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35.各有交代

035.各有交代

        张谭雅小姑回了家,“小雅,你知道我碰见谁了吗?”

        “哎呀,张坝桥锅贴!小姑你太好了!”张谭雅顾不上回答小姑的问话,先把她手上的吃的抢了过来,“还是姑姑你疼我!”

        “慢点吃!”小姑看着张谭雅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好笑,“你这吃像跟他还有些像!”

        张谭雅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锅贴,“谁啊?跟谁比较像?”

        “你猜我碰见了谁?”

        “哎呀,小姑,你就别卖关子了!”张谭雅撒着娇,伸手就要摸小姑。

        “离远点,你这一手油!”小姑赶紧让开,“我回来的时候想着你最爱吃张坝桥锅贴,特意绕路去买,在那里碰见了加州鸡排!”

        “加州鸡排?”张谭雅还没反应过来,“县城也有加州鸡排了?”

        “加州鸡排四个字!”小姑兴奋道:“写在一个人的衣服上!”

        “啊!”张谭雅长大了嘴巴,“你碰见加州鸡排的店长了?!你碰见陈树了?!”

        “陈树?他原来叫陈树啊?”小姑忍不住笑出声,“他跟你一样喜欢吃锅贴呢!一次要了四两,没两口就吃完了,结果又要了四两,把店老板都吓死了。”

        “真的假的?一次吃那么多?!”张谭雅看着自己面前的锅贴,才二两,自己吃了好长时间还剩不少。

        “他胃口特别好!他吃完了,我问他吃饱了没有,他竟然说谈不上饱,垫吧下肚子。”小姑道。

        “小姑,你还和他说话了?”

        “昂,我和他坐一桌。”小姑道:“你猜他D县城来干嘛?”

        “这我哪知道啊?”张谭雅无奈道:“小姑,你今天怎么总让我猜啊?”

        “好玩儿啊!”小姑道:“今天这事儿太有意思了!那个陈树是专门到工商局注册商标的!”

        “注册商标?”张谭雅疑惑道:“注册商标干嘛?”

        “商标是无形资产,只有注册了,才能让国家保护。”小姑赞赏道:“国家商标局才刚恢复没有多久,大部分人还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概念呢,这个陈树就知道注册了,真的很有商业头脑!”

        “小姑,这个商标是不是也是你们单位在负责啊?”张谭雅突然想到。

        小姑道:“是的,是我们单位在管。年前工作报告的时候,商标注册这块儿开展都不太顺利,大多数单位都没有保护商标的意识,更不愿意交钱保护了!”

        “啊?注册商标还要钱啊?”张谭雅也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了,虽然收的不多,但总归还是有的,不然让国家怎么保护啊!”

        张谭雅思索着:“那这个陈树是注册了什么商标啊?会不会是加州鸡排啊?”

        “那肯定是有的,他的店就叫加州鸡排,当然要注册保护!”小姑猜测道,“回头我到单位问问看,看看他还注册了什么其他的商标。”

        “对对,你问了之后也告诉我!”

        “告诉你?你不会学校了吗?”

        “我和别的老师调了课,明天没有我的课,我可以在您这儿多待几天!”张谭雅笑滋滋道。

        “你呀!”小姑点了她额头一下,“一到周五就这样,学校同事会有意见的!”

        “让他们有意见呗!我就爱躺在您家里!”

        张谭雅躺在沙发上直打滚,让小姑又好气又好笑。

        ·······

        “小树、丫丫,这么晚你们怎么回来了?”

        夜里十一点多,汤老板打开门,发现陈树和丫丫骑着自行车回来了。

        丫丫一下子扑到汤三娘怀里,“妈,我想你!”

        “哎哟,你也想死妈妈了!”汤三娘抱住丫丫拍了两下,“你个死丫头,怎么都不回来看我啊!”

        “妈,我们店里生意太好了,每天都忙到特别晚!”丫丫撒着娇道:“人家是在太累了,骑不动自行车嘛!”

        “我看你是心疼小树骑车带你太累了吧!”汤三娘没好气道,“你这还没出嫁呢,就把我和你爸丢到一边了!一个礼拜都不回来!”

        “没有······”丫丫娇羞地直往汤三娘怀里拱。

        汤老板道:“行了,先让孩子们进屋吧,都骑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了!”

        “就你知道做好人!”汤三娘斥责道。

        “哎呀,说那么多干什么!”汤老板招呼陈树:“赶紧进屋,喝口热水!”

        陈树大咧咧地进了屋,仿佛对尴尬的气氛一无所知。

        ·······

        “叔婶儿,你们是不是怨我开了江边吃鱼,抢了咱们饭馆的生意?”等丫丫睡着之后,陈树和汤三娘夫妇坐在客厅里,陈树开门见山道。

        “原来你知道啊?”汤三娘心直口快。

        “不······这个······”汤老板支支吾吾,“码头那么多饭馆,生意好坏,各凭本事嘛!”

        “可外头可都说咱们傻,养了白眼狼砸了自己饭碗呢!”汤三娘气愤道:“这窝囊气你愿意受,我可不愿意!”

        “不是!这话谁说的?!”汤老板有些恼火,“陈家几兄弟是在咱们店里当过伙计,可人家开饭馆靠的都是自己的菜式!咱们汤三娘饭馆可从没做过酸菜鱼和烤鱼!”

        “咱们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可人家不知道啊!”汤三娘道:“你管得住人家的嘴吗?”

        “你······”汤老板语塞。

        “叔婶儿,是我对不住你们!”陈树连忙打断他们,“咱们哥仨隔着几步远开了饭馆不说,还把鸡排摊子给搬走了,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地道!我跟你们道歉!”

        陈树说着就站起来,给汤三娘夫妇鞠了一躬。

        汤三娘连忙扶起他来,“你这鞠哪门子躬啊!我就是心里不舒坦抱怨两句!”

        “婶儿,我知道您是菩萨心肠,不是真记恨我!”陈树解释道:“确实没办法,兄弟三个筷子夹竹笋,三条光棍,又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开饭馆!”

        “哎!”汤三娘叹了口气,“也不能怨你,店里生意还凑合,只是没有你在的时候好罢了。这个店本来就是要留给你和丫丫的,不能赚大钱就不赚吧。”

        “叔婶儿,你们这么对待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们了!”陈树真是有些懊悔,他当初光想着改善老陈家的现状,就没考虑汤三娘这边太多,才有如今这个局面。

        “叔婶儿,你们看看这个。”陈树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汤老板。

        汤老板不明所以,拿过来仔细阅读起来。

        汤三娘也凑着脑袋看着,“这个汉唐实业有限公司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小树成立的一个公司!”汤老板比较明白,“现在好些发了财的个体户都弄公司,说出去好听,做生意也方便!”

        “那小树也成老板了?”汤三娘讶异道,“跟煤建、粮油公司都是一样的了?”

        陈树笑着解释道:“婶儿,公司也分大小,我这公司还是纸面上的,现在就只有加州鸡排一个业务。”

        “哦,你这一说我就明白了。”汤三娘点点头,“你给我们看这个看啥啊?”

        “你这人就是太心急,你接着往后看!”汤老板指指文件,“这后头股东这一条可有咱们家汤元,还是第二大股东!”

        “真的?给我看看!”汤三娘一把抢过文件,“哎,还真是哎!股东一共四个,汤元排第二!”

        “我把你们给我的钱全都算成了股份,本来应该更多一点的,但是丫丫不同意。”陈树给他们解释道。

        汤老板道:“丫丫做得对,办公司可不光是钱的事儿!而且你是领头的,就应该多占股,你说了算,不然以后容易出事儿!”

        “你又没有办过公司,你怎么知道的?”汤三娘乐呵呵地打趣道。

        “我是没办过公司,可我跟人合伙收过棉花,都是一回事儿!”汤老板反驳道:“刚开始合伙的时候都是你好我好,等要分钱了,就各种扯皮,好哥们儿都能闹个不欢而散!”

        “汤叔说的太多了!”陈树赞同道:“所以这种事儿都要先小人后君子,把丑话说到前头!说到这儿我还得谢谢婶儿!”

        “谢我啥?”汤三娘疑惑道。

        “前一阵子,我爸妈给我们三个分了家,都签了字。”

        “哦,这事儿啊。”汤三娘明白陈树说的事儿了,“我看着你一天天好起来,不能看着你吃亏不是!”

        “我吃不吃亏倒是不在意,主要是亲兄弟明算账,把事儿说清楚、把钱分明白了,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才是最重要的。”陈树道:“但这话我不好先说,幸亏婶儿你提出来了。”

        “哎,你是个好孩子!老陈家有了你真是积了德了!”汤三娘明白了他的心意,无不感叹道。

        “好了,这回你心结解了,能好好睡觉了吧?”汤老板站起身,笑着对汤三娘道。

        “还不是你打呼噜闹的!”汤三娘白了他一眼,喜滋滋地把股权协议收起来,“这个我能收着吧?”

        “这个就是专门给您的,您收着吧!”陈树连忙道。

        “行!那我先回房了,你们也早点睡!”

        见汤三娘走了,汤老板才把陈树拉到堂屋里坐下,“小树,你得给我出出主意,这段时间你们兄弟几个都走了,饭店里缺人手,生意也差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