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15.惯性

015.惯性

        “大春,有人找!”

        陈大春已经初三,学校规定每天晚自习要到九点半,但除了陈大春,没几个人真的遵守。

        但今天他却很早就回到了宿舍,更没有像平时一样温书,而是直接躺到了床上,蒙着被子睡觉。

        宿舍同学都在打牌,虽然对他的异常有些奇怪,但战局胶着,谁都没空问一句,只是以为他累了。

        对于陈树的到来,陈大春颇为诧异,“小树,你来干什么?”

        陈树递给他一个油纸包,笑了笑,“给你送点吃的。”

        尽管心情不太好,很想拒绝,但是炸鸡排的香味还是诱惑着陈大春伸出手。

        “什么味儿啊?好香啊!”宿舍里同学这时候也闻到味儿了,纷纷化身为猎狗,到处嗅了起来。

        有知道的道:“好像是加州鸡排的香味!”

        “真的假的,都这么晚了,还有人偷跑出去买鸡排?”有人不信,“鸡排卖的可贵,谁这么有钱啊!”

        陈树听到宿舍里的对话,有些好笑,不禁想到了自己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半夜在寝室里抢方便面汤的场景。

        “同学,别找了,就是加州鸡排的味儿!”陈树直接进了屋,拿出两个油纸包,“这是我专门儿给你们带的,赶紧趁热吃吧!”

        “嗷!”

        满宿舍除了陈大春,一共五个人,一下子冲到出来,陈树分明就看见了五条饿狼。

        “你是?”大家都不认识陈树,全都站住,不好意思直接上手。

        “哦,我是陈大春的弟弟,今天特地来看他的,也给你们带了点吃的!”

        “咦?”有人认出了陈树,“你是不是卖加州鸡排的那个人?”

        “唉,真是啊!”经他一提醒,又有人认出来了。

        陈树只好承认。

        “大春!你这可不够意思啊!”立刻有和陈大春关系好的同学叫嚷起来,“你们家卖加州鸡排的,你怎么都没有说过啊?是不是怕我们吃你们家鸡排不给钱啊!?”

        “就是!”其他同学起哄道。

        “去你的!”陈大春也不甘示弱,“老子也是第一回吃加州鸡排!”

        “骗鬼呢!”

        “同学,同学!”陈树笑着打断他们的起哄:“再不吃这鸡排可就冷了!冷了那可就不好吃了!”

        “对对!趁热吃!”

        这帮学生这才想起来先吃鸡排的事儿,既然知道陈树是陈大春的弟弟,那自然就不会再客气,大家七手八脚就把鸡排给拆了,最后连油纸包都不见了。

        陈大春看见自己同学这副德性,实在觉得有些丢脸。

        “出去走走?”

        “好。”

        两个人绕着操场走了两圈,等陈大春吃完了鸡排,才开口道:“小树,你找我是不是有事儿?”

        “爸打你,你别记恨他。”

        那天晚上,陈大春说不想再念书,引得陈小爷勃然大怒,直接动了家法,筷子炒肉都能闻到焦味儿。

        但陈大春始终咬牙不肯改口,第二天就回了学校,不肯再回家。

        “我知道,我不会怪他的!”陈大春脸色一黯。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挣钱!”陈大春沉默了许久,才说话,“家里都在努力挣钱,就我一个人窝在学校里光花钱,我不想这样!”

        此时的陈大春和陈树印象中的老爸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个渴望独立,却没有成熟思想的少年。

        “挣钱当然没什么不对。”陈树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给年轻的老爸上政治思想课,他小心地遣词造句,“但是学还是要上的,上学也是为了以后能多挣钱嘛!”

        陈树没说什么其他读书的好处,因为对于一门心思挣钱的陈大春来说没用。就算是陈树自己小时候也有过这么一段偏执中二的时候,他很了解陈大春的想法。

        “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我不想等了。”陈大春摇头,“我真的一天都不想待在学校里,我想去闯社会,去挣钱!”

        “我觉得你没说实话。”

        陈树感觉超出常人,他敏锐地发现陈大春不想上学是另有隐情。

        “没有!”陈大春脚步一顿,却断然否定。

        沉默,长长的沉默。

        “真的不想找个人说说吗?”陈树轻轻道。

        “······”陈大春又是沉默,沉默到陈树以为他真的不愿意说的时候,却又开了口:“五个人一起进去,只有我一个人出来,他们都说我是叛徒······”

        “谁?”陈树眉头一皱。

        “很多。”陈大春摇头,“可能大家都这么认为。”

        陈树没想到陈大春竟然因为这件事在学校受到别人欺负,这种欺负比直接的打架更加棘手,有意无意嘲讽,似有似无的排挤,足以摧毁一个青春期的少年。

        更可怕的是施暴者自己也可能是无意识的,甚至只是觉得一两句话没什么,却想不到其产生的后果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我可以帮你换一个学校。”陈树想了想,提出了个法子。

        “不用那么麻烦了。”陈大春笑笑:“小树,谢谢你替我着想。但就算换个学校,继续读书也没什么意义。以我现在的成绩,还是很难考上高中的,学校的水平太差了,就算我是全校第一也没用。”

        陈树突然觉得历史的惯性实在是太强大了,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真的不想读了?”

        “不想了。”

        “那你准备去干什么?”陈树问道。

        “没想好。”陈大春摇摇头,“先帮家里种地吧,可能去搬运站抗大包,反正什么这身力气还是能换些钱的。”

        “要不要跟我学炸鸡排?”

        “啊?”陈大春没想到陈树这么说,“老三不是跟着你吗?”

        “一个也是赶,两个也是赶。”陈树道:“没什么差别。”

        “你这是把我和老三当成猪啊!”陈大春回过味来。

        “额,说顺嘴了!”陈树有些不好意思,“你愿意去吗?”

        “当然愿意。”陈大春也有顾忌:“你摊子上挣钱是有数的,人多了,不就只分钱了吗?”

        “这个你别担心。”陈树道:“等你和三哥学成了,我给你们俩另外找地方支个摊子,挣的钱都归你们俩!”

        陈大春眼前一亮,这真是个好法子,可比种地、扛大包挣钱多了!

        “就这么说定了?”陈树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是愿意的。

        “就这么定了!”

        ······

        “树树,你陪我再玩一会儿好不好?”

        “丫丫,刚才已经陪你玩了一会儿了,过一会儿再陪你玩好不好?”

        “好吧······那我先帮我妈干活!”

        陈树发现自己竟然有些适应了丫丫的存在,已经习惯自己身后随时有个小尾巴了。

        “哎哟,小树可够狠心的啊,这么漂亮的媳妇儿都不陪啊!”

        陈树笑着对打趣他的顾客道:“方老大,要说狠心可比不上您,这一趟船出来两个多月,您不也把嫂子扔在家里吗?”

        “嘿嘿,还不都是为了那操蛋的钱嘛!”方老大抱怨道。

        “还不是!”陈树给对方拿了一瓶酒,“还不都是为了生活嘛!您可有日子没来了,这瓶我请您!”

        陈树这话一出,立刻有其他熟悉的顾客起哄:“这可不对啊,怎么广清老方,不请咱们啊?!”

        “就是!”好多人都起哄。

        陈树正想办法呢,方老大开了口:“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赶紧闭嘴!这瓶酒我自己付钱,你们想挤兑小树没门儿!”

        这下所有人都没话说了,都怕被方老大开炮,这家伙是个老船长,整个混不吝,从来不吃亏,不知怎么的就和陈树对了脾气。

        “各位,来者都是客!今天是我考虑不周!”陈树赶紧出声宽慰:“这样,所有桌通通打八折,就算我给大伙儿赔个不是!”

        “好!”

        “这小子敞亮!”

        “大气!”

        顾客们纷纷叫好。

        陈树见状才走到方老大桌边,小声道谢,感谢他给自己解围。

        “小事儿,要我说连打折都不用!给他们脸!”方老大撇撇嘴道。

        “方老大,您是这个!”陈树竖起大拇指,“可咱们还是要开门做买卖啊,谁都不能得罪不是?!”

        “嘿,你小子小小年纪都成精了快!”方老大笑道。

        陈树本想离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方老大,您一直在水上跑,跟您请教一下。”

        “有事儿你直接问。”方老大道:“别的事儿我不知道,只要是这长江水道上的事儿我门清!”

        “唉!”陈树顺势坐下,“是这么一件事儿······”

        “这事儿简单!”方老大笑道:“盖房子要的黄沙、水泥、石子儿,甚至钢筋、红砖,这长江水道上都有。只要你找对人,不光你能买到,还能便宜不少!”

        “真的!”陈树大喜,“那您肯定知道找谁了!”

        “嘿嘿。”方老大嘿嘿一笑,“你要找的人就在眼前!”

        陈树顿时笑了,“哎哟,看来今天这顿我不请您都不行了!”

        “哈哈······”

        ······

        陈树这边解决了一桩大事儿,汤三娘那边又顶不住了,丫丫帮着她打碎了三个碗、四个盘子,上错了两盘菜。

        “小树!”汤三娘跑笑道:“立刻马上带着丫丫出去玩!”

        “可这客人······”

        “有你三哥四哥,顶得住!”汤三娘已经忍不了了,“赶紧把丫丫弄走!”

        陈树无奈,解下围腰。

        丫丫倒是高兴不已,乐滋滋地等在一旁,眼里分明闪过一丝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