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22.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022.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可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做大师兄吗?”陈树问道。

        “那肯定是师父你喜欢我呀!”郑可爽嬉笑道。

        “哈哈,你倒是脸皮挺厚。”陈树笑道。

        郑可爽有些尴尬。

        这时候人还没有像网络时代的人一样把脸皮厚、无赖当成优点,把犯贱当成本事,陈树这么说郑可爽在他看来是批评。

        “可爽,你别不好意思,脸皮厚算是你的本事,有这本事你干什么都能成!要是抓住机遇,说不定能成一番事业。”陈树宽慰道。

        “师父,你说真的?”郑可爽来了劲,“我以后真能成点事儿?!”

        “真的。你身上有股狠劲儿,胆子也大,往好了说就是不拘一格,往坏了说就是戾气太重。就看你这股劲儿往哪里使。”

        郑可爽眼睛一下子就湿了,仿佛有了光,“师父,遇到你太好了!你是第一个说我能成事儿的人!其他所有人,以前的老师、同学,我爸妈,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以后不是别人打死在街上,就是打死别人吃枪子儿!”

        “没这么严重!”陈树拍拍他的肩膀,“你才多大点年纪,不至于这么悲观,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师父,你多大年纪啊?”郑可爽揉了揉眼睛,问道。

        “今年十六,马上十七了。”

        郑可爽道:“我今年二十,可怎么我感觉你比我还大好多岁呢?”

        “可能是天生的吧。”

        “啊?”郑可爽嘴里都能塞进半个西瓜。

        “哈哈,开玩笑。”陈树笑道:“是不是觉得奇怪?”

        “没,就是有些不太习惯。”郑可爽挠挠头。

        “没事,我以后多开开玩笑,你就习惯了!”

        郑可爽又傻了,陈树这种天马行空的聊天风格,是在让他接受不能,他赶紧岔开话题:“师父,咱们有必要去见武小松他爸吗?武小松不是给咱们打了包票吗?”

        “武小松是他爸亲儿子,他不懂事,他爸不能把他怎么样,可咱们要是不懂事,那可就要坏事了!”陈树摇头道:“武小松只是给咱们牵个线,其他事儿还得咱们去亲自谈。”

        “不就是租个房子吗?”郑可爽还是不明白,“咱们又不是不给钱,用得着送这么重的礼吗?又是烟又是酒的?”

        “要我说这些礼还是轻了。”陈树看看手上的礼品道:“要不是手头真没钱,我就往他们家端一箱五粮液!”

        “乖乖,您也不怕把武小松他爸给喝死!”郑可爽咂舌。

        “他爸管着全县的供销社,值得咱们花钱。”陈树道:“现在咱们花多少钱,以后都回转回来,而且成百上千倍的挣回来!”

        ······

        武小松爸爸叫武清山,早年当过兵,后来转业回县里,进了供销社系统,干了三十年才坐上一把手的位子,基本上也就到头了。

        事业上没了进步空间也就算了,这都是命,可家里也不让人省心,特别是武小松,书也不念,让当兵也不去,成天不着家,回了家肯定就是惹了什么祸,找他擦屁股了。

        武清山有时候想想也怪不到谁,要怪只能怪自己中年得子,太惯着儿子了,养成了这么一个不上正路的混账!

        武小松昨天一回家就在武清山面前转悠,一会儿嘘寒问暖,一会儿倒茶递水。这要是以前,武清山肯定乐得鼻子冒泡,抱着儿子叫乖乖了。可现在嘛,美梦破碎的次数太多,实在让人没办法侥幸。

        武清山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任凭武小松怎么折腾,就是不开口问话。

        终于,武小松没了耐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爸?”

        “说。”

        “那什么,好长时间没和您坐一块儿聊天了,您和我聊聊呗。”

        “这次是把人打伤了?还是对人姑娘动手动脚了?”

        武小松顿时急了,“爸,我在您心里就是这种人啊?!您也太看不起您儿子了吧?”

        “不是吗?”武清山终于放下手里的报纸,“上次是打群架进了派出所,把你妈吓得半死。上上次是大街上拦人姑娘,人家长跑到我单位骂街······哦,还有一回,在学校把老师打了,害得我这么大年纪了,还去医院给人老师道歉!你说说,你想让我怎么看得起你?!”

        面对老子的激愤,武小松泄了气,歪坐在沙发上,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武清山见他还没走,终于不忍心:“这次是什么事?”

        “这次我可没有打架!”武小松一听话音,连忙回答道:“这次是我一个朋友想请您帮忙!”

        “朋友?”武清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你那都是狐朋狗友!”

        “爸,这回真不是狐朋狗友!”武小松连忙凑近,“这次是一个大隐于市的高人!绝对厉害!”

        “哦?你还能认识高人?”

        “真的!”武小松道:“他一下子把我们几个人都给收拾了,还收了我老大做徒弟·······我们现在好多天都没惹事儿了······”

        “这个人是个武馆的师父?”武清山凭着儿子的叙述猜测道。

        “不是。”武小松道:“他是个厨子,但他不是一个一般的厨子!”

        “厨子?”武清山道:“那他想找我帮什么忙?”

        “他想在镇上租门面房,可稍微好一些的房子都是供销社的,所以······”

        “所以你就大包大揽,跟他说你老子我是供销社的一把手,一句话就能搞定!是不是?”武清山太了解自己儿子了,不用猜,他都知道他儿子说话时的嘴脸。

        “爸,你···怎么知道的?”武小松怯怯道。

        “这还用知道?”武清山连脾气都不愿意发了,他直接道:“供销社不是咱家开的,房子都是公家的,不是我说给谁就给谁!你让你那个所谓的朋友另找门路吧!”

        “不是······爸!”武小松急了,他在郑可爽和陈树面前都拍了胸脯了,这要是办不成,那得多丢脸啊!

        “行了!”武清山道:“这事儿你别再说了!你要是有心,中午就陪你妈吃个饭,要是实在待不住,就赶紧滚蛋,让我得点清净!”

        一直在厨房忙活的武夫人听见声音,连忙出来,“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还吵起来了?”

        “妈~”武小松顺势就找自己亲妈诉苦:“我就想帮我朋友租两间房子,我爸就骂我,还让我滚蛋!”

        “你!”武清山气得肝儿疼,这混小子当着自己面就敢颠倒是非!

        “老武!”武夫人听了忍不住埋怨道:“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能让他滚呢!?你要是赶他走,那连我也一起赶吧!你一个人待在家里,随便找个狐狸精回来!”

        武夫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水,把个武清山急的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

        “妈,你也别生气,急坏了身子!”始作俑者武小松又开始做好人:“我爸也是不想让人说闲话,毕竟他当了一辈子清官了!”

        “狗屁的清官!”武夫人更是来气,“当个供销社的主任芝麻大的小官,还真把自己当个蒜!让你给儿子安排工作,你推三阻四、瞻前顾后!过两年你就要退休了,你真要看着小松在街上当盲流啊!”

        “不是······”武清山也是有苦说不出。

        “你是不是想说让小松当兵的事?”武夫人截住他的话,“别说小松不愿意,就算他愿意,我也不同意他去!他这么弱的身子骨,万一要有个好歹,你让我怎么活!”

        “他这个样子,就更应该道部队去锻炼锻炼······”武清山又是老调重弹,可惜武夫人和武小松完全听不进去,“算了,算了,你让你那个朋友什么时候到家里来一趟吧。”

        武小松顿时高兴了:“爸,你同意了?”

        “先让我见见人再说!”武清山恨恨道,“这要是不三不四的人,别怪我不客气!”

        “好咧,你放心!”武小松飞似的跑出去,他赶着去通知郑可爽。

        “小松,饭还没吃呢!”武夫人跟着后面喊道。

        “等我回来再吃······”武小松早就跑远了。

        武清山望着自己老伴,叹气道:“哎,慈母多败儿!”

        “这可是你亲生儿子!”武夫人早就听腻了他的抱怨,“他工作的事情是不是······”

        武清山不等她说完,就进了书房,“我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啊?你这么大年纪,就安排这么一个儿子,其他人都不会说什么的!”武夫人跟着后面喊道。

        ······

        陈树和郑可爽进了县供销总社家属大院儿,七绕八绕,好不容易才找到武小松家门口。

        “嚯!独栋小洋楼!”郑可爽望着红砖楼房感叹道:“没想到小松住在这么好的地方!这要是我们家,非乐坏了不可!”

        “各有各命,小松还向往着你的生活呢!”陈树幽幽道,“去按门铃吧。”

        门铃响了一声,门就被打开了,武小松探出头来:“陈师傅,老大!你们可来了!”

        “吓我一跳!你怎么这么快?”郑可爽奇怪道。

        “我就一直守在门口,能不快吗!”武小松乐道,“我爸正在书房等你们呢,我带你们进去。”

        陈树把手里的一样东西递给武小松,“做好了拿过来,有用。”

        “之前教过你啊,当点心,被弄砸了!”郑可爽严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