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31.闲棋一步

031.闲棋一步

        陈树当然有心思,只是源于穿越前他老爸的一个心结。

        当年有了宅基地,俩兄弟合伙开饭馆,宅基地分的不清不楚,房子也分的不清不楚,搞到最后,陈树他们家房子里,莫名其妙有一间房是属于他三伯的。

        陈树他爸每每提及此事都悔不当初,搞得后来家里装修,都留了一间房没装,总归心里有个疙瘩。

        陈树宁愿放弃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要独占宅基地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平衡利益,让陈老三和陈老四心理上舒服一些,往后干活也能卖力气。

        不然他死占着股份,俩兄弟时间长了偷奸耍滑,把饭馆折腾黄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个,小树。”陈小娘这时候说话了,“我和你爸是不是就不占股份了?一分做三,全都给你们吧。”

        “妈,这可不行!”陈树连忙拒绝,“您和爸把家底子都掏空了,不能不占股份!再说,你们拿着股份,以后分了红,能攒下养老钱!有了钱,您和我爸不说吃好喝好,说句难听了,就算是五个儿子都不给你们养老,心里也不慌不是?”

        “不慌!不慌!”陈小娘顿时笑开了,“我这几个儿子我知道,不会不给我们养老,只是条件好歹罢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陈树笑着道:“这股份您就安心拿着!这几个儿子您看着谁孝顺到时候就多分点,谁要是不孝顺,就让他滚蛋!”

        “哈哈哈······”陈小娘笑得泪花都出来了,“行行行,就按你说的办!”

        本来满心期待的陈老三只好又憋了回去。

        陈小爷理解了陈树的苦心,点点头:“好好,现在分干净,总比往后再闹腾强!”

        “股份分好了,咱们现在得说说饭馆经营的事儿。”陈树见陈小爷陈小娘收了股份,总算放了心。

        “这饭馆经营有什么问题吗?”陈小娘奇怪道。

        “妈,咱们饭馆啊,不是夫妻店,两个人商量着来就行。”陈树道:“咱们算上您和爸,一共有五个股东,那到底谁说了算?兵无将而不动,蛇无头而不行。咱们得说好谁当家做主!”

        “那当然是你啊!”陈小娘理所当然道:“你最有本事,股份又最多,当然是你说了算!”

        陈小娘的话让陈老三和老四老脸一红,都没了声儿。

        “妈,我正要说这事儿呢!”陈树解释道:“这以后啊,我会长期呆在镇上了,江边吃鱼我就顾不上了。”

        “啊?那咱们这饭馆怎么办?”陈小娘有些慌。

        这个小儿子年纪小,可主意正,不知不觉已经成了家里的主心骨,她现在有事儿都找小儿子商量了。

        陈树一指陈大春,“我已经把事儿都交代给了小哥了,咱们之前筹备也都是他干的,干的挺好!所以我推荐他做饭馆的总经理兼行政主厨。”

        陈大春有些措手不及,“我···我不行吧。”

        “不行也得行!”陈树道:“咱爸种地是一把手,你让他做生意那是土楼里造飞机——异想天开!咱妈不识字儿,那就更不行了!”

        “那我呢?”陈老三眼巴巴开口道。

        陈树看着他问道:“今天的乌鱼多少钱一斤?开门做生意,要备哪些食材和调料?······”

        “停停停!当我没问!”陈老三连忙缩了回去。

        “就这么说定了!”陈树最后拍了板,“咱家里爸说了算,饭馆里小哥说了算,三哥厨房打荷加跑堂,咱妈负责招呼客人加搞卫生,另外还兼咱们店里的小菜生产经理,负责腌制咸菜、萝卜干、酸豆角!”

        “哈哈哈·······”大家听他说的有趣,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咳咳······”陈小爷咳嗽了一声,“小树啊,那我负责什么?”

        陈树憋着笑:“您还做队长,做救急队长,哪里缺人,您就冲到哪里!”

        “哈哈哈·······”这回笑声就更大了。

        “每个岗位都算工钱,做一天有一天的工钱,做得好还有奖金!”陈树补充道:“要是以后缺人手,再请帮工!当然还有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

        “那就是两位哥哥早点把嫂子取回来咯!哈哈哈哈······”

        ······

        “树哥,你把我找出来干嘛?”武小松身上还穿着制服:“店里正忙着呢?!”

        “你忘了你的岗位了?”陈树一把拽住他。

        “什么岗位啊?”武小松有些摸不着头脑。

        “开店经理啊!”陈树没好气道:“靠你这儿做收银员,猴年马月才能买上摩托车啊!”

        一说到摩托车,武小松来了劲儿,“哥,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咱们又要开新店了?!”

        “那是当然!”陈树点点头,“不过有个问题要解决!”

        “啥问题?”

        “没钱。”

        “嗯?”武小松难以置信,“咱们店不是生意很好嘛?怎么可能没钱?!”

        “咱们开店才几个月,挣的钱还没够开店的钱呢!”陈树道,“现在算是维持经营。”

        武小松傻了眼,他本以为加州鸡排天天火爆,肯定是日进斗金,没想到竟然没钱。

        “哥,没钱,你还开什么店啊?不能等咱们赚到钱了再开新店?”

        “这你就不懂了!”陈树给他科普道:“你别看咱们店生意好,但它营业额早晚会达到一个峰值,之后就再也涨不上去了。”

        “那是为什么?”武小松顺着陈树的预期问道。

        “因为镇上所有人想吃鸡排舍得买鸡排的总需求就这么大,换句话说就是市场饱和了!你懂吗?”

        “那是不是就像人吃饭一样,吃饱了,再吃就吃不下了?”武小松打了个比喻。

        “额······算是吧。”陈树想了想,确实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咱们加州鸡排只能卖这么多,再来家鸡排店,他就更卖不出去,因为什么呢?”

        “因为什么?”

        “问你呢!”陈树终于知道武小松为什么退学了,就这生了锈的脑子,就算老师拿铁锤敲,也不一定能转的动。

        “我···我不知道啊!”

        陈树只好自问自答:“因为咱们是镇上的第一家鸡排店呐!现在提到鸡排,大家就想到哪家店?”

        “加州鸡排!”武小松快速回答道,总算知道一个。

        “唉,聪明,回头给你一朵小红花!”陈树表扬道,“除了我们镇,全县还有那么多乡镇,全市还有那么多县,全省还有那么多市······”

        武小松连忙醒悟道:“所以我们要尽快让全国都有咱们加州鸡排,把市场占上!”

        “哎,对了!”陈树松了口气,总算说通了!

        “可咱们没钱啊?”武小松疑惑道。

        陈树差点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没上来,“我要是有钱,还要你干嘛?你长得帅嘛?”

        看着陈树气急败坏的样子,武小松顿时明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找我爸!”

        陈树看他孺子可教,很是欣慰:“对了,对了!经常回家看看!不是刚发了工资吗?给你爸妈买点东西带回去,养你这么大不容易,该孝敬还是要孝敬!”

        “知道,知道!我马上就去!”

        陈树看着武小松跑远,嘀咕道:“总算开窍了,不枉我费这么大力气!”

        “Monica~”陈树哼着小曲儿,刚准备回转,武小松又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树哥!”

        “我去!吓老子一跳!”陈树差点一脚给他踢飞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我有个问题。”武小松苦恼道。

        “你说。”

        “我爸就管咱们县的供销社,那咱们怎么走向全国啊?”

        “好问题!”陈树夸道。

        武小松憨笑,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瞎想的。”

        “你知道瞎想还要问?”陈树立马变脸,“本来你一个人的问题,现在连我都有问题了!”

        “啥问题啊?”武小松不解。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怎么走向全国啊!”陈树怒吼,“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家,把你爸给伺候好了!”

        武小松抹干净脸上的口水,二话不说,立刻消失。

        ······

        陈树这么明晃晃、红果果地利用武小松,那真是没办法。他倒是想弄个发展计划、融资方案之类的东西,跟杰克马、泼尼马、罗宾李一样,去忽悠点钱进来。可这时候国内连风险投资的概念都没有,想忽悠都找不到门。

        唯一的融资渠道就是贷款,可陈树一没有门路,二没有资产抵押,想从银行借钱,那也是门都没有。

        陈树现在除了这家加州鸡排店,和厚厚一大本流程手册,其他别无所有。哎?等等!

        加州鸡排?商标?注册商标?

        刹那间,一个主意就在陈树脑子里形成了。

        “嘿,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陈树暗想:“说不定能趁机赚一笔!就是不知道注册商标的手续费贵不贵?”

        陈树找了张纸,先把加州鸡排、江边吃鱼写下来,然后又把自己能记住的、叫得出来的品牌全都写了下来。

        也怪他现在记忆里太好,愣是写了三页纸都没有写完,涉及各行各业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