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39.客串老师之三

039.客串老师之三

        “噢噢噢噢·······”

        陈树一出现在教室,全班都疯癫了,一是为他,二是为了他手上的鸡腿。

        “先别急,鸡腿够多,都有份啊!”陈树把一大盒子炸鸡腿放在桌子上面,“上次课我们主要讲了怎么用英语骂人,但我发现啊,好多同学光顾着笑了,一句都没说。这节课咱们就解决怎么开口说英语的问题,一个一个来,开口说就吃鸡腿!”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不少,学生们对开口说英语还有些发憷,当然也有特别兴奋的。

        陈树走到第一个学生面前。

        “Hello,    bro,    how    are    you    today?”

        “Fine,I    am    very    happy    !”

        “Why    are    you    so    happy?“

        “Because    I    can    eat    chicken    legs    right    away    !“

        陈树和其他学生都被他夸张的表情逗乐了,直接发了他一个鸡腿,“Good    job    !”

        接着就一个一个轮下去,因为陈树说的都是简单对话,大部分学生都能说一两句,即使有些不流畅,但在陈树的鼓励下都吃上了鸡腿。

        “Hi,    what    is    your    name?“

        陈树走到一个男生面前,可他却毫无反应,低着头,双手握拳死死坐在那里,显得十分紧张。

        “What    is    wrong    with    you?”

        没反应。

        “What    is    wrong    with    you?”陈树故意带着情绪又问了一遍。

        依然没有反应。

        “老师,刘波他英语一直都不好,就别让他说了吧。”班长温秋雯站起来道。

        “为什么呢?”陈树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英语不好就可以不说了呢?”

        “因为······”温秋雯无言以对。

        “刘波你之前说过英语吗?”陈树转头问道。

        “没。”刘波摇头。

        “你为什么不说呢?”陈树又问:“担心什么呢?”

        “怕说不好。”刘波声音很小,“我初中学校没有英语老师,没学过英语。”

        这种情况在农村地区很常见,很多学校都没有英语老师,就算有也很可能是数学老师或者语文老师顶替的。

        “刘波,你运气真不错!”陈树笑着道:“在你刚刚开始学英语就遇到了我!”

        刘波一脸惊讶,这个陈老师既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对他表示理解和同情,也没有鼓励他,反而说他没学英语挺好的。

        “很多同学觉得学英语难,但其实我觉得英语一点都不难。”陈树朝着所有人道:“觉得难就是因为没有掌握对的方法,用错误的方法学英语,还不如不学!”

        “来,跟我念,I    love    English。”

        刘波咬咬牙,鼓起勇气,“艾拉乌英格力士!”

        “哈哈哈·····”

        陈树拿起刘波的书一看,果然,上面所有单词都用汉字注了音,这也是很多人刚开始学英语最常用的办法了。

        “同学们别笑啊,刘波其实说的挺好。”陈树转头对其他人道:“英语是一个世界语言,就跟咱们的普通话一样,南方人有南方口音,北方有北方口音,英语在各个国家也都有口音。像英国和美国说的英语就很不一样,印度啊新加坡啊这些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口音就更重了。

        咱们中国人说英语如果不是从小在英语环境长大,都肯定有口音的,比如说你们张老师,要是跑到美国去,说的英语肯定也和美国人不一样。

        但美国人会嘲笑她吗?不会的。为什么啊?美国本身是个移民国家,那里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族群,每个种族说英语口音都不一样,就跟咱们班上有东北同学说普通话一样,大家最多觉得好玩有意思,但不会嘲笑他。

        更重要的是什么,是要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要敢说,即使一开始的时候你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往外蹦也没关系。

        举个例子,要是突然有个外国人对你说你好、谢谢,即使奇腔怪调的,大家是不是也觉得他汉语还挺好?

        同样的道理,咱们学英语口音是最不重要的,通过长期的模仿,大家自然而然地就会有语感,即使你数一二三四五,都能说出英语的感觉出来!”

        教室里一片安静,大家都静静地听陈树上课,说这些从来没有听过的理论,仿佛让人豁然开朗。

        张谭雅是越来越佩服陈树了,尽管还有些腹诽他刚才拿自己做反面案例,但是真由不得她不服气。陈树说的这些内容让她也是耳目一新,有些地方甚至豁然开朗。

        陈树拿了个鸡腿递给刘波,“来,刘波,再跟我读一遍!然后吃鸡腿!”

        “I    love    English    !”

        “I    love    English    !”刘波没有了刚才那么紧张,反而能模仿地像模像样。

        “Good    job!”陈树表扬道:“吃鸡腿!”

        他这一句又逗得学生们哈哈大笑。

        之后的学生们也都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开口说了几句英语,算是破除了英语学习的一个障碍。

        “陈老师。”有同学举手提问,“教教我们背单词吧!”

        “是啊,老师,教教我们背单词吧!”温秋雯也附和道:“书上的单词老是记不住,记住了过两天又忘了!老师,教教我们吧!”

        陈树随手在黑板上画了一条曲线,“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学习汉语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记不住汉字和词语的问题?”

        “没有!”所有人都摇头。

        “知道为什么吗?”

        所有人都摇头。

        “因为你们在汉语环境里面,看到的、听到的、说的都是汉语,不断重复重复,就不断加深了印象,所以好像没有遗忘的过程了。”陈树指了指黑板上的曲线,“但是人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遗忘的,这条线叫记忆曲线,是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研究发现的,你们发现有什么规律?”

        刘波举了手,“老师,是不是时间越短遗忘的越快啊?”

        “刘波说的很对。”陈树接着道:“大家随便背诵什么,如果不重复的话,二十分钟就会忘记大概50%的内容,一天之后会忘记超过三分之二的内容,过个五六天,大概就记得个四分之一了。”

        “所以我们要不断重复背诵吗?”温秋雯若有所思道。

        “对的。”陈树又在黑板上增加了一条波浪线,“每次背诵都会加强记忆,把记忆曲线拉上去。”

        “那这样不断重复,那不是要累死了?”有人异议道。

        “这个说法不对。”刘波站起来道:“陈老师画的横数轴不是均匀时间轴,而是间隔越来越长的,也就是说咱们只需要一开始的时候频繁复习,过一段时间可能隔几个星期一个月复习一次就可以了。”

        “刘波数学是不是挺好?”陈树让刘波坐下,顺便夸了他一句。

        “他就是数学比较好,偏科特别严重!”有学生插话道。

        刘波羞赧地埋头坐下。

        “偏科没关系,只要有信心补上就好了!”

        “其他同学也要有信心啊,你们想想美国大街上的流浪汉都会说英语,说明英语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你们用心学,肯定有一天能用英语侃侃而谈的。”陈树又开始煲鸡汤,“刚才主要说了复习的重要性,现在我们来说说具体怎么背单词,其实只要掌握了方法,背单词也没那么难······”

        教室窗户外面早就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其他班的学生都听得津津有味,当然其中也有鸡腿的功劳,油炸鸡腿实在太诱人了!

        “陈老师,也到我们班去上课吧!”有胆子大的同学直接喊了出来。

        “给我们也发个鸡腿吧!”

        “哈哈哈······”这一声喊又引发哄堂大笑。

        课堂上的同学乐滋滋地啃着鸡腿,还击道:“你们想得美!”

        ······

        “哈哈,这个陈树还真有一套!”谭冰在家里听了张谭雅的描述,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

        “小姑,你是不知道,那些学生都高兴疯了,就被这么一个鸡腿给收买了!”张谭雅有些闷闷不乐道:“这以后我还怎么上课啊?”

        “这可是你自己非要找人家当课外辅导员的!”谭冰笑道:“没想到人家技高一筹,辅导员当成了正经老师,你这个真老师变成了辅导员了吧?”

        “哼!”

        “你嘴上不服气,心里恐怕早就五体投地了吧?”谭冰揭穿他的想法,“从进门就开始说这个陈树的事情,这可跟以前的你不太一样啊!”

        “那······那我确实是佩服他嘛!”张谭雅顿了一下,“他没上过几天学,竟然比我这个正经师范毕业的上课都厉害,太奇怪了!”

        “这个陈树嘴皮子确实厉害,上次记者采访,回去连稿子都不用写,直接就把他的采访稿改改就发出去了!”谭冰赞叹道,然后又有些迟疑:“听你这么讲,他学习这么好,为什么没有继续上学呢?”

        “具体情况我也没有问过,就听我学生讲过一点。”张谭雅抱着靠枕盘腿坐在沙发上,“他好像是个孤儿,之前一直在大轮码头流浪,后来才被人收留了,开始做生意的。”

        “哦?还有这种事情?”谭冰颇有些震惊,“那他这么多知识是从哪里学来的?”

        “不知道,他之前流浪的时候脑子有些不清楚,之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张谭雅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