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20.画大饼

020.画大饼

        陈大春最终招录了四个学徒,年纪太大太小的不要,素有恶习的不要,不识字不会算数的不要,家里不同意的不要。

        “行啊,要求还挺严格!”陈树看了陈大春制作的表格点点头,上面每个人的信息一目了然,陈树扫一眼就心里有数了。

        “小树,你真让那个郑可爽跟你学徒啊?”陈大春犹豫了一下还是提了出来,“那小子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啊!”

        “符合咱们定的条件吗?”

        “符合,没想到他还是正经初中毕业生!”陈大春不可思议道。

        “符合就行了,咱们这叫有教无类嘛!”陈树笑道:“以后再有流氓混混来捣乱就让他去处理!”

        “这倒也是啊,他地头熟,跟镇上h县里的流氓地痞都搭得上话,咱们以后开店倒是能省不少麻烦!”陈大春开玩笑道。

        “你说什么?”陈树眼前一亮。

        “说咱们以后开店能省不少麻烦啊?”陈大春不解道。

        “不是这句,上一句。”

        “我说,郑可爽地头熟,跟镇上h县里的流氓地痞都说的上话。”

        “这就对了!”陈树一拳砸在手上,“把郑可爽叫来,我找他有事!”

        ······

        “小树啊,你这楼下这么造,我明白你意思,应该是准备开饭馆,可你这二楼咋要这么建呢?”

        陈小娘现在每天都出现在建房子的工地上,简直比上工还积极。不过看着自己家的房子一天天建起来,她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

        帮他们盖房子的是陈小爷找的方圆五十里最好的瓦匠,手艺没的说,但是这房子的造型却让陈小娘有些揪心,这不就来找陈树了。

        “妈,这房子就是个饭馆,一楼是大厅,专门招待散座的,二楼是厨房和包厢,还有观光台,专门招待大客户的。”陈树知道陈小娘不一定真能听懂,但他还是很有耐心地解释着。

        “不是瓦匠给建错了吧?”陈小娘关心道。

        “没错。”陈树搀着陈小娘的胳膊,“您放心吧,工地上都有我盯着呢!”

        “你们工作都忙,我闲在家里,其他也帮不到你,就只能帮你看着工地了!”陈小娘道:“有我在,他们干活不敢偷懒!”

        “不至于······”陈树突然意识到自己最近好像疏忽了陈小娘的感受。

        她生了四个儿子,也都大了,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事事让她操心,她好像变得可有可无了,甚至经常一整天没人跟她说说话。

        对这样一个不识字,一辈子都在农村的老太太来说,家里有钱也是过,没钱也是过,但是突然有一天没人需要她了,这才是真正的悲伤。

        “小树?”陈小娘奇怪地看着陈树,“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突然想吃您腌的萝卜干了!”陈树回过神来,笑道:“你腌的萝卜干特别好吃,又香又辣,还有嚼劲!我就没从第二个地方吃过这种萝卜干!”

        “那是当然了!”陈小娘提到自己拿手的竟然有些傲娇起来,“外面买的不可能像我这么下功夫!我腌萝卜,光是加盐搓揉就要两个小时,晾上两天,再加盐加辣椒调味,再搓揉,然后还要晒七天,最后装瓶!我们村里其他人······”

        陈树灵光一闪,他想到可以给陈小娘找些什么事儿干了!

        “妈!咱们家饭馆马上就要开张了,您能帮着多腌些萝卜干,到时候让来咱们店的客人都尝尝您的手艺吗?”

        “唉!这个注意好!”陈小娘也特别高兴,马上就有了其他主意:“我还可以腌酸豇豆和雪地红咸菜,保证客人吃了一回还想第二回!”

        “好!”陈树立刻鼓励,陈小娘能有这么高的积极性完全超过他的预期,“妈,您就按照您的想法干,回头我多买几个腌菜缸给您带回去!”

        “行!”陈小娘也不要陈树扶着了,“我先去地里挖些萝卜回去!”

        ······

        郑可爽知道陈树找自己帮忙特别高兴,他没想到自己刚当学徒第一天就能给师父效劳了。

        陈树把自己要租门面房以及要求告诉郑可爽之后,郑可爽手一挥:“师父,这种小事儿还弄得着您操心嘛!我给您办了!”

        “我这可是正经事,你小子别说大话,到时候给我误了事儿!”陈树看他大包大揽的,有些不放心。

        “看来啊我要是不给您说明白了,您是真不放心了。”郑可爽回头把自己一个小弟招过来。

        陈树对这人还有些映像,就是之前调戏丫丫,还把匕首掏出来的那个小年轻。

        “师父,这是武小松,您之前见过他。”郑可爽介绍道:“您别看他这傻样儿,他爸爸是县供销社的一把手!”

        武小松憨笑道:“嘿嘿!陈师傅之前的事儿您别见怪!”

        “你跟我差不多大,叫我名字就行。之前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嘛!”陈树也真没把之前的事儿放在心上,这帮人充其量算是中二青年,荷尔蒙分泌旺盛,争强好胜。你要说他们真有多坏,那倒未必,主要看怎么引导。

        “不敢不敢,我还是叫您陈师傅吧!”武小松连忙客气道。

        “松子儿,我师父要在镇上租两间门面房,你能搞定不能?”郑可爽没废话,直接问道。

        “能啊!”武小松满口应下,“您要找我别的事儿,我不敢打包票,您要是租房子,找我肯定没错!”

        “你爸是供销社的,又不是房管局的,你怎么这么有信心啊?”陈树疑惑道,

        “这您就不知道了!”武小松得瑟道:“这都是公家单位里的弯弯绕······”

        “你小子还跟我师父卖关子?”郑可爽瞪了他一眼,“赶紧说正题!”

        “唉唉!”武小松挺怕郑可爽的,连忙道:“镇上稍微像样点的门面房都是供销社的房产,都是我爸说了算!”

        “哦?”陈树听了恍然,现在改开还没多久,像这种小地方,还没有完全市场化,私房还是比较少的。看来之前让陈老三直接去问租房信息完全是做了无用功。

        “就是不知道您想要什么样的门面房呢?做什么卖买呢?”武小松问道。

        “我要开炸鸡排店,最好是街角位置的门面,如果没有的话,临近学校的也行。”

        “行,我马上到镇上给您问问,保准找到合适的房子!”武小松还真是个行动派,马上就要走。

        陈树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叫住武小松,“小松,房租就按正常的来,甚至可以多给一点。”

        “不用!我跟我爸······”

        陈树打断他:“找你爸帮忙就已经很麻烦他了,不要在房租上让他为难,毕竟他也要跟其他人有个交代。”

        “陈师傅,您这就不知道了,我们家,我爸听我妈得,我妈听我的,只要我开了口,再难的事我爸都得做到!”武小松得意道。

        陈树看着眼前的武小松恨不得替他爸踹他两脚,这种没脑子坑爹的,当初就应该射到墙上!

        见陈树面色不虞,郑可爽连忙呵斥道:“就你小子话多!我师父让你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师父是实在人,怎么能让你爸帮忙还倒贴呢!”

        “是是是······我按陈师傅说的办!”武小松应道。

        等他走了,陈树问郑可爽:“这个武小松家庭条件这么好,怎么在街上混了?”

        “这小子是个另类,家里爹妈都是当官的,可他就想在街上当流氓混混。”郑可爽提到武小松也是可惜,“有一回被我给收拾了,之后他就跟着我混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混头!”

        陈树听了也是无语,武小松这小子就是个叛逆种,真不知道他爸妈头疼成什么样子。

        ······

        “以后你们就按照春哥制定的流程学习制作鸡排。”陈树对着包括郑可爽在内的四个学徒说话,“等你们出师的时候,我就会专门为你们每个人开一间加州鸡排店,让你们每个人都做老板!”

        “啊?当老板?”学徒们都大喜过望,他们原先只想着学门手艺,混口饭吃,没想到还有成为老板这样的好事。

        “师父,咱们真的能成为老板吗?”问话的叫郭翔,他是陈大春初中同学,初二辍学之后一直帮家里卖水果。

        “能,只要你们认真学,符合咱们出师的要求,你们就能当老板!”陈树拍着胸脯保证道:“到一家什么都准备好的店里当老板!”

        学徒们都有些不太理解陈树的意思,但他们听懂了陈树的保证。

        “你放心,我们肯定好好学!”

        具体教学的工作,陈树交给了陈大春,他主要任务就是督促学徒们严格按照炸鸡排的流程,分秒不差地把鸡排炸出来。

        陈树则是脱开身,专心研发新口味的炸鸡翅、炸鸡腿、鸡米花,甚至炸薯条,他见过吃过,但是想要复制出来,还是要费一番功夫。

        还没等他成功,他马上就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他的钱不够了。

        在和方老大结了一次账之后,陈树心酸地发现自己口袋里没钱了,除了陈大春手上有一些经营款,他连一个钢镚都找不出来了。

        以前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可不行了,摊子大了花销也大。工地那边工钱要付,鸡排摊子每天进货的钱要给,现在又多了几个学徒要管饭,唉,难,真是难啊!更难的是马上要新开鸡排店,房租、装修都是要真金白银地投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