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56.突发之二

056.突发之二

        “你是谁?!”

        陈树突然出现在机舱里时,机舱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差点一拳闷过来。

        “救你命的人!”陈树牢牢抓住机舱里的把手,冲对方喊了一句。

        “你是朱雀派来的?”对方不知道是问话,还是自言自语道:“不对,朱雀派后手肯定会和我打招呼!”

        “你他娘的心可真够大的,你快要死翘翘了,还有心思管这些?!”陈树有些哭笑不得。

        对方也醒悟过来,“对对!你会开这玩意儿吗?赶紧把它改平!”

        “我不会。”

        “不会?”对方声音立刻高了八度,“不会开这架飞机,把你派来干什么?跟我一块儿陪葬?要陪也要来个女的呀?!”

        “去你的!”要不是在天上,陈树肯定抽他丫的,“我不会开飞机,但是能救你!来,拽着我的胳膊!”

        “拽着你胳膊干嘛?”男人有些迟疑,“我很重,你背不动我的!”

        陈树看了一眼高度尺,离地只有八百米了,地面上的物体扑面而来,越来越大,人们惊恐的表情也越来越清晰。

        “少废话!”陈树一把拽住对方,“本来想救你一个人的,现在我改主意了!”

        “别啊!你改什么主意了?”

        陈树凝聚力量,“你有信仰吗?”

        “没有!”对方条件反射式回答道:“我是马克思主义者,没有宗教信仰!”

        “那你现在最好信一个。”陈树盯着仪表盘上数字不断减小的高度尺,“我现在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玉皇大帝、圣母玛利亚、上帝······”

        “昂!”陈树闭上眼睛,暴喝一声,响彻云霄。

        ······

        大街上的人此时早就跑光了,远处安全的地方还有不少人瞧热闹。

        “哎?不见了?”

        好多人不约而同地揉眼睛,“真不见了!飞机不见了!”

        原本在空中不断坠落的飞机在下降到五六百米的高度时,突然消失了,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也消弥于无形。

        仿佛yj县方圆数万人同时做了一个梦一般。

        原先大肆调查情况,到处访问群众的警察和民兵,突然在一个小时后收到命令,全都偃旗息鼓。政府部门也出了安民告示,说是相关部门在做高科技实验,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已经解决了,请群众不要慌张,也不要随意传播。

        关于神秘坠机的种种猜测和议论仍然在小县城的民众中间进行着,但相关部门也并不担心,群众的这种关注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就会被其他的事情所取代,毕竟油盐酱醋茶远比虚妄的神秘事件更加重要。

        “可爽,店长还没找到吗?”丫丫看见郑可爽回来,着急地问道。

        郑可爽摇头:“该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都没见着。”

        “这可怎么办啊?!”丫丫焦急道:“这都快一个多小时了,店长怎么还不回来?”

        “汤元,你别急,店长可能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

        “草,这是哪里啊?”对方从眩晕中清醒过来。

        “这是长江上的一处江心洲。”陈树正在悼念自己被毁掉的树屋,刚才一不小心,飞机直接砸在了树屋上头。

        “······”对方从机舱里爬出来,看见四周茫茫江水,“我曹,兄弟,牛逼啊!你这是什么超能术?”

        “你不觉得你问太多了吗?”陈树在压垮的树屋里找出一个水壶,里面还有上次喝剩的汽水,“救你一命,你也不说声谢谢?”

        “嘿嘿,刚才太突然了,我都搞忘记了!”对方直接从三米多高的机舱跳下来,地上竟然出现两个脚印状的大坑,他双手抱拳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了!”

        “口惠而实不至,我兄弟多了,不差你一个?”陈树把水壶丢给他,“我只要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儿?”

        “从现在开始,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陈树道:“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啊?”对方有些惊讶,转念大惊:“你不是部门的人!?”

        “你说的什么部门我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发生任何关系!”陈树道:“我纯粹是不想飞机落下来伤及无辜。”

        “那是个意外!”男人连忙解释道:“我飞行技术很牛的!但这架飞机被他们动了手脚,我一动控制器,发动机就停车,我也没办法!”

        “我知道,我想你也不至于跟架飞机同归于尽。”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忍不住问道。

        陈树权衡片刻,还是道:“你就当我是学**做好事,不留名吧。”

        “······”

        “行了,我相信你肯定能联系到外面,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就先走了。”

        陈树不等对方应答,一个念头,倏然消失。

        “哎?!我曹,这是什么超能术?太牛逼了!”男人瞳孔一缩:“不对!怎么没有能量波动!?”

        ······

        陈树猜测的没错,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长江上就出现了若干艘巡逻船,将河字号团团围住,长江航道也被封闭了整整三个小时。

        什么消息都没有给航道上的船东,如果要问,就是航道堵塞,交通管制。

        “堵塞个奶奶!”涂老大看着近在眼前的大轮码头,愤恨道:“老子在长江上跑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说长江还堵塞的,当是你们家门口的烂泥路啊!”

        “老大,你就别恼火了!”老幺笑道:“咱们靠不上岸,别个人也都靠不上嘛!江边吃鱼的火锅总能吃上嘛!”

        “我这心实在太痒痒咯!”涂老大道:“我就这么一口心头好,看得着吃不着!气死咯!”

        “哈哈哈······”船员们哄笑。

        “笑奶奶个腿!都去刷船板!我看着你们干,刷不干净晚上不许吃饭!”涂老大发狠道。

        ······

        一个穿着蓝色作训服的年轻女人从一艘巨型货船上跳下来,随之而下的是一队队作战服装扮的士兵。

        “方乾,怎么回事儿?”女人看见正在烤鸟蛋的方乾,气不打一处来,“你和飞机怎么突然从雷达上面消失了?”

        “不消失,你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别开玩笑,到底怎么回事儿!?”女人有些恼火。

        “你就别问了,反正飞机完好无损地在这儿呢,我的任务完成了!”方乾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土,“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想得美!朱雀让你跟我一起回基地!”

        “去,还让不让人活了?”方乾抱怨道:“刚经历了生死大劫,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一会儿!?”

        “我允许你站一边看着!”女人朝着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下属道:“动作快点,飞机蒙上伪装,直接装船!”

        “是······”下属欲言又止。

        “怎么?有困难?”

        “这个江心洲四周全是淤泥,小船能靠岸,大船根本靠不上边,又没有起重机,飞机要整体运上船恐怕有困难。”下属提议道:“要不,我们把飞机拆成零件?”

        “不行!”女人断然拒绝:“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弄到的飞机,一定要完完整整地运回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三个小时内一定要装船!”

        “······”

        “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