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17.志不在此

017.志不在此

        看着一板车一板车的石料、红砖被堆在空地上,陈小爷和陈小娘有说不出的高兴。

        陈树请托的方老大还是很给力的,从那天之后,陆陆续续的就有船东找陈树收货。

        量有大有小,多的有两三吨黄沙,少的有几包水泥。但聚少成多,不到一个月的功夫,盖三间平房的材料就有了,甚至还有富裕。

        这些船东只是让陈树到船上卸货,也不收钱,就让他亲笔写张条子,什么时间收到什么货、有多少,就行了。

        一开始陈树还有些糊涂,后来就想明白了。

        这种买卖算是灰色交易,买家和卖家不容易联系,也没有信任,全靠中间人牵线担保。

        卖家船东拿了陈树写的纸条找方老大拿钱,方老大也是凭着纸条找和陈树结账。

        整个交易全凭方老大一张嘴,说什么是什么,所有人都信他。船东也不会和陈树这样的买家额外联系,一是怕买家露了风声,毁了船东生计;二是不愿意越过方老大这样的中间人,坏了规矩。

        想明白其中的弯弯绕,陈树只能感叹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小树啊,我想趁着这段时间地里不忙,先把地基打起来,你说怎么样?”

        陈小爷主动找陈树商量,一旁的陈老三和老四都有些吃味,他们俩还从未有过这待遇。遇到事情,从来都是陈小爷安排,他们俩照做,有意见和巴掌商量。

        唉,都是儿子,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陈树倒是没什么感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陈小爷找自己商量一下,那也是因为他真出力了。

        “爸,这事儿您定吧。”陈树道:“就一条,地基一定要打牢,咱们以后可能要加盖二楼三楼的。”

        “嗯,你考虑的周到。”陈小爷点头,“那房子具体怎么盖,你有什么想法?”

        “爸,我是这么想的······”陈树还真有些想法,他一直觉得小时候住的房子实在不好住,现在有机会,干脆从头好好设计设计。

        陈老三和陈老四一看,这爷俩讨论上了,咱们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吧。

        “唉,老三,问你个事儿。”陈大春闲着也是闲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儿?”陈老三嘴里叼着一根草。

        “小树炸鸡排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啊?”陈大春问道:“怎么我炸的味儿跟他炸的总是差一点啊?”

        “还真没有。”陈老三道:“你也看到了,小树炸鸡从头到尾都是当着我们的面做的,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秘方呢!”

        “那咱们俩炸的鸡排人家都不乐意要呢?”陈大春说的是这两天他们遭遇的事情。

        现在陈树已经让他们俩上手做鸡排,可客人一吃就吃出来差别了,有些脾气不好的,还会退货,指明了让陈树炸。

        陈大春已经难受了好几天,他真是一步一步按照陈树说得做的,可还是有差别,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小树是师傅,咱们是学徒,学徒当然没有师傅厉害了。”陈老三没觉得这是个问题,“别急,以后炸的鸡排多了,咱们就熟练了。”

        “不对!你帮我好好想想,咱们到底什么地方做的和小树不一样······”

        陈大春有一股轴劲,还有股不服输的傲气,他从不觉得自己比陈树差在哪里,总想着事是要做的比陈树好。

        ······

        陈老三陈老四来了饭馆以后,陈树确实轻松不少,主要任务就是跟着汤老板学做菜,以及往船上送外卖。对了!还有就是陪丫丫玩过家家酒。

        送外卖这事儿是陈树主动要求的,都只有这种时候,丫丫才没办法跟着他,让他获得片刻安宁。

        还有就是别人腿脚都没有他快,他半个钟头就可以全部送完,别人得要一个钟头。

        再说他还可以靠着超能力偷懒,只要注意点别被人发现了就行。

        “小树,你小子天生就是做饭的材料!”平时连话都少的汤老板最近一反常态,天天夸陈树,搞得他有点不好意思。

        “汤叔,这都是您教的好!”

        “我之前也没少教徒弟,每一个想你这样有悟性的!”汤老板摆摆手道:“我不是瞎说,你手上力气大,颠锅颠的漂亮,心里有准,下锅时机、温度控制、出锅的时间都都正正好!唉,我怕是教不了你了!”

        “别呀,汤叔,你还有不少菜式没教我呢!”

        “我会的都是家常菜式、街头小炒,上不了台面,就算我不教,你自己琢磨琢磨也就会了。”汤老板苦笑道,“有你这么个徒弟,我真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失落好。”

        陈树能学这么快全靠玉石能量带来的,身体素质上升不说,记忆力也变好了。

        不光如此,以前看过的见过的东西,他都能从脑子里调出来。可别小看这个能力,陈树可是从信息大爆炸的21世纪来的,曾经涉猎的信息超过八十年代任何人的想象。

        作为资深单身吃货,博主做菜视频陈树不知道看了多少个小时,更别提还有像“美食作家王刚”这样硬核教开饭馆的博主。

        陈树从中获取的知识和技巧远超过汤老板这样半自学的饭馆厨子,也难怪让他产生力不从心的感觉。

        但汤老板还是一个好老师,性子不急不躁,有方法有技巧,只是遇到陈树这样一个变态。

        “汤叔,我给你再找俩徒弟呗?”陈树眼珠子提溜一转,想了个主意。

        “嘿,真当汤叔啥啊?”汤老板失笑,“你是想让你那俩哥哥学艺把吧?”

        “要说姜还是老的辣!”陈树奉承道:“这俩教会了您也能轻快点不是?”

        “小树啊,你对这俩哥哥真是尽心了!”汤老板感叹一句,“幸好你是我女婿!哈哈哈!”

        陈树脸上顿时拉出黑线,“这么说,您同意了?”

        “同意,多俩人给我打下手有什么不同意的。”汤老板道:“不算正式学徒,能学多少看他们本事!”

        “行!自古就有好厨子都是偷学出来的说法!”陈树高兴到:“我觉着三哥四哥能行。”

        “那还得看他们是不是懂你的良苦用心!”汤老板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嘿嘿。”陈树装傻笑了两声,算是应景。

        ······

        陈树剃了个圆寸之后,很多人都觉得好看,清爽精神,又不像平头那么古板,好多经常来饭店的年轻人都想剃个一样的发型。

        陈树都给他指到给他理发的学徒那里去了,算是还了“霸王发”的人情。

        一时之间,从汤三娘饭馆开始,圆寸形成了一股潮流。连店里的汤老板、陈老三和陈大春都没有忍住,去推了一样的发型。

        “你个老梆菜!”汤三娘看见汤老板的新发型,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年轻要时髦!是想勾搭哪个小姑娘!?”

        “瞎说什么呢!”汤老板老脸一臊,“我天天在后厨烧菜,哪有什么小姑娘可以勾搭?”

        “好啊!那要是有小姑娘,你就想勾搭了是不是?!”汤三娘一把拧住汤老板的耳朵,不依不饶道。

        “哎哟!放手,耳朵快掉了!”汤老板被拧着耳朵不断讨扰,“我没想啊,真没想!”

        “哈哈哈······”看着老夫妻俩这样好玩,陈树、丫丫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

        “你以往爱我爱我不顾一切,

        将一生青春牺牲给我光辉,

        好多谢一天你改变了我,

        无言来奉献柔情常令我个心有愧。

        ······

        thanks    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

        谁能代替你地位,

        thanks    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

        谁能代替你地位。”

        入夜十分,又到了加州鸡排出摊的时候,陈家三兄弟跟着录音机的磁带一边哼着歌,一边做准备工作。

        丫丫则全心守在录音机边上,把自己喜欢的歌放了一遍又一遍。

        她死活要留在这里陪陈树,汤老板无奈只好答应,但要求陈树晚上十一点半之前把她送回家。

        陈树迫于无奈,也只好答应。

        “丫丫,你别总是倒带啊!”陈树听见录音机里吱吱呀呀的声音,赶紧提醒。

        “可我听不懂啊!”丫丫苦恼道:“这个人唱的真好听,怎么我一句都没听懂呢!”

        “这是个香港歌手,唱的是粤语,你听得懂才怪了!”陈树道:“这磁带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你别弄坏了!”

        虽然这盒磁带是有些劣质的盗版货,但是陈树从不容易才淘回来的,里面有哥哥、校长、梅艳芳的成名歌,十分难得。丫丫这么折腾,他还是真心疼。

        “哎呀,我会小心的!”丫丫不耐烦地把陈树推到一边,“你赶紧去忙你的吧!”

        “行吧,那你可千万当心!”

        陈树眼巴巴地看着那盘可怜的磁带,只好心里默默祈祷它平安无事。

        “小树,我已经帮你把料备好了,你来炸吧!”

        “咦?”陈树诧异地看了陈大春一眼,“你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我可没有啊!”陈大春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怎么炸的,为什么就比我炸的味道好呢!”

        陈树笑了,他早就等着这天了,“好,今天就让你看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