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57.突发之三

057.突发之三

        “嘿嘿,光知道下命令,你倒是给个法子啊?”方乾在一旁冷嘲热讽道:“就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

        “哼!你的任务可是把飞机送回基地,要是他们把飞机弄坏了,不光你的功劳要打折扣,恐怕朱雀那里你也没有办法交代吧?”女人有恃无恐。

        “雨燕,你别太嚣张了!”方乾恼怒道。

        “还有两个小时十七分钟!”

        “你······”方乾生生咽下满肚子的怨气,“我好男不跟女斗!”

        方乾冲着站在一旁的下属道:“去,从这里一直到船上全都铺上跳板,一定要结实!”

        对方也不问原因,敬了个礼:“是,首长!我们立刻执行!”

        雨燕显然早就有所预料,“你可小心点,别把飞机给弄坏了!”

        “你瞧好吧!”方乾冷笑一声,走到飞机下方,找准位置,一个闷哼,硬是把飞机给扛了起来,沿着铺好的跳板,一直走到江边。

        脚底下的跳板随着他的步伐,逐渐下陷,越是到江边,越是陷得深。

        停船的地方离岸边还有十来米,跳板也没办法铺设,已经完全无路可走。

        “开艘船到岸边来,就在前面五六米的地方搁浅!”雨燕立刻吩咐道。

        “是。”

        “走!”方乾扛着飞机,一个起跳,在搁浅的船只上借了一脚力气,又是一个腾空,问问跳到大船上,硬是推的大船横移数米,锚链被拉直,发出刺耳的呻吟。

        长江里也激起数米高的浪花,更惨的是被借力的船只,已经完全破碎在淤泥滩上。

        飞机被稳稳放在货船甲板上。

        “大力怪!”雨燕冷哼一声,竟然一个蹬步原地飞起,在一个飘在水面上的木板借了一次力气,就跃到了货船上。

        而所有在船上和岸上警戒的士兵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

        ······

        陈树其实也对大力男人的出现震惊不已,他从未想过这个世界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其他人具有这样的超能力,不,他叫做超能术。

        这是异世界?!

        陈树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还是原先的世界就有这样的超能力者的存在,只是穿越前的自己太过普通,而无从知晓。

        他脑子有些混乱,在卫生间里洗了个冷水脸,才稍微清醒一点。

        这个地方是他专门设置的安全屋,就在县城中心居住区的一处角落,是独门独户的一栋私房,左右都没有邻居,而且有前后门,通向不同的道路。

        陈树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过了三点,也就是说他已经消失了一个多小时,再不回去就没办法解释了。

        “树树!”

        陈树一出现在鸡排店门口,丫丫也立刻冲了上来,连正在点餐的顾客都顾不上了。

        陈树轻轻拍拍挂在自己身上的丫丫,“这还有好多人呢!”

        “我不管,我就要抱着你!”丫丫死不撒手,“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让人担心死了!”

        “没事,我去给派出所报了信,半路上突然肚子疼,就去了一趟卫生院。”陈树早就准备好了理由,“没想到医院里的人也跑去看飞机了,我就在那儿等了一会儿。”

        “啊?你肚子怎么了?有没有事儿啊?”

        “没事儿,医生说肠炎,吃多了,给我挂了点药水,现在已经没事儿了。”陈树装着疑惑道:“对了,天上的飞机呢?掉到哪里去了?”

        “你不知道啊?”丫丫奇怪道。

        “知道什么啊?”陈树装傻:“刚才我肚子翻江倒海地疼,实在没有顾上飞机。”

        “不见了!”丫丫压低声音道:“就在天上突然不见了,好多人都眼睁睁看着呢!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也真够离奇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不知D县里说是科学实验,是国家秘密,不许咱们瞎传!”丫丫真以为陈树不知情,“幸亏最后不什么事都没有,之前真是把我们吓死了!”

        “是啊!这么大个飞机要真砸下来,咱们县城就白瞎了!”一旁的顾客也都搭腔道。

        “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实验,那个飞机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

        这一开头,不少人都参与进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于惊悚和匪夷所思,不管男女老少都想弄个清楚明白、探个究竟。

        陈树这个当事人却径直进了办公室,郑可爽也跟着进去了。

        “师父,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可惜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招商大会了!”

        “这属于不可抵抗力,一万年都不一定发生一次,不用太可惜。”陈树道:“刚才我不在,参加招商大会的人,你都安抚了吗?”

        “嗯,大家也都理解,我都给他们登记了。”郑可爽拿出一个本子,“有兴趣的人很多,但是也有不少人拿不出招商加盟费。”

        “这钱确实不少。”陈树敲了敲桌子,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能不能把这个钱分到每个月去交?”郑可爽想了想道:“能一次交齐的就一次交齐,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的,咱们就先欠账,分期付一些,咱们加些利息就是。”

        “可行倒是可行。”陈树盘算着,“可这样一来,咱们就要垫不少钱,咱们现金流受得住吗?”

        “嘿嘿,两个月前我不敢说,现在咱们直营三家店开起来,另外三个县有十多家加盟店开起来,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那也不能挥霍啊。”陈树道:“分期的形式可以做,但是要审核严格,每个申请的人都要面试。”

        “是,我去琢磨一下。”

        “行吧,就这么多事儿,有什么事儿再来和我商量吧。”

        “哎······”郑可爽磨蹭了半天都没走。

        陈树道:“怎么?还有事儿?”

        “师父,我就想问问你,之前招商大会的时候,你为什么在屋里就知道有飞机落下来?”

        “感觉。”

        “感觉?”郑可爽凑上来道:“师父,练功到什么程度,能有这种感觉?”

        “我也不知道。”陈树摇头,“这种感觉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每个刚出生的婴儿都会感知危险,两者是一样的。”

        “那我现在为什么没有了呢?”

        陈树思索了一下,道:“随着人的成长,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视力逐渐发育,这种天然感知能力就被遮掩了,大多数人就逐渐丧失了,只有少数人能够保持,或者后天重新发掘出来。”

        “那我应该就是那些大多数了。”郑可爽有些沮丧,“师父,后天发掘,怎么发掘啊?”

        陈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可能就是少数天生能够保持的,不需要重新发掘。”

        “哎!我就说,我都跟着您练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原来是没天赋!”

        “谁说没进步的,你现在早上跑操来回十公里,气都不大喘了,可比半年前进步多了!”陈树安慰道。

        “这也就能对付一般人,遇到像您这样的,屁用都没有!”

        “除了我,你遇见过比我更厉害的吗?”陈树问道。

        郑可爽愣了一下,“那倒没有。”

        “所以啊,你担心什么?”陈树笑着道:“其实手上功夫练得太好也不一定是好事,俗话说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你要是别人强大太多,你能自信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控制住自己不下重手吗?”

        郑可爽愣了,过了一会儿,他摇头:“不能。旗鼓相当,我还能保持克制,要是明知道比对方强太多,很难忍住不下重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