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28.鸡排二三事之二

028.鸡排二三事之二

        “树树……”

        “嗯?”

        “店长。”

        “嗯。”陈树这才点点头,“有事儿吗?”

        丫丫立刻展开手上的一张纸:“这是我写的招工告示,你看看!”

        “好,我看看。”

        陈树看着丫丫写的告示,差点没笑死,上面不光有好多错别字,还有拼音。

        “丫丫,这上面怎么还有好多空格啊?”陈树指着开天窗的地方道。

        “我是想说报酬优厚,但是酬字我不会写,厚字我也不会写。”丫丫羞赧道。

        “哈哈,那你可以查字典嘛。”陈树笑得止不住。

        丫丫恼羞成怒,一把拽住陈树,“哎呀!不许笑我!我又没有上过学,字典我不会用啊!”

        陈树愣了一下,“那你怎么学会这么多汉字的?”

        “看连环画啊!”丫丫回答道:“我一边看画儿,一边猜上面写的字,看多了,就会了。”

        “额······你确定当初给你看病的是正经医生?”陈树惊愕。

        “什么意思?”丫丫不解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陈树心里暗忖,面上不显,“我帮你重新写吧。”

        “好呀,好呀。”

        陈树重新拿了一张纸,找了根毛笔,思忖片刻,挥墨即就。

        “哇!树···店长,你写的太好了!”丫丫在一旁惊叹。

        陈树自己端详了一下,也觉得很满意。

        “店长,你什么时候学得毛笔字啊?”丫丫突然问道:“你是不是上过很多学啊?”

        “嗯?”陈树也是一愣,摇摇头:“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毛笔字。”

        陈树是真不记得了,他穿越前根本不会写毛笔字,甚至用惯了电脑,连笔都很少拿,但是刚才他却下笔如有神,写出来的字也是矫捷有力,显然是下过苦功的。

        丫丫看陈树神情低落,以为他是难过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树树,没关系的,只要你加油,总有一天会想起以前的事情的!”

        “嗯。”陈树点点头,突然又开玩笑道:“你怎么又不叫我店长了?!”

        丫丫一囧,瞟了一眼挂钟,马上高兴起来:“已经八点半了!下班了!我就不用叫你店长了!”

        陈树一看果然如此,只要放过她,“去吧,把告示贴起来,看看明天能不能招到合适的小时工。”

        “哎!”

        丫丫拿起告示,一蹦一跳地出了门。

        陈树看她这么欢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树树!”

        过了没有一分钟,丫丫又跑了回来。

        陈树见告示还在她手上,有些奇怪:“怎么没有贴好就跑回来了?”

        “我招到小时工了!”丫丫兴奋道:“刚才一出门就看见一个女学生在门口,我就把她拉进来了!”

        陈树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找工作的呢?”

        “啊?”丫丫愣住了,“我···我忘记问了,我只问了她是不是学生······”

        陈树忍不住揉了揉丫丫的头发,“你这个小迷糊!”

        “哎呀!你别动我头发!”丫丫赶紧摆动自己头发,“我现在就问问!”

        陈树这是也看向站在门口的女学生,她顿时理解,为什么丫丫一下就认定对方不是来买东西的。

        对方穿着一身碎花棉袄,还算干净,但是袖口容易磨损的地方已经打了好几个补丁。眼神也有些怯怯的,手一直捏着衣角,不知道往哪里放。

        丫丫比女学生高一些,一下子就把她拉到了陈树面前。

        “女同学,你需要一些什么吗?”陈树温言问道。

        “我···我不需要什么,就是···就是随便看看,结果就被这个姐姐拉进来了!”女学生细声细语道。

        丫丫听了特别不好意思,连忙向对方道歉。

        “不用,不用。我正好可以进来看看,之前都没有机会。”女学生也赶紧道,“要是没事,我就走了啊。”

        “等等!”丫丫见对方要走,赶紧拦住,“你要不要找工作?”

        “找工作?”女学生一愣,然后笑着摇头:“我还是学生,还要上学,没有时间找工作。”

        “我们就是要找学生来勤工俭学!”丫丫像是怕放跑了对方,连忙把告示给她看,“我们只要中午和晚上来上工,就可以了,一个小时五毛钱,包饭!”

        “啊?”女学生惊讶了一声。

        “是不是嫌少?”丫丫赶紧解释:“我们的活儿很少的,只要收拾桌子、扫扫地就可以了!”

        “不是,是太多了!”女学生看她误会了,连忙摇手,“我们村里的帮工,干一天也才五毛钱,你们一个小时就给五毛钱,太多了!”

        “哪还有人嫌工钱太多了!”丫丫有些闹不清了,她看向陈树。

        陈树道:“女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啊!对了,我到现在都没有问你的名字呢!”丫丫吐着舌头道。

        “嘿!”陈树笑了一声。

        “我叫温秋雯,现在高二了。”温秋雯没有之前那么局促了,

        “温同学,我们店里需要人来打扫卫生,中午和晚上各工作一个小时,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来帮忙呢?”

        “我,我愿意。”温秋雯咬了咬嘴唇,补充道:“我不要工钱,只要管饭就行!”

        “好的,恭喜你,你被我们加州鸡排录用了!明天中午就可以来上工。”陈树对她笑笑:“但是工钱我们还是要给的。”

        “我······”

        陈树拦住温秋雯的话头,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子贡赎人的故事?”

        温秋雯一听,马上就明白陈树的意思了,“您是让我不要学习子贡,赎救了鲁人而不要补偿,而要像子路一样,救了溺水的人,坦然接受奖励。”

        “看来你学习很好。”陈树笑着点头,“我们招人一方面是因为缺人手,另一方面就是想让同学来勤工俭学,挣点生活费。你是第一个招进来的学生,你要是拒绝了工钱,往后的人可就不好办了!”

        “对不起,我懂您的意思了!”温秋雯听了马上给陈树鞠了一躬,“谢谢老板!”

        “不用谢,说起来,你现在高二,应该十七八岁吧?”

        “嗯,今年十八了。”温秋雯道,有些不明白陈树为什么提这个。

        “嘻嘻,他今年才十六!比你小呢!”丫丫马上就说破了。

        温秋雯大惊,她没想到眼前这个成熟的老板竟然比自己还要小!

        “你今年都十九了,不也比我大吗?!”陈树没好气地对丫丫道。

        丫丫撅撅嘴,不搭理他。

        陈树对温秋雯道:“我是很早就没有读书了,长得又有些着急,看着显老。你以后跟丫丫一样叫我店长就行。”

        “哎···店长。”温秋雯有些窘迫。

        “嘿嘿,长得着急!”丫丫鬼马似的看看陈树的脸,大笑了起来。

        惹得一旁温秋雯也跟着笑了起来,但一看有些黑脸的陈树,又生生忍住。

        “咚咚咚!开饭咯!”郭翔端着脸盆就出来了,今天轮到他做主厨。

        “今天吃什么啊?”丫丫早就饿了,连忙上前去看,去一下子就失望了:“郭翔,你怎么每次都做炸鸡炖白菜啊?!”

        郭翔叫苦道:“我也没办法啊,卖剩下的炸鸡店长不许留,只能咱们吃啊!”

        “哼!你就不能送给别人吃啊?”丫丫埋怨道。

        “可你们都吃腻了啊!店长又不许送给别人吃,只能和白菜一起炖了!”郭翔道。

        “你就拉倒吧!”张勇揭他老底,“你除了炖白菜就不会做其他的菜,别怨炸鸡排!”

        “就是!咱们店长做饭的时候,怎么能做出那么多好吃的?”武小松也加入讨伐的队伍。

        “哎呀!对不起,我错了!我向广大群众检讨!”郭翔一看惹了众怒,连忙认怂,“咱们店长是大厨级别的,我能和他比吗?!”

        温秋雯看着店员们说得热闹,觉得挺好玩,但更多的是诧异,她平时连油星子都难见到,这些人却连炸鸡都吃腻了,此刻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了。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陈树,进温秋雯还在这儿,顺便招呼道:“秋雯同学,你晚饭吃过了吗?”

        “我···我吃过了。”温秋雯顿了一下,往门口迈了一步,“店长,我明天来上工,先走了哈!”

        “哎呀!小雯,跟我们一次吃嘛!”丫丫一把拉住温秋雯,根本不由她拒绝,就把她按在椅子上,“人多一起吃饭热闹!”

        “树树!咱们来客人了,你下厨加个菜吧!”丫丫顺口就对陈树喊道,眼睛都乐弯了。

        “对对,店长,你给烧个菜吧!”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温秋雯不好意思道:“不用加菜,这些就够了!”

        “不不,小雯第一次跟我们一起吃饭,一定要加菜!”丫丫连忙捂住温秋雯的嘴,可怜巴巴地看着陈树。

        陈树早就猜到丫丫这么积极的缘故,一直笑而不语,他挽挽袖子,“行吧,那就来个油炸鸡柳吧!”

        “啊!”所有人都一声哀叹,唯有温秋雯不明所以。

        陈树得意地笑了,小样儿,还整不了你们!

        “店长,求求你了!您就随便来个什么菜吧,只要不是鸡肉的就行!”众人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