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有喜在线阅读 - 第306章 缩骨术

第306章 缩骨术

        楼下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两道玲珑身影便宛如两道流光射向三楼窗户。

        三楼前墙共有三扇窗,少年男女独独未闯洛麟羽那扇。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她已及时将自己送上门。

        “哎哟!”她惊呼一声的同时,准确扣住少年郎的手腕,却俨然一副似怕被他带倒、才紧紧抓住他的模样。

        少年郎刚跃进窗户,还没停下站稳就被人扑来,身体顿时在急刹中跌趴在一张方桌上,衣衫被满桌还没收拾的酒食弄得全是油迹污渍。好在脸庞脖颈滑了过去,正好悬空,没沾上汤水菜叶。

        “喂,你没事吧?”洛麟羽趴在他身上装无辜,“怎么有门不走、偏走窗户?”

        少年郎脸色铁青,想将他甩下去,再回手给他一嘴巴子,没想到竟纹丝不动,心里不由有些惊骇:“你是谁?”

        说话时的嗓音,赫然是成年男子。

        洛麟羽对此似无所觉,偏头看向黄衣女子:“她俩怎么了?有仇?”

        少年郎乌龟般艰难地扭过头。

        而此刻的黄衣女子却是连动也不敢动,因为少年小娘子的长剑,正架在她的脖颈处,敏感而脆弱的皮肤,能清晰感受到利刃紧贴时的冰冷。

        “寒、寒冰剑?”她极力压制自己的紧张,却还是有点哆嗦,“是不是、是不是杀人不流血的寒冰剑?”

        少女没理她,只看一眼被带得“正好”压趴在少年郎身上的洛麟羽,却又很淡定地没去救他,只沉声问道:“谁是俞骄阳?”

        一开口,也赫然是成年女子的嗓音。

        到此时,大家都已猜到,眼前相貌平平的二人,都是易了容的。

        只是,易容有易容术,这身高是怎么变矮的?难道他们长得本就不高?

        俞骄阳内心紧张,表面却不能被个女子吓趴,立即将剑指过去:“放开她。”

        少女的剑一晃,俞骄阳的剑就被挑飞,落下,斜斜扎在木桌上。

        与此同时,少女的剑尖已抵至俞骄阳的脖颈,声音冷冷:“就是你辱骂我们?”

        洛麟羽抢话道:“他没有骂你们啊!他骂的是日月双盗,想将他们引来问问湘湖州刺史的贡品寿礼是不是日月双盗劫去的。”

        少年男女同时一声冷哼。

        女子冷冷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嘛,当然是拿他们领赏;不是嘛,也正好为他们正名、免得大家疑来疑去搞不清,”洛麟羽面带嘻笑,“俞大侠聪明得很,两头不落空。”

        “你能不能下来?”胸腹被汤汁浸得湿漉漉的少年郎觉得气闷,忍不住开口,“压在我身上很舒服么?”

        “人肉垫子当然舒服,”洛麟羽理所当然,却又突然附耳,“麻烦大侠带我离开这里,让我摆脱老爹安排的护卫,自由自在玩几天!”

        少年郎立即答应:“行,你先下来。”

        洛麟羽却将被身体挡住的右手与他相扣,左手抱着他的前胸往下一滑。

        少年郎被桌沿杠得皮肉微疼,右手又被站在他身后的洛麟羽死死扣住,想出手却不是时候,正要运气力挣,身体竟突然腾空。

        “哎呀!”带着他跑的洛麟羽反而惊呼,“大侠你要带我去哪里?”

        话未落音,两人便已穿过大厅,从后窗蹿了出去。

        “少主!”薛礼玱等人惊呼着要追。

        凤倾城伸臂将他们拦住:“那人轻功上乘,咱们追也追不上,不如请这位姑娘带路寻回少主。”

        少女看他一眼,对面前的美男毫无反应,漠漠道:“在这等着吧。”

        说罢,剑尖微动,俞骄阳的脖子便皮破血出,又瞬间凝在伤口处,似被冻住。

        已拔剑的古青铜等四人上前一步欲攻,奈何少女的剑并未离开俞骄阳的脖子,一旦妄动,很可能反害他当即没命。

        少女冷冷道:“死不了!”

        音落,手腕微动,利剑便离开脖颈朝俞骄阳的头顶削去。

        黄衣女子大惊:“师~~”

        只一个字,便卡顿在嗓中。

        一团发髻从俞骄阳的头顶落下,掉到地上时已经散开,还留在头上的小半截,则像炸毛儿的狮子,根根朝上,又因失去束缚,动作非常缓慢地散开,却始终无法再自然下垂。

        薛礼玱、周仕林等人很不厚道的“噗”一声乐了。

        自家太子那怪异的发型已经看习惯,这个却……

        还未想完,少女已经剑押俞骄阳拖他至窗边,再闪电般捣出一拳。

        只听“啊”的一声,俞骄阳便被打了出去,经窗户跌向地面。

        酒楼大门不知何时已关闭,无法进去看热闹的围观人众正翘首以望、竖耳细听,动静一出,便看着被打出的人影、估算俞骄阳的落地位置纷纷散开,然后“嘭”的一声,谁也没接这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任他挨个结结实实的重摔。

        与少年男女说过话的男人使劲拨拉人群生挤过去,连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他们是不是日月双盗?”

        俞骄阳龇牙咧嘴,被摔得快岔气儿,若非体内有真气,此时已经残废。

        听人只顾确认对方身份,却毫不关心脖颈有伤、浑身疼痛的自己,便懒得答理。

        “年龄那么小,竟真的是日月双盗?”那人以为他是默认,不由面露吃惊,然后是失望,“相貌那么普通,个子还那么矮,与我想象中的样子差距太大……”

        吃瓜群众闻言,顿时炸了锅,围着他左问右问,议论不停,将那差点摔死的人晾在一边。

        “不是说他们但凡露脸就戴着面具么?会不会弄错了?”

        “日月双盗不可能如此年少。”

        “对,定是易容了的。”

        “那他看到的相貌不能作数。”

        “易容改变相貌才显得年少,但个子太矮确实有损咱们心目中的形象。”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楼上的少年女子此时已无踪影。

        只有凤倾城追了上去。

        另一边,洛麟羽以被掳之姿将少年男子挟到最近的无人山顶,一改之前的笑嘻嘻,负手而立:“日月双盗,缩骨术练得不错。”

        少年郎神情自若:“你认错人了。”

        洛麟羽摇头失笑:“全程我都看在眼里,此时否认,有意义吗?”

        少年郎轻嗤:“我何时承认过自己是日月双盗?”

        “大家都是聪明人,就别自降档次装愚蠢了,”洛麟羽淡淡道,“我知道湘湖州刺史的贡船案不是你们干的,没打算用你们领赏,我也不是想拿你们立功升职的官差,所以不必再隐瞒。”

        少年郎看他半晌,才渐渐放松暗自紧绷的身体:“内力深厚,轻功也胜我一筹……你到底是谁?”

        洛麟羽微微一笑:“恢复你的本来面貌和身高,我便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