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40.谭冰

040.谭冰

        另外一边,陈树按照和张谭雅的约定,已经抵达了县城,只是张谭雅小姑家不在lc区,要稍微便宜些,又没有公交车,只能靠十一路汽车前进。

        这当然对陈树而言是小菜一碟,要不是路上来来往往还有不少人,他早就撒丫子飞奔起来了。

        现在这一片还是工厂区,四处都是耸立的烟囱,过不到二十年这里就会全被拆掉,变成住宅区了。

        “你这老太婆赶紧走!这里是工厂,你不能在这里捡瓶子!”

        陈树耳朵很灵敏,隔着几百米远就听见前面闹哄哄的声音。

        “师傅,这些都是你们不要的,我找几个还能用的,拿回家装咸菜!”

        “不要的也不许拿!这都是公家的东西!”

        “那···那我花钱买行吗?”

        “不卖!这些都是残次品,你给再多钱都不卖!”

        陈树三步做两步就跑上前去,“妈,您怎么在这儿?!”

        “小树?你咋来县城了?”陈小娘看见陈树也是很惊喜。

        “来县里办点事儿!”陈树扭头对看门的人道:“你不让捡就不让捡,喊什么啊?”

        “哟,你这捡破烂的还牛气了?!”看门的人脾气也不好,“你再牛,我喊保卫科把你抓起来!”

        “别!对不起,我们走,我们走!”陈小娘一听急了,连忙把陈树往回拉,“小树,跟妈走!”

        陈树不愿意让陈小娘着急,也就顺势依着陈小娘走开了。

        “呸!”看门的人看着他们远去,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妈,你怎么跑这儿来捡破烂了?”陈树搀着陈小娘心疼道。

        “不是捡破烂!”陈小娘拍着他的手道:“妈是来找玻璃瓶子的!”

        “找玻璃瓶子?”陈树不解,“找这个干嘛?”

        “装腌萝卜干!”陈小娘得意道:“现在妈腌的萝卜干可受欢迎了,长江上跑船的都喜欢吃!妈隔几天就要腌一大筐萝卜!这不,装萝卜干的瓶子就不够用了!”

        “那咱们可以买啊?”陈树这才明白,老太太这是生意做大了。

        “买不着!”陈小娘指了指手里的一个玻璃瓶子,“这样的空玻璃瓶子没地方卖,只有厂里才有,但他们不散卖,一卖至少要一千个!”

        “那也不算多啊!”陈树道:“咱们买!”

        “你这孩子就是心大,现在我一天才卖三五瓶,一千个要卖到什么时候去?这要卖不掉怎么办?”

        “卖不掉就送人呗!”陈树知道老太太是怕一下子投入太多了,风险大,干脆道:“妈,你先别急,我回头帮你把玻璃瓶子买回去!”

        “这不能!”陈小娘下意识要拒绝,“这么多可不少钱呢!我一瓶萝卜干才卖三毛钱,到时候别折了本钱!”

        陈树愣了一下,陈小娘说的玻璃瓶可不是后世老干妈那种小瓶子,而是装黄桃罐头用的坛状瓶子,全装满恐怕有两斤重。

        “这个价钱是不是太便宜了?”陈树道。

        “这可不便宜!”陈小娘诧异道:“一斤新米才要一毛五,我这一罐子萝卜干本钱才一毛多钱,要不是实在卖不上趟,我觉得两毛钱就够了!”

        “妈,你不能光算萝卜、盐和辣椒的钱啊,你花的功夫不也是钱吗?”陈树道:“你这做一次萝卜干,又洗又揉又晒,起码要八九天,还得是天好的时候,这都是成本啊!”

        “农村人花力气怎么能算钱呢?”陈小娘笑着道,“妈做的萝卜干有人喜欢吃,妈就高兴,多少挣点钱,能给家里补贴补贴!”

        “妈!”陈树泪目,“你用不着那么辛苦,儿子能养你!”

        “妈知道,小树最有本事!”陈小娘帮他擦眼泪,“现在家里这么兴旺都是小树招来的福气!大伙儿都往前奔,妈也不能落后不是?我当年可是铁娘子队队长,一个人干活顶得上一个壮劳力呢!”

        “嘿嘿,还是妈厉害!”陈树抹了把泪,笑道。

        “对了,你不是有事儿吗?你先去忙吧!”陈小娘怕耽误陈树正事儿。

        陈树前后看看,没找到地方安置老太太,“这儿离车站挺远的,你怎么去啊?”

        “妈没事儿,走着去就行。”陈小娘道:“走着走着就到了,你赶紧去忙吧!”

        陈树一看也没别的招,只好道:“那行,妈,你先去车站等我,我办完事儿,跟你一块儿回去。”

        “不不,你忙你的,有车了我就先回!”陈小娘拒绝道。

        “行吧,您早点回去也好。”陈树背着包,和陈小娘告别。

        ······

        可走了没几步,陈树一回头,却发现不对劲,陈小娘走的方向根本不是往县城车站去的路,而是出城的方向。

        陈树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老太太这是要走回去,怪不得刚才说不等自己会和。

        想到这里,看着陈小娘瘦削的身影,陈树顿时泪崩,他一个快步又追上了陈小娘。

        “小树,你不是去办事儿吗?怎么又回来了?”陈小娘惊讶地看着泪如雨下的陈树,“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事情没办成?没办成没事儿······”

        陈树用袖子擦了把眼泪,“妈,你是不是走着来县城的?”

        他这么一问,陈小娘就明白他为啥哭了,“傻孩子,这有啥好哭的,妈年轻的时候去市里都是走着去的!到县里才十几里路,算不上什么事儿!”

        “您那时候才二十来岁,现在都五十多了,能一样吗?”

        “那能有什么不一样!”陈小娘道:“妈累了就在路上歇一会儿,没事儿!”

        “那不行,您跟我一起走!”陈树知道她这样,当然不会放她一个人上路。

        ······

        陈树带着陈小娘到张谭雅小姑家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稍微有些晚了,他一进门就道歉:“谭局长,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一会儿!”

        “没关系!”谭局长把目光放在陈小娘身上,“这位是?”

        “哦,这是我妈,她正好也d县城办事儿,路上碰见的了!”陈树道。

        陈小娘知道谭冰是大领导,一个劲儿帮陈树解释:“领导啊,不怪小树,都是我拖了他后退!”

        “陈树妈妈,您好啊!”谭冰热情地搀着陈小娘进屋,安慰她:“没事儿,小树来的正好,一点都没耽误事儿!”

        “哦哦,这就好,这就好!”陈小娘这才放下心来。

        “小雅,赶紧给大娘和小树倒点水。”谭冰扶着陈小娘坐下,朝一旁发呆的张谭雅吩咐道。

        “哦···哦!”张谭雅是第一次见到陈树的妈妈,才有些愣神。

        “张老师,我自己来吧!”陈树连忙客气道。

        “你是客人,你坐着吧!”张谭雅对陈树道:“我还没有谢谢你帮我们班的同学辅导英语呢!”

        “那您太客气了,我上了几次课,也算是他们的老师了,您用不着谢我!”

        张谭雅气结,刚才还被小姑奚落不如课外辅导员,现在又被陈树打趣,一下子血压都升上来了。

        “小雅,你先陪陈树妈妈坐一会儿,我和陈树到书房聊聊。”谭冰适时解了围。

        ······

        谭冰的书房完全像一个办公室,通天的大书柜,实木的办公桌,竟然看不见一丝女性化的物品。

        “来,陈树,坐吧。”谭冰也在打量着陈树,她总觉得看不透眼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时而滑不留手,时而又憨厚老实,时而又锋芒毕露,真不知道他怎么炼成的。

        “哎,谢谢张老师小姑!”

        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把谭冰逗乐了,“你要是不想叫我谭局长,你就跟着小雅叫我小姑吧。”

        “这有点不合适吧?小姑!”陈树顺杆子爬,“我主要是觉得在家里叫您官职显得生分,是吧?小姑!”

        “呵呵呵······”谭冰真是忍不住了,捂着嘴笑了起来,“你还真够贫的!”

        “我就这么一点儿优点,还是被您给看出来了!”陈树嬉皮笑脸道。

        “哈哈哈!”谭冰哭笑不得道:“今天不会专门来逗我笑的吧?”

        “那当然不是!”陈树立马收敛表情,哭诉道:“小姑,我是来想你求援的!我们个体户没活路啊!”

        “这话怎么说?”谭冰疑惑道。

        “我们加州鸡排想再开几家新店,可我们没钱!”陈树道。

        “没钱,就去找钱啊?”谭冰奇怪道:“怎么也找不到我这儿吧?”

        “我这不是找钱没路子嘛!银行那边我一个都不认识,没人搭理我!”陈树舔着脸道:“我就认识您这一个和蔼可亲的大领导,不找您我找谁啊!”

        “······”谭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这狗皮膏药的本事还真是厉害啊!这么七扯八扯就把这事儿来到我头上了?”

        “哪儿啊!”陈树憨笑道:“主要还是小姑您一心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蔼可亲,我才敢来找您求助,您要是跟其他当官的一样不苟言笑、装腔作势,我哪里敢找您啊!”

        “行了!”谭冰连忙打断他,“照你这么说,我要是不帮忙,那就是不苟言笑、装腔作势啊!”

        “嘿嘿,这可是您说的,我可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