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扇花录在线阅读 - 第235章 不明不白

第235章 不明不白

        赵月儿伏在李鱼怀中,语气虚弱,断断续续道:“宋爷爷……西南六百里,苍翠岭。”话一说完,再度陷入了昏迷。

        轻微的语声,不啻甘霖仙露,让李鱼精神一振:“对啊,天医绝手宋星天!月儿姐早有安排,她,她一定会没事的!”

        因为这一股灼热的信念,李鱼咬紧牙关,浑忘了自身苦痛,将御气之术催逼到肉身极限,朝着西南方飞掠而去。

        洪元方丈却是敛眉叹息:“阿弥陀佛。魔音宗主虽列名六大邪派,其实未有恶迹。如今她脱离孽海,往生极乐,唯愿我佛慈悲。”

        上官雁身躯一震,忽然一阵悲伤涌上心头,询问道:“老方丈,魔音宗主当真没救了吗?”

        洪元方丈攻势不停,只是叹息道:“阿弥陀佛。”

        上官雁心下黯然,一边为赵月儿感觉惋惜,一边又为李鱼感觉难过:“若是李鱼知晓赵月儿已无生机,不知该有多痛苦。”

        忽然间却又有一丝侥幸缠绕上官雁心间,莫名生出欢喜来,仿佛赵月儿死去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让她如释重负,再不用提心吊胆。

        恍惚之中,上官雁好似看见一个喜笑颜开的自己在对着赵月儿的尸体挥手道别,眉目里尽是讥诮刻薄。

        “我怎会如此,如此的……恶毒?”

        此念一动,上官雁心中忽然冒出一股冷泉,将那幸灾乐祸的上官雁浇翻在地。

        上官雁的脸上也现出厌恶之色,厌恶见到这样恶毒的自己。

        忽听洪元方丈急喝道:“仙子留神!”

        上官雁回过神来,一招“星汉淡无色”,身躯往左飞移,神剑则是上移三寸,微白星光堪堪抵住禅杖金光。

        “多谢老方丈手下留情。”

        洪元方丈又是一声叹息:“阿弥陀佛。耽搁这一会,李施主已去的远了,仙子可以收剑罢手了。”

        上官雁依言收剑,洪元方丈长眉微动,欲言又止,将禅杖一提,杖上锡环便轻轻摇动着:“罢了,因缘如此,我本不该强求。”

        上官雁听出洪元方丈乃是自言自语,这时也无心耽搁,对洪元方丈行了一礼,告辞道:“李鱼他身负重伤,我放心不下。老方丈既不追究,我这便去寻找李鱼下落。我掌门师姐那里,麻烦老方丈带个口讯。”

        “仙子放心。”洪元方丈即刻御气,回返万剑谷万仙大会的会场,对群雄宣布道:“魔音宗主生机断绝,佛仙难救。”

        陆明渊使出“剑极流渊”后,真气难以为继,汉麟古剑也回到了身边,故而并不知晓后续情况。

        此时听到魔音宗主竟被离微道尊的残存金光绞碎血脉,不免脸现愕然,不敢轻易相信这天降甘霖。

        要说魔音宗主的伤势,陆明渊可谓最清楚不过。

        虽然说,魔音宗主被被狮吼劲扰乱心神,又被汉麟古剑剑气连番重创,几近奄奄一息。

        但易地而处,陆明渊自忖仍能挡下离微道尊的敷衍一击,不至于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但转念一想,陆明渊复又释然。魔音宗主虽说是一派之主,但年纪尚小,功力未精,自然不能与自己相提并论。

        离微道尊那一击无足轻重,之所以能够奏效,不过是正好捡了便宜。但若是论功劳,至伟厥功,仍是属于万剑谷,属于他陆明渊。

        当下陆明渊神气活现,脸上弥漫着荣光,语声亦充斥着激动:“今日万仙大会,虽然波折不断,却除掉了魔音宗主这个大魔头。仙林声威大震,足可令其余邪派胆战心惊矣。”

        群雄仿佛是亲手割下了魔音宗主的头颅,群情争锋,大声呐喊道:“仙林威武,仙林威武!”

        有的人一边跟着呐喊,一边却想道:“几十年来,从没有听过魔音宗主的事迹。只怕这魔音宗是徒有虚名,算不得什么大邪派。那么杀死魔音宗主,又有什么好得意的?也没有一点利益啊。”

        陆明渊复又高声道:“李鱼那妖孽虽然苟延残喘,但终是难逃落网。天离,你即刻带人前去搜捕李鱼踪迹,务必生擒李鱼!”

        形势丕变,陆天离握有主动,自然而然转变了想法。他不再着急着摧毁李鱼,而是想要用李鱼作为与无上会、仙音宗谈判的筹码。

        陆天离神态恭敬,领命而去,对陈凤年的挤眉弄眼只作看不见。

        另一边,芙蓉仙子张羽脑海中尽是疑惑,不免眼神闪烁,连眉毛都拧在一起,再无先前的自信从容。

        她将目光移到宋莉雅身上,又移到陆明渊身上,复又移到唐菲儿身上,暗忖道:“唐菲儿当是与我猜测相同,认为圣儒门主在李鱼背后捣鬼。

        是以唐菲儿的阎王令留劲不发,借此逼迫幕后之人现身,为唐阁赢下一城。

        只可惜唐菲儿万万没想到,那样狼狈的李鱼竟仍有反击之力,反让唐阁大意失荆州,在群雄满前失了面子,更失去了评定第十门派的权柄。

        唐阁退出争夺,自然是好事。问题在于,若真是圣儒门主布局一切,眼见李鱼即将身死,他真能如此忍耐吗?

        可是,除了圣儒门主,又有谁知道李鱼的身世,并将李鱼的身世通报给吴朗?

        又是谁,知道李鱼凭借火玄珠杀了怀剑公子,还把李鱼藏有火玄珠的消息泄露出来?

        外人没有机会接触怀剑公子的尸体,怀剑公子的死法,只有圣儒门主知道才是!

        圣儒门主若不是布局者,又是谁煞费苦心,连火玄珠都不放在眼中?

        还有那莫名其妙而来的魔音宗主,她为何对李鱼如此上心?

        听她口中小曲,似乎对李鱼情根深种,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唐柔雨以及仙音宗对李鱼如此拉拢,是否与魔音宗主有关?

        再有,魔音宗主若真有意救出李鱼,怎会孤军深入,怎会毫无准备,反而丢掉了自己性命?

        魔音宗主,竟是如此莽撞无谋之人吗?还是说,魔音宗主真的为情所困,所以失去了理智?”

        想到此处,张羽只觉身处迷雾之中,脑袋昏昏沉沉,全然想不明白其中原委。

        这时陆明渊已在台上侃侃而谈,让群雄提出建议,该由哪个门派顶替圣儒门。

        还有许多豪侠偷偷溜出万剑谷,马不停蹄去寻找重伤在身的李鱼,希图挣一笔天大富贵。

        张羽的眼睛忽然一亮,仿佛看到了早上的朝霞,再度神采飞扬:“是了,我与唐菲儿既然想到一块,判断应该不会太错。

        布局者既然刻意针对李鱼,不会让李鱼不明不白死掉,不然,他兜那么大圈子都是白费功夫。

        换言之,谁在最后救了李鱼,谁便是布局之人!

        魔音宗主!”

        张羽心中狂跳,只觉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让一切疑问都有了解答。

        但只是瞬间,张羽又连连摇头,口中喃喃道:“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她的眼睛不由向洪元方丈望去,暗中苦笑:“洪元方丈眼力高明,绝不可能错判魔音宗主伤势。

        万剑谷主、洪元方丈加上离微道尊,三大高手同时施为,三股真气互相冲突,魔音宗主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

        以当时的情境,换作是爷爷,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

        如果说魔音宗主有针对李鱼的阴谋,怎么可能牺牲自己的性命?世上哪有这样愚蠢的阴谋?

        还有,魔音宗主与李鱼若真有深仇大恨,又怎么可能唱出如此深情的曲调?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对付李鱼?

        魔音宗与仙音宗冲突千年,魔音宗主知道火玄珠消息,不趁机占为己有,反而将秘密公之于众,全然不符合常理。

        再者说,如果魔音宗主是布局之人,那圣儒门主呢?难道我先前对圣儒门主的判断都是错误的吗?

        单看圣儒门长老徐一贯主动退出圣儒门的反常举动,便知道圣儒门主必定死而不僵,绝不是真正消亡。

        哎,真是想不明白,越想越头疼。看来一切真相,还是要找到李鱼才能知晓。”

        一想到李鱼,张羽心中忽然一动,呆了半晌,将左手放在自己心口,呆呆想道:“真的是因为我在关心李鱼,害怕李鱼横死半路,所以,我的脑海才如此混乱吗?所以,我才失去了自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