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49.改变之三

049.改变之三

        武小松给陈树介绍的还真是个专家,这个人叫曾泽中,是县食品厂的老厂长,曾经去苏联留过学,大运动的时候被整下台,前几年才平反。

        老曾这几年工资照领,可就是没活儿干,县食品厂的领导岗位早就被人占满了,哪里还有他的位子。早两年他还给各级领导写信,想要发挥余热,为社会做点贡献,可得到的都是敷衍的答复,他也就心凉了,他这把老骨头是没人要了。

        陈树让武小松领着直接奔向食品厂家属小区,手上还拎着不少东西。

        “大爷,跟您打听一下,曾厂长家住哪儿?”武小松也有好多年没来过,饶了半天都没找到地方,只好跟路边下棋的大爷打听。

        “哪个曾厂长?”大爷有些糊涂,“我们现在厂长姓张啊?”

        “不是现在的厂长,是老厂长!”

        “老厂长是我,我姓孙呐!”大爷指指自己鼻子,得意道。

        “原来是孙厂长,失敬失敬!”陈树立刻截住武小松的话头,“我们是曾泽中老厂长的远房亲戚,今天特地来看看他,好多年没联系,找不到他家了!”

        “哦,老曾啊。”孙厂长脸色顿时黯下来,但还是给指了路:“九号楼,二楼左边那家就是。”

        “好咧,谢谢啊!”陈树拉着武小松就走。

        路上武小松问道:“店长,刚才为啥不让我说话啊?”

        “那你刚才准备怎么说?”

        “就说咱们是来请曾厂长的啊!?”武小松顺其自然道。

        “那为什么不请孙厂长?非得请曾厂长?”陈树问道。

        “这,他大运动上来的厂长,没什么本事,咱们请他干嘛?”

        “那你觉得,刚才那个孙厂长会是什么反应?”陈树提点道:“不给咱们指路都是小事。他可是和曾厂长是一个单位的,想要坏咱们事儿,可就太容易了!”

        “啪!”武小松一拍自己脑门儿,“我怎么没想到!”

        “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陈树道:“吃亏多了,就长经验了!”

        武小松挠挠头,“店长,你跟我差不多大年纪,怎么吃了那么多亏?”

        “额······”陈树绝倒。

        ······

        食品厂家属楼修建于五六十年代,受苏式建筑影响,五层小楼建的四四方方,红砖之间用水泥勾缝,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依然结实。

        只是进入楼道之后,因为没有窗户,又没有路灯,极为昏暗,陈树和武小松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才摸到曾厂长家门口。

        “谁啊?”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慈眉善目。

        “奶奶好,我们找曾厂长。”

        “你们是?”老太太有些迟疑。

        “我们是县里加州鸡排食品厂的,想找曾厂长咨询下业务,不知道曾厂长有没有空?”

        “哦,他有空!”老太太给他们让进门,嘴里嘀咕着:“天天闲在家里,下棋、打牌、锻炼一样都不爱好,都空出毛病来了!”

        “嘿嘿······”武小松忍不住偷着乐。

        “老头子,有俩娃娃找你,加······什么食品厂的?”

        “食品厂的?哪个食品厂?”曾厂长坐在卧室一个堆满书籍的角落,皱着眉头问道。

        “加州鸡排食品厂。”陈树和武小松已经进了屋,陈树回答道。

        曾厂长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没听过。”

        “哦,曾厂长,我们是刚成立没多久。”陈树拿出报纸:“这是关于我们企业的报道,您看看?”

        曾厂长扫了一眼报纸,恍然:“想起来了,加州鸡排,这个报道我看过,挺不错。你是······”

        “我是加州鸡排的老板,我叫陈树。”陈树冲曾厂长伸出手。

        “你好。”曾厂长也伸出手,和陈树握在了一起,“个体工商户?”

        陈树愣了一下,“对,个体工商户。”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是专程登门请您出山的。”陈树恭敬道。

        “出山?”曾厂长怔了怔,道:“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还出什么山?”

        “可不能这么说,曾厂长您才五十来岁,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时候!怎么能说老呢?!”

        “嘿,好长时间都没人说我年轻了。”曾厂长不禁失笑:“都说我老了,让我闲下来,退休算了,呵呵呵······”

        “那都是瞎说!我反倒觉着您现在正是时候,知识、阅历、经验都到了顶峰,身体也挺棒,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

        “我倒是想干事业,别人可不怎么愿意······”曾厂长叹了口气。

        “曾厂长,我想请您到我们那里去。”陈树表情认真道,“不知道您是不是愿意?”

        “你们那里?据我所知,加州鸡排就是开店卖小吃的,你们要我这个老头子去干什么?”

        “我们想请您做厂长。”陈树道:“我们现在已经有两家正在营业的店铺,还有超过二十家店铺正在筹备,所以我们需要建设一个中央厨房。”

        “中央厨房?”曾厂长思索片刻,“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愿闻其详。”

        “我们希望任何一家加州鸡排店提供的食物都是一样标准的美味,为了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统一采购、统一加工,最后把半成品配送到各个门店,由他们进行最后一步的加工。”陈树解释道:“统一加工半成品的地方,我把它叫做中央厨房。”

        曾厂长点点头,“确实是个很新颖的模式,因为做的不是直接售卖的产品,所以叫厨房确实很贴切。”

        陈树一喜,“那您·······”

        “恐怕这个职位不太适合我。”曾厂长摇摇头。

        “我是县食品厂的职工,正式国家干部身份。”曾厂长看着陈树道:“你们是个体工商户,不是一个系统,恐怕没办法调动吧?”

        “不用调动,咱们是个体工商户,哪有什么身份?”武小松插话道。

        “没有身份,那怎么工作?”曾厂长摇着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陈树明白这个曾厂长在体制里待了一辈子,任何体制之外的事物在他看来都是瞎胡闹。这么拒绝自己还算是客气,要是不客气的话,就直接哄他们走了。

        “老厂长,听说县食品厂这两年效益不好?”陈树没直接劝说,而是换了个话题。

        提到食品厂,曾厂长又是一声长叹:“那些人瞎折腾,光顾着争权夺利,工人人心散了、产品质量也没了,现在国家又不包销,效益怎么可能好呢!?”

        “那要是您,您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把那些混饭吃的赶走!”曾厂长越说越起劲,“让真正有本事的人上岗,提高产品质量,研发新产品,扩大销售渠道······”

        老太太在旁边怼道:“行了,行了!天天念叨这些,你还当自己是厂长啊?谁听你的呀?”

        “这个老太婆!”曾厂长无奈地嘀咕了一句。

        “曾厂长,虽然我们现在就是个个体工商户,中央厨房还是个小作坊,但我跟您保证,只要您去,一切都您说了算,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陈树适时站起来道。

        “这······”曾厂长沉默片刻,“还是算了吧。”

        老太太嗔怒道:“你这个死老头子,人家诚心诚意上门来请,你还拿腔作势的!”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曾厂长恼怒,对陈树和武小松道:“对不住,我年纪打了,实在担不了大任,你们回去吧。”

        “曾厂长······”武小松急了。

        陈树拽了他一下,道:“曾厂长,那我们先回去了,您考虑一下吧。我们等您消息。”

        ……

        “店长,我看那曾厂长都被你说的心动了,他为什么最后还是不愿意来啊?”

        “曾厂长毕竟是个国家干部,咱们就是个个体户,不愿意来也是正常的。”

        “那咱们怎么办?”

        “刘备请诸葛亮都要三顾茅庐,咱们怎么能想要一次就成功呢?”陈树笑着道。

        “啊?还要来?”

        “当然要来。”陈树望着家属楼昏黄的窗户道:“一次不就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一直到曾厂长愿意为止!”

        武小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行了,你先回家吧,这段时间太忙,你都没回去吧?”陈树拍拍他肩膀。

        “嘿嘿,现在我爸妈知道我有正事,不回家也没事儿。”武小松道,“我还得去盯着中央厨房的施工。”

        “工作重要,父母更重要!”陈树道:“回家吃顿饭不耽误事情。”

        “哎!那我去了。”

        “去吧。”

        ······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多日高温炎热,又没下过雨,大街上如同一个硕大的蒸笼,空气中弥漫着细细的沙尘。

        即使是这样,路边仍旧到处是闲逛的居民,每一处可以歇脚的地方都被人占领,更有把竹席凉床都搬出来了,一家老小都出来乘凉。

        陈树慢慢悠悠走到加州鸡排店附近,离着老远就看见灯火璀璨的店铺,里面挤满了顾客,丫丫、郭翔、许大年等人在不停忙碌着。

        陈树看着店铺有些出神,开局一个碗,到现在撑起了加州鸡排的招牌,拉出了一只团队,改变了爷爷奶奶的生活,其间也经历了种种艰难困苦,真的改变太多,只是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师父,你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