东西,就冲着阿鲁罕是我的人,我也不会跟他合作。”

        月宁安心里确实有几分不痛快,她没法吐槽陆藏锋,没法拿陆藏锋发泄怒火,只能拿起来人来宣泄心中的暴躁了。

        “四皇子的事,我刚也说了……就冲着他没底线,没良知的对孩子下手,我就绝不可能跟他合作。我没有让水大哥暗中弄死他,就是我还有理智了。”月宁安咬牙切齿,一提到四皇子,她眼中的怒火就更甚,

        陆藏锋闭嘴,不敢吭声。

        他怕被牵扯。

        毕竟,他才惹得月宁安不痛快。

        “三皇子完颜琪……”月宁安不屑地哼了一声,“我都不知道,他是皇子还是青楼挂牌的名妓!他长得好看,凭借美色娶了一堆有权有势的女人,哄得那些女人对他死心踏地。完颜琪的女人们背后都有一股不小的势力,有那些女人背后的娘家支持,完颜琪看不上咱们。毕竟锦上添花人人都会,难的是雪中送炭。”

        陆藏锋听罢,不由得摇头:“金国的几位皇子,还真是……一言难尽。”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金皇这是管生不管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