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27.鸡排二三事

027.鸡排二三事

        郑可爽大喜:“师父,你要教我功夫了?我还以为您忘记了呢!”“对,是要教了!”陈树点点头,“不过你底子太差,才跑了五公里就气喘吁吁,练什么功夫都不行啊!”

        “那师父您说怎么办?”郑可爽急了。

        “先跑步三个月吧,打牢基础。”陈树说完就掉头往回跑。

        郑可爽在风中零落,好半天才回过神,“师父,您等等我!”

        ······

        “可爽啊,过几天我准备把店长职务的职务交给你。”陈树当然不是真的把郑可爽拉出来兜风,回去的路上说了正事。

        “哦。”郑可爽已经跑不动了,落在后面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脑子半天才反应过来:“啊?师父您干嘛去啊?”

        “我之前让小松帮我注册了一个公司,我准备担任公司的总经理。”陈树道:“当然现在公司旗下还只有加州鸡排一项业务。”

        “哦,我明白了,您是想腾出手来,做大事!”郑可爽若有所思,但要有些犹豫:“那我能把店铺经营好吗?”

        “当然可以。”陈树鼓励道:“现在咱们的店刚刚开始,你也是从零开始参与的,所有的业务流程你都熟悉,只要更有自信一点就行。而且这段时间我也会一直都在店里,帮你梳理流程,放心吧。”

        “哎!”郑可爽这才点点头。

        陈树和郑可爽两人回到店里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做开店前的准备工作了,连丫丫也早就来了。

        于是话不多少,两人赶紧换上衣服,加入忙碌的大军中。

        ······

        “松子,对不起,之前我误会你了,我想你道歉!”······张勇

        “松子,你知道我书读的少,也不会说话,你别怪我,反正以后咱们就是哥们儿了!”······郭翔

        “小松哥,你昨天喝了好多酒,下次还是不要喝这么多了,shang身体!”······汤元

        “小松,好样的!加油!”······郑可爽

        “小松,谢谢你这段时间的认真工作,辛苦了!”······陈树

        日上三竿才爬起来的武小松头疼欲裂,晕晕乎乎地找到一杯水喝,才有些回魂。

        他发现床头的桌子上放着白粥和油条,水杯下面还压着一张纸,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仿佛勇子、祥子在自己面前亲口诉说。

        泪水再也忍不住,稀里哗啦地往下流,武小松内心深处有一种从未体验过暖流淌过。

        他狠狠地擦了一把泪水,走出宿舍,来到餐厅,定定地看着忙忙碌碌的大家。

        收银的陈树看到武小松,连忙喊道:“小松醒了?”

        “醒了。”武小松笑着点点头。

        “醒了就赶紧过来帮忙!”陈树忙得脚不沾地,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扔了一件制服给他。

        “好!”武小松一把接过制服,穿在身上,揉揉有些肿胀的脸,露出微笑,站到收银台前。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武小松热情饱满顺口说出这句流程手册要求的招待语。

        “我要一份藤椒鸡排,加辣。”

        武小松听到声音,不可思议地看向点餐的顾客,“爸!”

        “嘘,给我点餐。”武清山笑着摇摇头道。

        “哦,好!藤椒鸡排一份,加辣。请问您还需要其他的吗?”武小松继续问道:“我们的黄金大薯条也很不错,您要不要来一份?!”

        “哦,那就给我来一份吧。”

        “好的,一共收您2.5块钱!”武小松手脚麻利地在订单上敲章,一张给武清山,一张滑给后厨,“您是95号,请您在旁边稍等一会儿,听号码领餐。”

        “好。”武清山微笑着拿了单子,就走到一旁,静静地看着儿子给其他顾客点单。

        他发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看过自己的儿子,从前那个在襁褓里哇哇哭、在地上到处乱爬、在学校里调皮捣蛋的儿子,已经长这么高了!肩膀也宽了,嘴唇上也有了胡子,已经是个爷们儿了。

        看着看着,他眼角又有些湿润。

        “95号!95号!95号是哪位,您的餐已经好了!”

        武小松几番提醒都没有叫到武清山,只好让陈树给他顶一下,亲自把餐送给了武清山。

        “爸?”

        武清山这才回过神来,“鸡排已经做好了?”

        “哎,做好了!”武小松把鸡排递上去,“您坐下慢慢吃。”

        “好,好。”武清山连声应道,“你赶紧去忙去吧,别耽误工作!”

        “哎,爸,您多坐一会儿。”

        武小松转身要走的时候,武清山又把他喊住。

        “爸,您有事儿?”

        “那个······晚上忙不忙?”武清山犹犹豫豫道。

        “哦,不忙,最近我们生意太好,到不了晚上鸡排就卖光了。”武小松不明所以。

        “要是不忙,晚上能不能回一趟家。”武清山道:“那个,你有日子没回去了,你妈想你了······”

        武小松看着自己老子希冀的眼神,鼻子一酸,“好,我下了班就回去!”

        “好,好!”武清山一下子高兴起来,“我先回家告诉你妈,让他烧几个你喜欢吃的菜!”

        ·······

        “叮叮叮······”学校上课铃响了,原来闹哄哄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准备上晚自习。

        突然一阵香味儿从教室后排飘满了整个教室,这下所有人都无心看书了,全都忍不住嗅鼻子,寻找香味的来源。

        这个香味大家都很熟悉,是街上新开的加州鸡排的味道,要是有吃过的都能猜出来是超级手枪腿的味道。

        一个超级手枪腿有人脸那么大,又香又脆,咬上一口,满嘴流油,超级诱人,可惜一个要一块五,对大部分学生来说太贵了。

        这个时候的中学生很多都是住校的,每周末回家,回校的时候带上一袋子米,带一瓶咸菜,就是一周的伙食。

        要是咸菜用油炒过,那就是美味,再要是加了点辣椒,那就是无比的好菜了。

        油炸鸡腿对于学生的诱惑太大了,大到即使刚吃了晚饭,这时候闻到味道,肚子也开始打起鼓来。

        眼看着教室里的秩序马上就要失控,原本一直在看书的班长温秋雯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看向最后一排:“马超!你要吃东西就出去吃!不要打扰大家学习!”

        最后一排是大家默认的流放地带,坐在这里的同学都是不爱学习的主,平时爱干嘛干嘛,就像某个老师说的,只要别打呼噜干扰别人,睡觉都行。

        马超长得五大三粗,站起来比温秋雯高一大截,“班长,您鼻子可够尖的!头都没回就知道是我吃的鸡腿?是不是也馋了?”

        “那肯定是馋了!”马超同桌起哄道:“我隔着这么远都能看见班长咽口水呢!”

        “哈哈……”马超同伙们都哄笑起来。

        “马超!”温秋雯怒不可遏,脸上热辣辣的,“你要再这样,我就去告老师了!”

        “哎呀,我的班长,别生气嘛!”马超拿着鸡腿踱步到第一排,把鸡腿往前一送,“大不了这鸡腿我给你吃嘛!”

        温秋雯被送到眼前的鸡腿晃了个神,油炸的鸡肉香味一下子冲到她鼻子里面,直上脑仁。

        温秋雯也曾经看到过亮光闪闪的加州鸡排店,闻到过迷人的鸡排香味,甚至也无数次幻想过有一天买一个大大的鸡排,大口大口狠狠地吃掉。

        但她没想到有一天鸡排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让她受到莫大的屈辱。

        她是成绩最好,也是家里最穷的学生,甚至当初都是学校减免了学费她才能上。

        别的学生每周回校都是带钱、带米带咸菜,她经常就带一些干馍馍,杂粮的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馍馍,如果不用开水泡软都能把牙给硌掉。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优秀,也知道她的穷困,她根本不可能吃得起鸡排,马超的行为无异于撕开了她的伤疤,有撒上了一把盐。

        “马超!你干什么?”学习委员刘兵平时就对温秋雯有好感,他察觉到了温秋雯的窘迫,立刻站起来打抱不平。

        “刘兵,怎么?你这是心疼了?”马超挑衅地看着刘兵,甚至有些期待刘兵的回击,让他有机会教训一下这个平时眼高于顶的学习委员。

        “我···我没有!”刘兵一下子被挑破了心思,有些措手不及,基于男生莫名其妙的自尊,他矢口否认,偃旗息鼓,不再言语。

        马超环视全班,再也没有人站起来帮助温秋雯,他轻蔑地笑了一声。

        “来吧,大班长,您现在也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吃野菜馍馍可不行啊,到时候长得跟豆芽菜一样!没人要就糟了!”

        “马超,你给我闭嘴!”温秋雯怒急,一掌把马超的手打开。

        “啊!”全班惊叫一声,目光都聚集在掉落在地上的鸡腿上。

        温秋雯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鸡腿,她此刻的心情颇为复杂,有痛快、有可惜、还有难过,她推开马超,头也不回地跑出教室,跑出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