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19.“剃”

019.“剃”

        “怎么又是你们几个?”陈树一看来人,不禁有些头疼,“这么晚不睡觉,不困吗?”

        “王八蛋不困!还不是怨你小子收工这么晚·······”之前在饭馆挑逗丫丫的小混混张口就答,说到一半发现不对劲,扭头看看,发现其他人都瞪着他。

        “不是,我是说咱们都犯困,咱们都不是王八蛋······”

        “啪!”混混头子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臭嘴!”

        混混头子眯眼看着陈树,冷笑道:“哼哼,没想到被堵在这儿了吧?”

        “确实没想到你们这么无聊。”陈树看了眼身后熟睡的丫丫,“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死鸭子嘴硬!我让你有后悔的时候!”

        “哪儿那么多废话!”陈树不耐烦道:“赶紧把路给我让开!”

        “之前你人多,现在就一个人还敢这么嚣张!”混混头子气笑了,“我看你是在姑娘面前强撑着吧!两条路,一条你把姑娘送过来,跪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第二条······”

        “就这么办吧!”陈树打断他,“你们给我磕三个响头,这事儿就算了······”

        “卧草!我这耳朵没毛病吧!”混混头子以为陈树害怕得了失心疯,“你他么有没有搞清楚情况,是你被我们给堵了!”

        丫丫这是也被吵醒了,“怎么了?是不是到了?”

        “快到了。”陈树怕吓着她,轻声道:“我正好碰见几个朋友,他们找我玩游戏,一会儿你别怕,乖乖站旁边等一会儿,很快就游戏结束了啊!”

        “好呀好呀,丫丫最喜欢玩游戏了!”丫丫兴奋道:“我也要玩!”

        “一会儿我们玩武打游戏,跟电影里的一样,不适合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陈树绞尽脑汁编理由,“你站在一旁看就好啊!”

        “你小子还有闲心谈情说爱?”混混头子有些恼火,咬着牙喊道:“给我上!打他个王八蛋!”

        “哎哟,我好怕怕哦!”陈树捏着嗓子学了一句,逗的丫丫哈哈大笑,“树树,你太坏了!”

        说话功夫,这帮混混就冲了上来,挥舞着拳头,仿佛要把陈树揍成肉酱。

        陈树把自行车撑好,不慌不忙,反而把眼睛闭上了,嘴角冷笑:“ga-me,ov-er!”

        打脸、插眼、踢下阴、撩腿!

        几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受到重创,全都倒地不起,痛苦嚎叫。

        这当然是陈树没下死手的结果,否则这帮人一个都别想活。

        “还不够熟练。”陈树拍拍手上的灰,有些懊恼。

        他模仿海贼王海军六式“剃”,开发出充分运用空间穿梭能力的招式,今天第一次实战使用,差点被混混头子反应过来,着实有些失败,好在最后还是成了。

        丫丫这时候还在发呆,直到陈树在他面前舞了两下,她才醒过来:“树树,他们怎么一下子都倒在地上了?”

        “他们在玩游戏呢!”陈树推上自行车,“上车,咱们走,让他们去玩儿吧!”

        “可是他们都好痛的样子,我们真不管他们吗?”丫丫心有不忍。

        “没事儿,死不了。”陈树对自己的力道还是清楚的,顶多瞬间失去反抗能力,痛一会儿就好了。

        “哦······”丫丫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还一个劲儿地往后看。

        ······

        第二天一大早,陈树就在大轮码头各处张贴了加州鸡排招收徒弟,包教包会的广告。

        结果还没到中午呢,就有一大堆人跑到饭馆报名。

        陈树安排陈大春专门负责登记、面试,把那些明显不靠谱的淘汰掉。

        “小树,你这是干什么呢?”汤三娘看见这么多人来,有些莫名其妙。

        “三娘,我在招徒弟呢!”

        “招徒弟?”汤三娘更糊涂了,“你这还没出师呢,收什么徒弟?”

        “收专门炸鸡排的徒弟。”陈树解释道:“不教其他的,就教怎么炸鸡排。”

        “这也有人学?”汤三娘不以为然:“不挺简单的嘛?”

        “这您就不知道了,鸡排人人都炸的出来,可这加州鸡排可就我这一家,别无分号!”陈树道,“您就瞧好吧!”

        “我是真不懂。”汤三娘摇摇头,她把陈树拉到一边:“小树,我问你,陈队长家房子建起来,你能不能分上一间?”

        “没分家,算是我们哥仨的。”

        “那以后要怎么分说了吗?”汤三娘低声问道。

        “没说呢,现在房子都还没影儿,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吧?”

        “我个傻女婿唉!!”汤三娘着急道:“这盖房子的钱大头都是你出的,你就应该多分!这怎么能糊里糊涂的呢!”

        “三娘,我知道您真心为我着想!”陈树宽慰道:“但现在万事刚开头,不是分家产的时候。以后该我的都会给我儿,您放心吧!”

        说完,陈树就去忙乎去了,他现在已经顶替了汤老板主厨的位子,颠勺、炒菜都是最累人的活,汤老板年纪大了确实有些顶不住了。

        “我放心个鬼!”汤三娘看着陈树匆忙离去的身影,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不行!为了丫丫,我也要给你争一争!”

        ······

        “三哥,让你找的门脸找好了吗?”陈树把陈老三找到一旁问道。

        “找了,就按你说的,专门找街角的门脸。”陈老三道:“可人家都说不租。”

        “就没有一个要出租的?”陈树皱眉问道:“咱们可以加钱的事儿,你说了吗?”

        “说了。”陈老三憋屈道:“可我一说人家就更生气了!”

        “没道理啊!”陈树奇怪道:“哪有涨房租还生气的?”

        “说的就是啊!我也纳闷呢!”

        “行吧,这事儿回头再说。”陈树暂时也没办法,打算什么时候自己亲自跑一趟,他叫住要离开的陈老三,“三哥,家里的房子正在建,爸妈年纪大了,你多抽点时间盯着啊!”

        “知道,我一天去一趟,你放心吧。”

        ······

        “小树,快过来看看,有人来捣乱!”这时陈大春突然过来找陈树。

        “捣乱?”陈树道:“我去看看。”

        “唉,快来吧。”陈大春急道。

        陈树跑过去,看见几个鼻青脸肿的,觉得自己又有些头疼了,“你们几个挺有韧性啊,昨晚上那一通收拾,还不服是不是?”

        “服!我们服!”混混头子赶紧护住自己的下体,“大哥,先别动手,我们不是来捣乱的!”

        “不是来捣乱的?”陈树问道:“那你们是来干嘛的?”

        “我们是来投靠您的!”混混头子恭恭敬敬道:“我们几个对您是真的服了,请您收了我们,让我们跟着您混吧!”

        “请大哥收了我们吧!”一行几个混混都齐刷刷地鞠躬,引得旁人纷纷瞩目。

        ······

        “哥,那几个是谁啊?”

        报名学徒的队伍中有几个是相互认识的。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郑大那帮人!”有知道的小声回答道:“这王八蛋在码头敲诈勒索、打架斗殴,坏事儿干绝了!简直无法无天!”

        “那他们干嘛要朝加州鸡排的老板鞠躬啊?”有人不解道。

        “肯定是被收拾了呗!”

        “你咋知道的?”

        “你没看见郑大那帮人身上带伤?这要不是被收拾怕了,会到这儿来服软?”

        “有道理!这么说咱们师父是个厉害角色咯?”

        “肯定的,没看见饭馆里吃饭的都是一个发型?我猜都是咱们师父的手下!”

        “你们俩还没被选上呢,就开始叫师父了?”

        “肯定会被选上的!”

        ······

        视角又回到陈树这边,他看着这几个混混要拜他做老大,有些为难。

        陈树朝混混头子招招手,两人走到一旁:“我就是个做饭的,你们投靠我做什么?”

        “那肯定是大哥您在体验生活呢!”混混头子一副我懂的样子,“我们一定帮您保守秘密,绝对不轻易暴露您的身份!”

        “暴露什么身份啊?”陈树觉有些莫名其妙。

        “您那么好的身手肯定不是一般人!”混混头子看看两边,探头低声道:“肯定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绝世高手!”

        “咦?”陈树眼珠子一转,“你小子倒是挺有见识,竟然被你猜到了!”

        “哎!我就说嘛!”混混头子大喜,自觉和陈树拥有共同的秘密,关系也亲近了几分,“师父,您就收了我这个徒弟吧!我不求和您一样厉害,只要让我学得一点皮毛就行!”

        “哎呀?”陈树挠挠自己的圆寸,“我一个厨子收你做徒弟,那我不就暴露了吗?”

        “对对!我考虑不周!”混混头子恍然,一拍自己脑袋:“那师父您说怎么办?”

        陈树指指一旁等着登记的队伍,“加州鸡排正在收学徒······”

        混混头子眼前一亮,“对啊!我可以装着做学徒,然后偷偷地······”

        “嘘!”陈树比了个手势,“低调!”

        “对对,低调!低调!”混混头子连忙点头。

        “行吧,你去吧,听我小哥安排。”陈树挥挥手。

        “唉。”混混头子又想起来什么,“那个,师父,我那些手下都挺不错······”

        “编外,编外!”陈树道:“人太多了,容易出破绽!你也别跟他们说太多。”

        “好好。”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郑可爽。”

        陈树差点栽了个跟头,“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