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有喜在线阅读 - 第304章 江湖结伴

第304章 江湖结伴

        二人说话时,面容娇俏的黄衣女子一直在看洛麟羽,这使俞骄阳更加嫉妒,听洛麟羽用激将之计引日月双盗主动上门时,立即抓住机会中伤挑拨。

        不料,黄衣女子却看也不看他:“如果你能想出这条妙计,我们也不会跑这许多路还不见日月双盗的影子。”

        俞骄阳顿时满心郁气,看洛麟羽更加不顺眼,想拉他下水:“既然洛公子如此聪明,又对此事这么有兴趣,倒不如我们同行,一起找个酒楼引日月双盗上钩。”

        “别,像我这样一肚子坏水的人,怎配与俞大侠同行?”洛麟羽摆手,“再说像我这般武功低弱、靠护卫保命的草包,可不想卷入是非、成为俞大侠的累赘,俞大侠自己扬名就好,千万别拖上我。日月双盗那么厉害,我害怕。”

        “胆小鬼!”俞骄阳哼道,“难怪有点小聪明,不然拿什么保命。”

        凤倾城等人直想笑,却使劲憋住。

        “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俞大侠能引日月双盗现身,哪怕问不出什么,也能瞬间在江湖声名鹊起,人人皆知,”洛麟羽笑眯眯地下诱子坑他,“到那时,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不能追到手?”

        俞骄阳闻言,不由看向黄衣女子。

        虽然他能感觉到少年公子不怀好意,却还是心动。

        名气和女人,没有男人不爱。

        官府抓捕不到、整个江湖都寻不着踪迹的有名盗贼,若被他逼得现了身,一夜扬名那是肯定的。

        只是……

        如果他们现了身、自己却打不过,岂不出糗?

        “这点小事都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还敢说别人胆小鬼?”洛麟羽嗤笑,“原来你也是草包废物。”

        俞骄阳哪肯与自己看不起的人为伍,被她一激,就生了怒气:“你等着!我要让你看看清楚,什么是草包废物,什么是天之骄子!”

        洛麟羽哈哈大笑:“今日你若证明不了自己,我这草包就把你吹牛皮、说大话的光荣事迹宣扬出去,看你还敢不敢动辄骂人废物、讽人草包!”

        又诱又激又逼,俞骄阳完全没了退路,也没有后悔的余地,只能气得脸色涨红后,还得硬着头皮上。

        古青铜一直默默听着,谁的腔都不帮,最后见俞骄阳吃瘪,嘴角竟勾起一丝很淡很淡的笑意:“洛公子,既然妙计是你出的,不如一起见证它的效果,如何?”

        “无所谓,”洛麟羽拒绝俞骄阳,却没拒绝他,耸耸肩道,“反正我是出来玩的,哪里都能去。”

        黄衣女子闻言,面露欢喜。

        俞骄阳心里堵着一口气,此时不能撵人,只好将马头往黄衣女子右边一拨,打算隔开驱马上前的洛麟羽。

        不过,这动作纯属自作多情。

        洛麟羽根本不到前面去,只和古青铜并行,并笑看一眼对方队伍中的另两人:“他们也是你的同门师兄弟?”

        “正是,”古青铜立即伸展手掌引见,“这两位分别是我师兄陶小六、莫柒柒。”

        那两人淡淡抱拳:“洛公子。”

        洛麟羽抱拳回礼:“陶大侠,莫大侠。”

        两人皆淡称:“不敢。”

        简单认识了下,便打马奔行,直至永州城,来到一家名叫缘起的酒楼。

        酒楼有三十米高,站在楼顶,可以俯瞰整个永州州城。

        小二热情迎上,接过众人手中的马缰,牵到后院递给专人伺候饮水喂草料。

        包厢已满,薛礼玱正想找掌柜让他撵人腾位,洛麟羽却制止了他,选了三楼大厅靠窗的桌位。

        毫不意外的凤倾城连忙上前为她拉开木椅,抽素帕擦拭一下,立在她身后。

        “都站着干什么?”洛麟羽扫了眼站在桌子周围的侍卫,“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一起坐下吃饭。”

        出宫去往马倒坡时,为了赶路,吃的都是干粮,完成任务离开后,才多在酒馆饭庄用餐。初时,他们都按刀站在身后和两边,之后下了令,才分出三人坐到另一桌,两班轮流护驾。

        今日竟将三天前的情景重演,分明是故意做给俞骄阳那些人看。

        她心里有些想笑。

        身份虽然重要,但江湖人最看重的,还是实力。

        只有实力强的人,才会让人打心里真正尊重。

        六人闻言,齐声称是,三人手按刀柄分立在她身后和左右,另三人坐到另一桌。

        太子乃国之储君,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允许旁人同桌。

        古青铜本想坐过来的,见此架势,稍稍愣了愣,便就打消。

        俞骄阳则鼻孔朝天,重嗤一声。

        然侍卫们并不理他,只顾按流程小心伺候自家主子:将桌子重新擦拭一遍;菜品端上来后,银针拭毒;又有一人将每个菜都拨出少量入小碟试吃……

        洛麟羽心道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就算有人下毒,肚子里有金蝉蛊神,也吃不死我。

        可她能把这话说出来么?

        自然是不能。

        所以只能任由他们履行职责,按规行事。

        黄衣女子静静看着,眼中有惊诧。

        上菜的小二也有些微愣。

        大正家境稍好的人都会买奴买婢,买来的奴婢对主子讨好巴结自然也就不足为奇,可眼前的六名带刀护卫,不管是眼中的敬畏,还是伺候时的周到细致,都与以往的所有客人都不同。

        尤其是头巾少年身上隐含的气势,他每天迎来送往这么多客人,还是第一次有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想了想,他决定报告掌柜,跟他说一声,免得怠慢什么贵人。

        其他食客不时瞟来两眼,但因猜测或直觉对方是什么惹不起的人物,便不敢大声议论,只低低私语。

        洛麟羽淡定地吃着饭,谁都不看。

        待她筷子一放,快速扒饱肚子的祖纯顺立即从拎进来的小木桶中取出六只专用碟,将太子吃剩的菜品倒进去。

        薛礼玱则打开镂空木盒,放出小彩凤它们。

        十二只可爱的小东西叽叽叫着,士兵般排列有序地跑到各自位置站定,低头猛啄食物,吃得欢快无比。

        整个三楼大厅的人顿时都被吸引,黄衣女子则“呀”的一声,忍不住起身离桌跑过来看奇景,却被侍卫横刀拦住。

        洛麟羽没反对。

        她也不想任何人靠近,以免它们受到伤害,哪怕是无意的。

        周仕林为太子倒上茶水,洛麟羽漱口后,看向俞骄阳:“俞大侠,不是要把日月双盗引来问话么?怎么还不行动?”

        引日月双盗问话?

        众人的目光立即唰的转移,全部投到俞骄阳身上。

        俞骄阳愈发骑虎难下,啪地拍了下方桌:“给我等着,俞某说到做到!”

        言罢便招呼酒楼小二,压低声音边说边比划。

        小二吓一跳,忙说要请示掌柜。

        洛麟羽朝轮流吃饭、刚放下碗的凤倾城摆摆脑袋:“陪他去找掌柜。”

        凤倾城会意地点点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