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38.客串老师之二

038.客串老师之二

        “所以啊,学语言就一定要学骂人的话,学懂了、学会了咱们就指导这门语言的核心灵魂和这个民族的内核思想······”

        张谭雅都听傻了,她本以为陈树是瞎胡闹,没想到他还真有一大套歪理,仔细听听还真有几分道理。

        “大家都吵过架是不是,要是来来回回只会骂两句,是不是很没有气势?说不定人家以为你是傻子,就不跟你吵架了。”

        “哈哈哈······”学生又哄笑了起来,不少人捂着肚子直叫唤疼。

        等教室里稍微平静一点,陈树接着道:“那咱们继续学其他骂人的话。同学们也别怕,都很简单啊,为什么呢?骂人的话一定是要有气势,怎么才能有气势,那肯定很短嘛,对不对?你要是骂人的时候罗里吧嗦一大串肯定没气势,人家还以为你念经呢!”

        “哈哈哈哈········”

        “英语骂人的句子还是太长了,经常五六七八个词才能骂的比较复杂,比较高级。汉语骂人经常一两个字,三个字比较多,最长也就五个字,是不是?”

        陈树接着解释:“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英语本身不算是个高级别的语言,每个词汇能表达的意思太少,在工业革命之前,欧洲国家都鄙视说英语的,都认为是乡巴佬语言。

        更别提和汉语比了,连端夜壶都不配。只是后来英国发达了,成了日不落帝国了,英语才成了世界语言,这就是有钱放屁都是香的一个现实案例。”

        “哈哈哈哈······”

        “所以大家要发愤图强啊,等什么时候咱们中国发达了,成了世界头号大国了,那汉语也就成了世界语言了,到时候就是欧美国家的学生坐在教室里苦逼逼地学汉语了······”

        这节课整整讲了两节课的时间,连课间都没有休息,隔壁班的学生听见他们这么热闹,全都趴在窗台上旁听,没两分钟也都笑趴下了,上课了都舍不得走。

        ······

        “陈树,你这些都是哪里学来的?”

        张谭雅彻底对陈树服了气,之前她上课的时候,不管怎么用心准备,费劲浑身解数,课堂气氛就是死气沉沉的,怎么都起不来。

        可陈树毫无准备地来,却一下子把课堂变成了电影院,即使最不爱学习的学生都集中注意力,投入其中,不说真的学习了多少东西吧,但这个热情劲儿不是假的。

        陈树道:“天机不可泄露!”

        “哼,小气鬼!”张谭雅见他还端上了架子,恨恨道。

        “行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这周两节课我都上完了,你记得安排我去拜访你姑姑啊。”陈树拍拍手上的粉笔灰道。

        “知道了!”

        ······

        张谭雅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上完课的第二天,陈树就接到秦科长的电话,告诉了他减免费用的事情,并让他去一趟县里。

        有这种好事儿,陈树当然是片刻都不耽误,直接杀到县里,还把郑可爽和武小松这两个带上了。

        武小松是个公子哥,当然不愿意在路边傻了吧唧地等中巴车,直接跑到镇供销社,搭去县里拉货的卡车。

        因为驾驶室空间有限,武小松当然不能自己一个人坐,陈树和郑可爽也不愿意坐,只好三个人全都坐到后面货斗里吹风了。

        车斗里装的是麻袋,一捆一捆铺在地上,三个人正好躺在上面休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闲话。

        “可爽,前两天回家了?”陈树突然问躺在他旁边的郑可爽。

        郑可爽尴尬了一下,“回了。”

        “回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陈树笑道:“说说什么情况?”

        要说武小松是个青春期中二少年,那郑可爽可以说是叛逆混账。

        认识陈树之前喝酒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进号子被拘留更是当放假休息。自从不上学之后就没有安生过一天,他爹妈经常给人赔钱道歉不说,三五不时就要去派出所领他回家。

        爹妈成天担惊受怕,怕他哪天在街上被人砍死,或者把别人砍死。想要管教他,可也晚了,郑可爽根本不服管,说得很了,直接要跟爹妈打架,甚至扬言再也不回家了。

        也就从那天起,郑可爽就再也没有回过家,期间他妈曾经找过他,可他当时在街上正是风光的时候,死活不肯回去。

        这些情况是陈树先前听说的,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郑可爽和武小松不同,武小松犯中二病要治,郑可爽其实更多的是心结未解,要自己慢慢想明白。

        郑可爽当时带着小弟对陈树纳头便拜,一方面是被陈树的手段折服,另一方面也是对混社会的生活产生厌倦,找个借口罢了。

        自从加入加州鸡排,原先手下跟着他的小弟,很快也就散去了,现在除了武小松还是他名义上的小弟,其他与江湖再无瓜葛。

        “也没什么,回家就磕头认错呗。”郑可爽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前些年确实做了不少混账事情,有错就要认。”

        “那你爸妈就原谅你了?”武小松好奇道。

        “你这不是废话嘛!”陈树笑骂,他真为郑可爽感到高兴。

        “我爸妈当时啥话都没说,我妈和弟弟妹妹都哭了。”郑可爽声音有些低沉,“然后一家人吃了顿饭,我跟他们说了在咱们店里上班的事情,他们都挺高兴。昨天还专门跑到店里来看我,说咱们店里的鸡排好吃。”

        郑可爽说着眼圈就红了,“从来没见他们这么高兴过!”

        武小松也有些动容,“我爸妈对我态度也比以前好多了,前两天我爸还给我倒酒,说我现在自己挣钱了,是个爷们儿了,可以跟他一块儿喝酒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哪!”陈树也想起自己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在另一个时空怎么样了。

        ······

        很快车就到了县城,陈树直奔工商局,郑可爽和武小松则去了盘下来的店铺,为新店铺的装修做准备。

        “哎哎,小陈,你可来了!”

        陈树还没进工商局大门,秦科长就已经迎了上来,显然是一早就等在这里了。

        “秦科长,什么事儿啊?劳您大驾在这儿等着?”

        “我们局长要见你!”秦科长看他衣着随便,一时也顾不上了,拉着他就走。

        “秦科长,您怎么没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啊?”陈树有点懵,不是来拿商标注册和减免的费用的吗?怎么还冒出来个局长见面的事情呢?

        “你以为我想啊!”秦科长边走边道:“局长上午才告诉我要见你一面,那时候已经来不及通知你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在大门口等你呢!”

        陈树道:“不是,局长要见我,我说什么啊?”

        “照实说!”秦科长停住脚步,“主要谈谈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积极影响,咱们县这些年来的积极变化,还有你注重商标保护的想法。”

        秦主任确实是个老江湖,几句话就把重要的东西给点出来了,而且还不算弄虚作假。

        秦科长想了想,“待会儿可能有记者在场,你尽管用大实话说。照你这个嘴皮子,肯定没问题!”

        秦科长说着还冲陈树笑了笑,以示鼓励,但那一口烟牙,陈树真是敬谢不敏。

        ······

        “陈树作为一个农家子弟,从一无所有开始摆摊卖鸡排,到现在经营一家著名鸡排店,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是国家改革开放,私营经济发展的缩影······”

        丫丫一字一句地念着报纸,是不是还停下来看看陈树,乐个不停。

        “快念、快念!”旁边等着听的店员都忍不住催促。

        “别急啊!”丫丫看看后面的文章,“后面就说店长非常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积极注册商标,给大家做了特别好的表率,再后面就在说知识产权和商标的事情了,你们自己看吧!”

        丫丫没耐心地把报纸扔在一边,问陈树道:“店长,照片上那个就是张老师的小姑啊?长得还挺好看的!你握手的时候紧张不紧张?”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人家还特别关照我,让我加油干。”陈树想起那天的场景就觉得郁闷,被人当猴子一样胸口挂上大红花,摆弄了半天,好在最后减免了全部的费用,把钱拿回来了。

        “店长,你太厉害了!”丫丫道:“我要是你,我肯定紧张得不行!”

        “哎哟,恭喜恭喜啊!”张谭雅出现在门口,手上也拿着一张报纸,“没想到你还挺上相的,站着比我小姑都高半个头!”

        她这一说,陈树才意识到自己又长个了,足足有一米七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张老师,你可来了,正等着你呢!”陈树毫不客气道。

        “知道,知道,我就是来通知你的,小姑同意我带你去见她了!”张谭雅喜笑颜开道,“她还问你那天见她怎么不当面说呢!”

        “我敢吗?现场那么多人!”陈树翻了个白眼。

        “行了,走吧,这周的课又要上了!”张谭雅好言相请,“自从你那天上了课,学生每次上课都问你什么时候来,他们可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