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45.收学徒之三

045.收学徒之三

        “哦,爽哥啊!我说有日子没见,原来你在这儿上班啊!”来人越过队伍,直接走到郑可爽面前,嬉皮笑脸道。

        “老巴,咱们有日子没见了。”郑可爽站起来,冷声道:“我现在在忙正事,等我忙完,咱们再约个地方好好聊聊。”

        “聊聊,聊你妈!”老巴突然发难,一脚把桌子踹倒在地。

        郑可爽早就准备,及时躲到一边,手捏拳头,暗自防备。

        这么一闹,排队报名的人马上就乱了,有怕事儿躲到一边的,也有胆子大看热闹的。

        跟着老巴一块儿来的几个小弟,立刻把人群轰到一边,“看什么热闹,赶紧走,挨了拳头没人管啊!”

        “你砍了老子那么多刀,把我头皮都砍花了,还想好好聊聊?”老巴面色狰狞,“你知道老子的新外号吗?叫西瓜皮!就因为你个狗日的砍的!”

        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了,郑可爽却表情凝重,捞起衣服,露出小腹上的刀疤,“老巴,那天你下手也不轻啊,这一刀差点把老子肠子切成三节,你现在来找场子,是不是有点说不多去?”

        “打群架,当然是各安天命,老子砍你也没什么不对!”老巴不以为意,“实话跟你说吧!老子就想揍你!嘿嘿!”

        “我现在已经金盆洗手,身边的兄弟也都散了,你再来找我麻烦是不是不合规矩?”

        “切!老子就是个流氓混混,讲什么规矩?”老巴冷笑道:“就是知道你身边没兄弟了才找你报仇呢!看你这回靠什么躲!”

        郑可爽手里的拳头攥得通红,“看来你真是来耍无赖了!”

        “知道你爽哥能打,我们不想挨你的拳头。”老巴看郑可爽咬紧牙关,阴笑道:“这么着吧,你蹲在这儿,让我们兄弟几个揍一顿,我们揍爽了,出身汗,这事儿就算了了!”

        “哼哼,你怕不是脑子也被砍坏了吧?”

        “嘿嘿。”老巴背着手,走到郑可爽身边,“这整面墙的玻璃真好看!可惜,缺点纹路,今天老子受累,给你们添上点!”

        老巴说着胳膊一抖,一个铁锤就从衣袖落到手里,冲着玻璃窗就是一下,把玻璃砸个粉碎。

        “你敢!”等郑可爽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他一把抓住老巴的衣领子,抵在破坏的窗户上。

        “我有什么不敢的啊?”老巴一脸无所谓,嬉笑道:“你可当心,这碎玻璃还挺锋利的,我有点怕!”

        “老子揍死你个王八蛋!”郑可爽抡起拳头,就要揍他。

        “别啊!”老巴毫不紧张,用手挡住他的拳头,“你朝那边看看!”

        围在一旁的小弟人手一块儿砖头,举在半空里,嚣张地盯着郑可爽。

        每个人脖子上还挂着单肩书包,沉甸甸的,里面全都是砖头石子儿。

        “怎么样?”老巴笑着道:“乖乖蹲下挨揍吧?不然我们天天来!”

        郑可爽举着的拳头不自觉地就放了下来,他看着已经被砸烂的窗户,咬咬牙,抱着头往地上一蹲,“来吧!看你们有什么手段!”

        “上!”老巴冲手底下人一挥手,全都围了上去。

        郭翔、张勇、武小松等人见郑可爽要挨揍,连忙要冲上去救人,却被陈树拦住。

        陈树在他们砸玻璃的时候就已经站在门口了,但他一直没出声,就想看看郑可爽怎么应对,结果还挺满意。

        老巴带的小弟都是十来岁的年纪,天不怕地不怕,一打架就肾上腺激素飙升,下手也没轻没重。

        陈树当然不能真看着郑可爽挨揍,他不紧不慢地走到人群外围,这时候老巴还在指挥手下小弟呢,根本没注意身边多了一个人。

        陈树把老巴拉到自己怀里,用胳膊一下夹住他的脑袋,“让他们停手。”

        “放开我!”老巴被人制住,大为惊恐,不停咆哮,“放开我!”

        “让他们停手。”陈树拽着他的耳朵,轻轻道,“要是再不听话,那你可就成了一只耳朵的西瓜皮了。”

        “做······唉唉哎······”老巴感觉自己耳朵真要离自己而去了,赶紧嚷道:“你们死人啊?!还不赶紧停手!”

        围攻郑可爽的几个小弟这才住手,“老大,你没事儿吧?”

        “草,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老巴怒骂道,犟着脑袋对陈树道:“他们已经停手了,你可以把我放了吧!”

        “我可没答应过你要把你给放了!”陈树笑着拍了拍他的花皮脑袋,“手感还挺好。可爽,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郑可爽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就跟苍蝇挠痒痒一样。”

        “那就好,这几个混小子刚刚怎么揍你的,你就怎么揍回去!”

        “啊?师父,这······”郑可爽大吃一惊。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这可不像你啊!”陈树拍拍老巴的脑袋道:“尽管揍,他们要是敢报复,我就找这下子!我们店以后就是少块砖,我都找你,听到没有?”

        老巴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被勒断了,他从没这么痛苦过,他艰难道:“都站着不许动,让他揍!”

        这话是对小弟说的,小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犹豫不决。

        “不许动!”老巴从喉咙眼里吼出来,口水把他呛得不停咳嗽。

        陈树对自己手上的力气有数,稍微放松一点,让老巴多吸两口气。

        郑可爽其实早就不爽了,要不是怕老巴使用流氓手段,毁了鸡排店,他早就还手,干他娘的了。

        “就你刚才最狠!”郑可爽一巴掌扇在一个人脸上,骂了一句。

        然后又转向另外一个,“眼睛瞪得这么大干嘛?不服气啊?”又是一脚。

        就这么一个个,把七八个人全都打了一遍,最后走到老巴面前,玩味地看着他。

        老巴勾着腰,眼睛拼命往上看,“爽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这次是兄弟错了,我认栽!”

        “老巴,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是流氓,不讲规矩。你这么随口一说,我怎么知道不是个屁呢?”

        “郑可爽,你想怎么样?划出个道来,我接着就是了!”老巴耍起了光棍。

        “这话应该是问你吧?”郑可爽道:“你说说,你要怎么做,我才能相信你不会再来捣乱?”

        “这······”老巴还真难住了,这个问题他从没想过,欺软怕硬、死缠烂打是他的本色,哪有什么东西可以约束他的!?

        “我看,我切你一只耳朵吧?”陈树拍着老巴的脑袋,笑着道。

        “别,别,别!”老巴真是怕了这个笑面虎,不声不吭就把自己制住,力气大得吓人,还是郑可爽的师父,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儿。

        “霍霍,老巴你怕了?”郑可爽笑着道。

        “我怕个屁!我是怕少个耳朵讨不到老婆!”

        “就你这西瓜皮,还想讨老婆?”郑可爽嘲笑道:“谁要跟了你,算是倒了大霉!”

        “那还不是你害的!”老巴憋屈道,“本来长得就磕碜,你还花了我的头皮!”

        “这样说起来,还真有点对不住你。”郑可爽对陈树道:“师父,你把他放了吧。”

        “放了可以,先把修窗户的钱赔了!”

        “哎,我赔!我赔!”老巴大喜,冲着小弟喊道:“你们还不赶紧凑钱!”

        ······

        陈树最后收到手上的都是一堆毛票,一毛算大的,一分、二分、五分一大堆,“你混得也够凄惨的!”

        “之前在医院躺了几个月,身上实在没钱。”老巴讨好道:“下次,下次我有钱肯定给您补上!”

        “信你个鬼。”陈树头也没回就进了店,帮忙收拾烂摊子去了,外头就归郑可爽管了。

        老巴看着陈树的身影,问一旁的郑可爽,“爽哥,这真是你师父?”

        “这还能有假!”郑可爽道:“算你小子运气好,我师父宅心仁厚,不然你小子脖子肯定断了!”

        “那他下手也没轻啊!”老巴揉揉自己的脖子,“哎哟,不行吗,我得找个大夫给我揉两下!”

        “老巴,这事儿算了了吧。”郑可爽冲着老巴喊了一句。

        “不了了还能怎么样,你都退出江湖了,我还能缠着不放?”老巴冲他摇摇手,“好好活着吧。”

        老巴走了起哄,小镇的青年对应聘加州鸡排更加热切,这么一个连流氓头子都不怕的,谁不羡慕!

        ······

        “店长,你刚才干嘛真让他们打?!”郭翔看郑可爽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气愤道:“你又不是打不过他们!”

        “师父还不是为了保护咱们店!”武小松在一旁道,“这要真打起来,那就没完没了了!以后咱们店里的生意也就不用做了!”

        张勇、郭翔听了都有些感动。

        “丫丫,红药水拿来。”陈树朝丫丫喊了一声,又对武小松道:“你给爽哥上药。”

        “哎。”

        “撕~”挨打的时候一声不吭,擦药了郑可爽却龇牙咧嘴。

        “师父,这个店长让别人来做吧。”郑可爽突然对陈树道。

        “怎么?有些气馁了?”

        “不是,我之前结了不少仇家,我怕耽误店里的生意。”郑可爽道:“今天这个老巴还算厚道,跟我虽然是对手,但也不会下死手,但其他人就说不定了。”

        “哼哼,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