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43.收学徒

043.收学徒

        刚进加州鸡排店,马超却一把拉住温秋雯:“张老师怎么在那里?”

        温秋雯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张谭雅果然坐在餐厅角落里,“哎!真是张老师!”

        “你干什么?”马超看温秋雯要上前去,急了,连忙拽住她。

        “去打个招呼啊!”温秋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我···我见着老师就哆嗦!”马超无奈交底,“咱还是别去了!”

        “哈哈,你还真怕老师啊?!那你怎么不怕陈老师啊?”温秋雯像是发现了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故意问道。

        “陈老师不一样!他又不是真老师,年纪也比我们小,我当然不怕了!”马超道,“咱们还是先去找陈老师吧!”

        “我看你是逃不掉了!”温秋雯指指张谭雅坐的位置,“陈老师也在那边了!你去不去?”

        马超一看,果然,陈树现在正和张谭雅坐在一起说话呢!

        他只好叹口气,跟着温秋雯一块儿去了。

        ······

        “张老师,店长!”温秋雯先打招呼。

        “张老师,陈老师!”马超跟在后头,有气无力。

        “哦,你们怎么来了?”张谭雅见是他们,有些惊讶。

        “张老师,我是来工作的,我先去忙了!”温秋雯把马超往前一推,“店长,马超找你有事儿!”

        “哎?······”马超还没哎完,温秋雯就跑了,只落下他对着张谭雅和陈树两双眼睛。

        “马超,有事儿?”陈树问道。

        “没······有事儿······”

        “到底有事儿没事儿?”

        “有事儿!有事儿!”马超赶紧回答。

        “有事儿你就说,别磨磨蹭蹭的。”

        “哎,陈老师,你有没有最新的单词讲义啊?”马超问道,“能不能给我一份!”

        “嚯,你们俩是为了同一件事情啊!”陈树看了看张谭雅,笑着道。

        张谭雅也有些奇怪:“马超,你要最新的讲义干嘛?”

        “张老师,我跟刘兵打赌,下周一单词听写我要赢过他,所以就想问陈老师借一份讲义,好好准备一下。”马超见到了这个地步,索性就交代了。

        “这有很么好打赌的?”张谭雅实在不理解,“再说你提前拿到讲义,某种意义上算是作弊吧?”

        “这个······”马超窘迫得脸都红了,“我基础太差了,要是不提前准备,那就输定了!”

        陈树问马超:“你想赢吗?”

        “想赢!”马超虽然不解陈树的用意,但下意识地肯定道。

        “那行,晚上下了晚自习来拿吧。”陈树道,他盘算着到晚上应该能把讲义写完。

        “谢谢陈老师!”马超没想到陈树答应得这么痛快,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直接就给陈树鞠了一躬。

        “行了,这么激动干嘛!”陈树道:“吃饭没,要是没吃饭就去后厨,让秋雯给你弄点吃的。”

        “吃了,吃了!”马超说着就要走,“老师我晚上来!”

        看着马超离开,张谭雅没好气道:“你怎么回事?马超一说你就答应了,我求了你半天你都不松口!”

        “那不一样,马超要讲义是为了单词听写能赢,这是男生的尊严之争,我还是要支持一下的!”

        张谭雅道:“我要讲义是为了能出版,让更多的学生受益,那不是更重要?”

        “要不要出版,我还没想好,你容我考虑考虑。”陈树道。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张谭雅急了,“这本书出版了不光能帮助很多人学习英语,还能让你出名,还能挣稿费,这么多好处呢!”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我最近真没时间,出这么一本书最少要囊括一万个单词。”陈树纠结道:“你让我一下子写这么多字,真是太难为我了!”

        陈树说的是真话,他虽然字写得不错,但他仍然厌恶没有电脑的日子。

        “你······”张谭雅无语了,“你就真不想自己写的东西变成铅字?”

        “想,当然是想。”陈树道:“但我这人吧,向来一心不能二用,我现在要忙着开新店,再让我去写稿子,到时候还要改稿子,太麻烦了,我做不了!”

        “你这是借口!”张谭雅恼火道:“你明明有能力做出更大的事情,干嘛要蝇营狗苟,非要做个个体工商户?炸个鸡排能和著书立说相比吗?”

        “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陈树也有些烦她:“我炸鸡排挣钱养家,怎么就比出个破书差了?你从哪儿来的优越感?”

        “你···你不识好人心!”张谭雅脸上挂不住了,站起来就走:“你炸你的鸡排去吧!”

        “慢走,不送!”陈树也不惯着她。

        “店长,张老师怎么走了?”温秋雯正好到隔壁桌收拾,关切地问道。

        “你们张老师吃饱了,就走了。”陈树说了一句,也去忙了。

        “吃饱了?”温秋雯看着桌上几乎没动的薯条,莫名其妙。

        ······

        “那个陈树太臭屁了!”张谭雅毫无形象地躺在沙发上,怒火冲天,不停数落:“我帮他联系出版社,他还不愿意了!什么人啊这是!”

        “行了,行了,你从一进门就开始抱怨,没完没了了!”谭冰坐在一旁看着文件,“人家不乐意,你干嘛上杆子要帮他出书呢?”

        “我不是上杆子!”张谭雅连忙爬起来:“我是真觉得他写的背单词讲义太好了,不出版让更多人看,真是太浪费了!小姑,你不知道,最近我们班英语最差、最不爱学习的学生,都因为他讲的课开始主动背单词了!”

        “你也别太气馁,有时候承认别人比自己厉害也是一种能力!”谭冰拍拍她肩膀安慰道。

        “我不是气馁!”张谭雅争辩道:“我是···我是恨铁不成钢!”

        “陈树又不是你的学生,轮得着你恨铁不成钢吗?”谭冰道:“你是不是对他太关心了?”

        “我是不忍心他大好的才华全浪费在炸鸡排上!”张谭雅道:“小姑,你知道吗,这个家伙经营个炸鸡店,写了厚厚的一本经营指南,足有三厘米厚!让他写单词讲义,他却推三阻四的!”

        “哦?”谭冰倒是第一次听说,“经营指南是什么?”

        “经营指南就是他们店里的规章制度,里面把他店里所有东西都规定地一清二楚的,连擦桌子用什么抹布、擦几次都规定地一清二楚,你说这不是有病吗?!”张谭雅吐槽道。

        “这个陈树做生意还真有点认真劲儿!”谭冰若有所思道:“他上次跟我提的扶持个体工商户的事情其实真是个好想法,只是现在政策风向不对,没到合适的时候。算了,不提这个了,他那个加州鸡排最近生意怎么样?”

        “挺好啊,最近看他们还在招学徒呢!”张谭雅顺口道:“听说又要开一家新店了!”

        “嗯?”谭冰皱眉,上次她还专门提醒过陈树,注意雇工人数的问题,本以为他已经明白了,没想到他还是要开新店,一个不好就是一场麻烦。

        张谭雅见小姑有些严肃,说道:“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好像陈树要到县城来做店长,镇上的老店让别人做店长了。”

        “这样······看样子他是想到其他办法了!”谭冰这才重新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小姑,你怎么一直在看文件啊?有什么大事儿吗?”

        “中央要求进一步国营企业自主权,县里领导都在研究文件,我也要拿出具体方案。”谭冰平时也会和张谭雅聊聊工作上的事情,“这事儿说起来和你爸还有点关系呢!”

        “小姑你别和我说了,我才不关心呢!”张谭雅连忙道:“您还是帮我出出主意,怎么让陈树把讲义全都写出来吧!”

        “这我可没办法!”

        “哎呀,小姑,你才帮他解决了贷款的问题,他还欠着你的情呢!”张谭雅又开始耍赖,“你说话,他肯定会听的!”

        “这······”谭冰本想拒绝,但无奈张谭雅死缠烂打,只好答应帮忙说说。

        “小姑,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事儿,你说。”谭冰点头道。

        “上次你怎么那么痛快就答应给陈树帮忙了?”张谭雅问道:“应该不会是因为我吧?”

        “你总算还有自知之明。你什么时候见过小姑把公事私事混在一起了?”谭冰笑道:“帮陈树贷款,一方面是因为他算是工商口树立的典型,另一方面我也想看看他能走多远。说起来他和你爸还真有点像······”

        说到这儿谭冰停住了,她在看张谭雅的反应。

        “小姑,你继续说啊。”张谭雅对谭冰的动作有些奇怪。

        “你想听了?”

        “小姑你就说吧。”

        “你知道你爷爷奶奶走得早,那时候我才几岁,你爸才十来岁,每天就背着我,到各家要吃的,跟乞丐没什么两样。”谭冰也是第一次对张谭雅说这些,“这个陈树也要过饭,说起来还真是有缘分。”

        ······

        “老许,缝纫机踏板又坏了!”妻子坐在门口,抱着簸箩叹气道。

        “知道了,晚上修修。”许大年应了一声。

        妻子想了想道:“晚上麦场上放电影,你不去了?”

        “是老电影,看过多少回了,你带小飞去吧。”许大年看着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女儿,轻轻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