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86功劳,给我一点时间

986功劳,给我一点时间

        陆藏锋抱着月宁安,呼息加重,一动不动,缓了片刻,平复了心中的躁动。

        见月宁安一脸燥红,一副羞恼的样子,陆藏锋低笑了一声,戏谑地在月宁安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对你怎么样。”这点定力,他还是有的。

        不过,他最近确实太闲了。

        一闲下来,就忍不住心猿意马,左思右想了。

        看样子,他得忙起来了,不然月宁安危不危险他不知道,他肯定危险了。

        听到陆藏锋的保证,月宁安暗自松了口气。

        陆藏锋真要对她怎么样,她好像也舍不得拒绝。

        陆大将军对她的诱惑,还是很大的。

        然,月宁安刚放下心,就听到陆藏锋郁闷又委屈地开口:“听说,忍多了会伤身,你打算让我忍到什么时候?”

        月宁安:“……”这话,她真没有办法接。

        陆藏锋也不要她接话,将人紧紧地抱着怀里,还不忘给月宁安揉手:“从西域回来后,我去求皇上赐婚,好不好?

        这话,她也没法接。

        月宁安默了片刻,继续装死,当作没有听到。

        她回好,是不是恨嫁?

        而且,有点违背她此刻的真实心意。

        可她要回不好,不是伤陆藏锋的心吗?

        月宁安一个闪神,就听到陆藏锋又道:“从西域回来太晚了,我们从金国回去,就让皇上赐婚,我们先完婚再去西域,你说好不好?”

        这一次,陆藏锋不许月宁安逃避,他抱着月宁安坐正,两人四目相对:“宁安,你说好不好?”

        月宁安神情微怔,她看着陆藏锋,缓缓露出了一抹笑:“好!只要皇上肯赐婚。”

        她在陆藏锋眼中,看到了真诚,看到了郑重,但……

        她对皇上为她与陆藏锋赐婚一事,不抱任何希望。

        在陆藏锋眼中,皇上是体恤他,处处为他着急的好皇上,但月宁安知道,皇上会体恤陆藏锋,却不会体恤她。

        月宁安在笑,但那笑不达眼底,甚至眼中还有一丝抑制不住的悲伤。

        陆藏锋轻叹了口气,轻抚月宁安的脸颊,柔声安慰道:“我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再难,我们也要去做。放心,皇上那里有我。一次不成就提两次,两次不成就提三次……只要你不松手,我就有信心让皇上点头。”

        “怕我抛弃你?”月宁安突然笑了。

        她一直以为,在这段感情里,只有她会患得患失,只有她会慌乱不安,原来……

        不安的,在乎的,不止她一个人。

        原来……

        在她心中,那个无所畏惧,什么也不怕的陆藏锋,也会怕被她丢下,被她抛弃。

        虽然有点不厚道,但陆藏锋的反应取悦了她,让她莫名的欢喜。

        “嗯。怕你对我,失去信心。”陆藏锋紧紧地将抱着月宁安,那力道,好似要将月宁安揉入骨髓。

        月宁安吃痛,却没有动

        她听到陆藏锋低声说着:“皇上他是我的表兄,我十六岁初上战场,就遇到北辽大肆进攻大周,而领兵的将军战死。当时,朝廷要从京中调派将领过去,还是太子的皇上推举了我,在满朝文武、甚至先皇也不赞同的情况下,顶着所有压力将兵权交给我。”

        “你知道的,皇上的性子一向温和,极少极力争取什么。但那一次,皇上为了我,顶住了所有的压力,甚至拿太子之位出来跟先皇保证。要是我输了,他这个太子也不当了!”

        “皇上力排众议,极力推荐我,对于一国之君来说过于任性,但作为兄弟,皇上他能为我做的,都做了。”

        “皇上力排众议推举我领兵,为我节省了许多时间,让我不必像陆家其他子弟一样,从小兵做起,一层层往上爬,而是直接空降高位,迅速地握住兵权。甚至,让我可以在刚过二十岁,就成为大周最年轻的大将军,可以带着数十万兵马与北辽开战,而无人反对。”

        陆藏锋低下头,下额抵在月宁安的头顶,将月宁安整个圈在怀里,:“宁安,皇上对我来说不仅仅是皇上,他还是我的表兄。你给我一点时间,别对我失望,别中途放手,好不好?”

        月宁安整个人被陆藏锋罩住了,陆藏锋的声音传到她的耳里有些失真,她隐隐听出了一丝哀伤,还有一丝无奈。

        月宁安轻叹了口气,推开陆藏锋。

        几乎没用什么力气,陆藏锋就松开了她。

        但也只是松开了,陆藏锋的视线,仍旧粘在月宁安身上,不敢放过月宁安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月宁安好气又好笑,看陆藏锋一副可怜巴巴地样子,忍不住捏了捏陆藏锋的脸:“我不急,你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她真的不急,因为她比陆藏锋更清楚,皇上不会轻易松口。

        既然明知不可能,她自是不会去为难陆藏锋。

        “可是,我着急!”陆藏锋重重地叹了口气,见月宁安没有一丝不快,心中隐有失落。

        有一个太懂事,太理智的夫人,真的……叫人又爱又恨。

        “这事,急不来,就像你说的,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实在过不去,咱们就跟这个坎较一辈子的劲。”她明了陆藏锋在怕什么。

        就像陆藏锋说的,她与陆藏锋的婚事,提一次是不可能成的,但也不能不提。

        不然,皇上会以为陆藏锋放弃了,不会把他们二人的事放在心上。

        为了让皇上松口,陆藏锋得时常,向皇上提起他们的婚事,让皇上看到他的决心,让皇上重视他们二人的婚事,让皇上一点一点松动。

        而且,还得找准时机。

        就好比这一次,陆藏锋在金国立了功,就可以像皇上提一次。之后从西域回来,要为还为朝廷立了功,陆藏锋还可以继续提。

        一次又一次,不断加深皇上的记忆,同时……

        也为了消磨陆藏锋身上的功劳,免得陆藏锋每立一次功,皇上就要赏他一次,以至于赏无可赏,封无可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