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24.另起炉灶

024.另起炉灶

        “师父,您真要给我和小松股份啊?”

        回到码头的时候,陈大春带着两个学徒已经在收摊子了。

        还剩了一点鸡排,陈树也顾不上冷的热的了,直接上手和郑可爽一块儿吃上了。

        “不光给你和小松,我要给咱们每个人都算一份股份,贡献大股份就多,贡献小股份就少。”陈树回答道。

        “那······”郑可爽有些懵,“那够分吗?”

        “够分,多就多分,少就少分,要是亏了那就我兜着!”陈树笑着道。

        “那您图啥啊?”郑可爽不解道。

        “嘿嘿······”陈树道:“我要说就图个乐,你信吗?”

        “呵呵,那不可能!”郑可爽也笑了:“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啊?!”

        陈树笑而不语。

        “哦!我知道了,您肯定是有什么其他任务,然后要用这个加州鸡排店做掩护!”郑可爽一下子兴奋起来,“肯定是这样!”

        “嘘!”陈树也不否认,比了个手势:“低调!低调!”

        “哎哎。”郑可爽连忙压低声音,“师父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帮您把鸡排店发展起来!”

        “是把咱们的鸡排店发展起来!”陈树纠正道。

        “对对!是咱们的鸡排店!”郑可爽连忙改正道。

        陈大春这时候正好在一旁桌子收拾,陈树叫住他:“小哥,三哥哪去了?”

        “他有点头疼,先回去睡觉去了。”陈大春道。

        “哎?不对啊?”陈树皱起眉头,“他最近怎么老是头疼脑热的?”

        “嗨,懒筋犯了呗!”陈大春笑笑,“这几天你比较忙,他干的活儿比较多,晚上就少干点。”

        陈树点点头,说到了另外一件事:“小哥,最近跟汤叔学厨怎么样了?”

        “学着点皮毛。”陈大春道:“现在一些家常菜基本上会做了。”

        “三哥呢?他学得怎么样了?”陈树又问。

        “他······”

        “怎么了?”

        “他不爱在后厨待着,说是太热了。”陈大春犹犹豫豫道。

        “那他现在在干吗啊?”陈树有些不满,他好不容易请动了汤老板,结果这个陈老三还不珍惜机会。

        “他现在主要在跑堂。”陈大春道,“你这两天老是出去,前头确实缺人手。”

        “小哥你也不用帮他说话了,后厨的活儿我也干,一天下来一身汗臭、油烟味儿粘在身上洗都洗不掉,确实挺累,但我们现在没办法,只能这么干!”陈树打算跟陈大春交底,“工地那边一天就是三四十块钱的人工,一毛钱都赖不掉。”

        郑可爽见他们哥俩有话聊,就起身走了,陈大春顺势坐下来,“小树,我知道你身上压力大!咱们就跟我们说过,你到我们家来,是我们家占了便宜!”

        “小哥,咱们是一家人,没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陈树摆摆手,“只是咱们要想当初说的,心要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

        “哎,你说的对!”陈大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弟弟竟然成了家里的主心骨,连自己不自觉地以他的想法为主。

        “小哥,家里的房子就快建好了,我准备让你去负责新店的生意。”陈树在心里琢磨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做了决定。

        “我?”陈大春有些惊讶,他不是没有设想过未来自己家的饭馆怎么经营,但却从未想过陈树会把整个店都交给自己负责。

        “对。小哥,你也看到了,我鸡排店这边马上就会有一摊子事情,家里的店铺我实在有些顾不上。”陈树道:“新店我已经计划好了,就叫江边吃鱼。”

        “江边吃鱼?”陈大春眼前一亮,“好名字!这么说咱们店主打鱼菜了?”

        “对,主打烤鱼和鱼火锅。”陈树点点头:“明天你就和我一起去一趟鱼市,把进货渠道定下来。”

        “然后还有口味和锅底料咱们也要研发出来,要让客人吃一次就忘不了!”陈大春也开始有些憧憬有自己家的饭馆了。

        “对。还有很多事情,都是开一家店必须要做的,反正就是千头万绪,这以后就交给你了!”陈树接着道:“来,我先跟你说说一个初步的想法······”

        ·······

        武清山果然没有食言,只过了三天,他就让武小松带了消息回来,门面房已经安排好了。

        陈树一刻都没有耽搁,就带着郑可爽搭车去了镇上。

        “老大,陈师傅,你们可来了!”武小松早就等在十字路口了。

        “以后叫我陈树就行,你总叫我陈师傅听着有点怪怪的。”陈树笑着对武小松道。

        “那我还是叫你树哥吧!”武小松道。

        郑可爽笑骂道:“你丫占我便宜是不是!我叫师父,你叫哥,那你成我什么了?”

        “啊······”武小松傻了,他就没想这茬儿!

        “各叫各的!”陈树给他打圆场,“咱们先去看看地方吧!”

        “对对,咱们先去看看地方!”武小松如遇大赦,赶紧往前面带路。

        “树哥,这地方原先是供销社的蔬菜店,后来新建了菜市场就撤了,之后又租给人做了烟酒店。”武小松说的地方就在十字路口,“这个方向就是大轮码头,这个方向就是往县城,那便是高中和初中,还有一个方向是往另外几个乡镇的,绝对是个好地方!”

        “确实不错!”陈树也很满意,门口就是约定俗成的乡镇中巴车上下车点,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这么好的地方,之前老板怎么不租了?”

        “怎么可能不租了!”武小松笑道:“这老小子,仗着自己小舅子在镇政府上班,一直不交房租,之前没人管!现在被咱们惦记上了,我爸连由头都不用找,就让他滚蛋了!嘿嘿!”

        陈树一看,店铺里果然堆着不少货物,看来时间匆忙,还没有来得及搬走。

        “哎,人呢?!”武小松一进门就嚷嚷开了:“不是让你们三天搬走吗?怎么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东西?”

        店老板是个有些油腻的中年男人,仇视着他们:“我的铺子就是你们抢走的?!”

        “哎,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郑可爽呛声道:“你不交房子,还不让人收房子?!”

        店老板一下子被噎在那里,“你们后台硬,我愿赌服输!今天我就全都搬走,不劳你们催!”

        “那就好!”郑可爽回道。

        “老板,我们可以先看看房子吗?”陈树问道。

        “这房子已经是你们的了,想看就看吧,假惺惺地问我干什么?!”店老板骂骂咧咧道。

        武小松不乐意了:“你欠揍是不是?!”

        “小松。”陈树赶紧出声阻止。

        店老板看这架势,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跑了。

        “小松,以后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不要自己下场亲自干,这些人不一定能把你怎么着,但恶心人的事儿肯定少不了!”陈树提点道。

        郑可爽也道:“小松,这话可得记着,这可是为了你好!”

        “哎,我懂,我懂!”武小松连声道:“树哥肯定是为了我好,我下次肯定不会这么干了!”

        “让店老板按时搬家这是供销社的事情,犯不着咱们催,这种吃力不讨好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就别干了,挺傻的。”陈树见他态度还不错,就多说两句。

        “树哥,你说的太对了!”武小松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之前光得罪人,还落不着好处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小松你可要多学着点!这可都是学问!”郑可爽拍着武小松的肩膀道。

        “哎哎。”武小松赶紧答应。

        陈树此时在看房子的情况,“这是哪一年建的房子?”

        “应该是六几年的吧,看着挺老了,不过质量肯定没问题!”武小松回答道。

        “多大面积?”郑可爽问道。

        “门面有六十平,里面还有个仓库,也有四五十平。”武小松显然提前做了一些了解。

        “这么大?!”陈树有些吃惊,“那租金怎么算?”

        武小松低声道:“我爸说随意给点,不要落人口实就行。而且这仓库算送的,不要钱!”

        “哦?有这种好事?”郑可爽大喜。

        “那当然了,我已经跟我爸说了,这买卖有我的股份,对自己家的买卖当然要给点优惠!”武小松笑嘻嘻道。

        陈树喜不自禁地给了武小松一锤,“好小子,一定要给你记上一大功!”

        “嘿嘿,应该的。”武小松受了表扬,也是很开心。

        “小松,政府口你比较熟,注册公司,营业执照和许可证都归你负责。”陈树紧接着安排工作:“可爽,你负责找装修工人,给咱们新店装修,争取尽快开业!”

        “哎!”两人齐声回答道。

        ······

        目前各项工作都进行得很顺利,甚至超过预期,陈树心情大好,趁着空闲的时间,情不自禁“嗖”的一声,空间穿梭到了河字号上去了。

        这里都已经成了他的秘密基地,他在这里盖了一个小树屋,架了一个简易的炉灶。三五不时开个小灶,打个牙祭,再也不用对螃蟹和鸟蛋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