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13.仍然弱小

013.仍然弱小

        “妈,看了小哥,港务局那边您别去了。”陈树劝陈小娘,“我看那个局长成心不想见您,咱们光等在那里也没用。”

        “没用也要等啊,咱们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但这点委屈还是能受得了的!”陈小娘硬气道:“我到要看看他能躲我到什么时候!”

        陈小娘性子外柔内刚,别看平时家里大事都是陈小爷说了算,只要她认准的事儿,即使陈小爷都拉不回来。

        陈树无奈,只能陪着陈小娘再去港务局。

        站在办公室走廊里,陈树再一次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沮丧,这种感觉实在讨厌,简直糟透了。

        本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有了超前的见识,又有空间穿梭的金手指,就可以掌控一切,现在却发现不过是自己幼稚的自欺欺人罢了,陈树为自己的弱小感到悲伤。

        “小树?”陈小娘看着低沉的陈树,以为他委屈,“要不你先回去吧,你在这儿陪着也没什么用处。”

        “不,我陪您一块儿等着。”陈树摇头。

        “唉······”

        两人正说着话呢,门被打开了。

        “宋局长!”陈小娘看见出来的人,连忙迎上去。

        宋局长吓了一跳,待看清是陈小娘,才松口气:“你是为了陈大春的事情吧?”

        “对对,我是陈大春的妈妈,是······”

        陈小娘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你们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县法院的于主任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我也给派出所那边打过招呼了,陈大春的事情我们不追究了!”

        “这······”事情发展太快,陈小娘差点没反应过来,“您是说大春没事儿了?”

        “有没有事儿派出所说了算。”宋局长开口就是官腔,可能觉得太生硬,又补了一句:“你儿子应该没什么大事儿了。”

        “谢谢!谢谢!”陈小娘一个劲儿地道谢,脸上顿时都松快了不少,她一把拽住宋局长的胳膊,把手里装着鸡蛋的箩筐塞过去:“宋局长,这是一点心意,您别嫌弃。”

        “不用、不用。”对方连忙推辞:“老乡,你攒这么多鸡蛋不容易,还是拿回去吧!”

        “你收下吧!你要是不收下,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才好!”陈小娘感激道。

        “不用感谢我。”宋局长笑了笑:“要谢你就谢谢于主任,你们家真是有个好亲戚!”

        说完,宋局长就离开了。

        ······

        “妈,那个局长说的于主任是怎么回事啊?”

        回去的路上,陈小娘的步子都快了不少。

        “唉!”陈小娘停下脚步,深叹一口气,“那个于主任是你爷爷的表兄弟,从小就没有爹妈,一直跟着爷爷过活,和你爸跟同胞兄弟没什么两样。

        后来你爸爸有机会去当兵,可不知道怎么的最后被推荐的是他那个表兄弟。

        只是没想到这个表兄弟现在有这么大的前途。”

        “因为这件事,爸和那个于主任就一直没有来往。”陈树这才明白,他之前了解的情况并不完全,当年爷爷之所以不愿意让于主任帮忙,未必没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那也未必。”陈小娘摇摇头,“你爸从来没有谈过这件事,更没有听他埋怨过。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他们两个自己知道。”

        陈树默然,显然当年的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

        陈大春被关了两天,写了检查书之后,终于被放了出来,陈树也终于放下心来,总算没有把事情给办砸了。

        陈树又重新投入饭馆小伙计的伟大事业中,顺带着学做菜,再顺带着卖加州鸡排。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只是汤三娘和汤老板有意无意的关切和注视,给了陈树无穷的压力,他在某些瞬间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肥硕的肉鸡,随时会被炸成鸡排。

        “那什么,三娘、汤叔······”陈树终于承受不住,在某一天打烊之后开了口。

        “你想好了!?”汤三娘大喜,迫不及待地拉住了陈树的手。

        “还···还没······”陈树用劲挣了挣,却怎么都不能挣脱汤三娘的胖手。

        “唉~没想好,你是想要说什么?”汤三娘大为失望,幽怨的眼神让陈树无地自容。

        “咳咳······你先让小树把话说完。”汤老板实在看不下去,直接把汤三娘拉开。

        陈树暗暗揉揉被捏疼的手,面上还笑呵呵,“叔婶儿,你们看是不是把姐姐带到饭馆来啊?”

        “嗯?”汤三娘夫妇一愣,都有些不解。

        “我是想姐姐要是多见见人,说不定对她的病有好处!”陈树道:“这事儿我有经验,当初我脑子不清楚的时候,我就天天盯着人看!天天看,天天看,唉,突然有一天我就好了!”

        “真的?!”汤三娘大喜。

        “你天天盯人看,可不就是因为傻吗?!”汤老板嘀咕了一句。

        汤三娘不高兴了:“你说什么呢!”

        “没说啥!”汤老板立刻改口,“我说这个法子确实可以试试,咱们之前都把丫头搁家里,这要是带出来,说不定对她有好处!”

        “对,对!”汤三娘仿佛真的抓住了良方,“码头人多,咱们让闺女也天天盯着人看,说不定也能像小树一样,哪一天脑子就灵光了!”

        “那个······”汤老板似乎想到了什么。

        “什么毛病,有话赶紧说!”汤三娘有些气急。

        “丫头来了,咱们总得把个人看着吧?”汤老板左右看看,“现在咱们生意太好,谁都抽不开身啊!”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汤三娘也犯了难。

        陈树眼前一亮,“我有个想法!”

        汤三娘和汤老板都朝他看去。

        “咱们再招个伙计吧。”陈树赶紧说出自己的主意,“咱们人手一直不足,再招个伙计,咱们也能轻松一点,而且这样三娘也能有功夫看顾姐姐不是?”

        “唉,小树说得对!”汤三娘立刻就同意了,“以前咱们俩还忙的过来,现在加上小树咱们都忙不过来,确实要招人,正好又能让我脱出手来看丫丫。”

        “丫丫?”陈树问了一句。

        “哦,丫丫是咱闺女的小名,大名叫汤元。”

        看到陈树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汤三娘立刻明白他的疑惑,解释到:“元旦的元,丫丫是元旦生的。小树啊,你以后也不用特意叫姐姐,就叫丫丫就成!”

        “哦。”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把丫丫带来。”汤三娘拍了板,“这样,你和丫丫也能先处着,不至于以后盲婚哑嫁。”

        得,这事儿最后又绕到陈树当女婿的事情上头了。陈树立刻装聋作哑,绝不接茬儿。

        “不是,明天就来啊?”汤老板提了个问题:“咱们这新伙计还没招呢?”

        “叔,这事儿交给我吧!”陈树立刻接话,“我有个人,明天带过来给您看看?”

        ······

        夜里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陈树把张着的加州鸡排的番子收了起来。

        打扫打扫卫生,归置一下,就准备关门了。

        自从这个鸡排宵夜摊子开张,他这里就成了整个码头夜里营业时间最长的店铺,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旅客下了船,来个鸡排;年轻人呼朋唤友,来个鸡排;孤魂野鬼没处去,来个鸡排。

        还有那句“鸡排酒,越喝越有”,更是让饭馆墙角堆满了空酒瓶子,一晚上卖酒挣得都比鸡排多了。

        陈树晚上没在饭馆打谱睡觉,而是锁上门,兜里揣了俩鸡排去了陈小娘家里。

        “谁啊?”

        “妈,是我,小树。”

        “哎哟,怎么这么晚来了?”陈小娘赶紧点了灯,给他开门。

        “嘿嘿,刚收工。”陈树看见陈小爷也起来,连忙打招呼:“爸,把您也弄醒了!”

        “没关系。”陈小爷披上衣服,“年纪大了睡觉少。你这么晚来是有啥事儿?”

        “有好事儿!”陈树笑道:“饭馆里缺个伙计,我想让三哥去!”

        “老三?”陈小娘听了一喜,“他能行吗?”

        “能行。”陈树道:“我先带着三哥干,三哥这么聪明,很快就能学会了。”

        陈小爷又在搓卷烟,思考片刻,摇摇头:“我看不行,老三脑筋转的慢,比小树可差远了,去饭馆当伙计,我怕给你添麻烦。”

        “我能行!”原先一直在打呼噜的陈老三闻言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爸,你就让我去吧,我肯定好好干!”

        陈小娘看儿子急成这样,也有些心疼,“伢他爸,就让老三去吧,他就不是个种地的料,硬逼他种地也不是个事情!”

        “种地都种不好,去饭馆就能种好了?”陈小爷还是不肯。

        陈树连忙打圆场,“爸,您这话就不对了,我也不会种地,不也在饭馆里干的好好的嘛!您就让三哥去试试,要是干不好,就让他再去种地呗!”

        “对,就让老三试试!”陈三娘扭头对陈老三道:“老三,你也表个态。”

        陈老三知道关键时候到了,立刻严肃道:“我保证一定好好干,绝不回来种地!”

        “哼!说的什么屁话!”陈小爷瞪了他一眼,嫌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陈小娘立刻把陈老三拉到一边,“他嘴笨,你就别骂他了。”

        “要去也行,我就一个条件。”陈小爷道:“你要是不答应,你就别去了。”

        “我答应,我肯定答应!”

        “去了之后你必须听小树的话,只要我听到你一个不是,你就回来跟我捉锄头。”

        “啊?”陈老三望着陈树,有些不忿。

        “赶紧答应啊,你这死孩子,怎么缺心眼呢!”陈小娘急了。

        陈老三这才开口道:“我答应了。”

        “三哥,以后咱们有事儿商量着来。”陈树笑笑,拿出油纸包:“来,我带了点鸡排,爸妈、哥,咱们趁热吃!”

        陈老三眼前一亮,顿时喜笑颜开,望着香喷喷的鸡排直流口水,“小树,去了饭馆,咱们以后是不是能天天吃鸡排啊?”

        “咚!”陈小爷一个爆栗子打在他头上,“就知道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