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11.为了自己老爸

011.为了自己老爸

        陈树和陈小爷在房里待了有小半天功夫才出来,陈小娘和陈大春等的有些心焦,特别是陈大春,想问又不敢问,怯怯地站在那里。

        “伢他爸?”陈小娘走上前试探性地看着陈小爷。

        “唉······”陈小爷对陈大春道:“走吧。”

        陈大春战战兢兢地问道:“去哪里啊?”

        “派出所。”陈小爷道:“自首去。”

        “啊?”陈大春顿时慌了神,向陈小娘投去求助的眼神。

        陈小娘也着了急,但她知道这时候问陈小爷肯定不管用,说不定还会让他发一通火,于是她就看向陈树:“小树,你不是说劝劝吗?”

        “妈,让小哥去自首就是为了救他!”陈树解释道:“您放心,小哥不会有事儿的,过几天就能回来!”

        “行了,别啰嗦了,慈母多败儿!”陈小爷没好气地冲着陈大春道:“还不走,等着用麻绳捆着你去吗?”

        陈大春一看这种情况,知道逃不过去了,但是对未知的恐惧让他一步三回头,始终走不快。

        陈小爷看他这样,火冒三丈,一脚把陈大春踹倒在地:“你个混小子现在知道怕了?昨晚上溜门撬锁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啊?!”

        “呜呜呜······”陈大春这下忍不住了,一下子哭出声儿来,号啕大哭啊。

        陈树顿时有些不落忍,看自己老爸这种惨况确实有些于心不忍,他立刻找了个托词遁走。

        他倒是不担心陈大春自首的事情,依着陈小爷的脾气,陈大春要是敢不去,他就会被吊在房梁上打。

        ······

        汤三娘饭馆生意是一如既往的好,汤老板甚至在后厨加了两个灶台,加上门口的灶台,一共有六个灶台。

        陈树现在不光负责跑堂、招呼客人,像面条、饺子、馄饨、炒饭之类的也都归他负责,算得上二厨师了。

        但不管有多忙,陈树都能游刃有余,气定神闲地把事儿都做好,让顾客开开心心地来,高高兴兴的走。

        “小伙计,昨晚上怎么没做生意啊?”

        陈树正炒着饭呢,前天晚上来吃鸡排的两个干部来到他面前。

        说话的是老李,他自从吃了加州鸡排之后一直念念不忘,昨晚没忍住,专门跑来买鸡排,却吃了个闭门羹,正一肚子憋屈呢。

        “哎哟!两位领导,欢迎欢迎!”陈树热情地不行,连忙解释:“昨天是礼拜天,晚上休息!没提前打声招呼,实在对不住!”

        “这样啊。”老李恍然,不好意思道:“你不用对不住,是我没问清楚,你们干活这么辛苦,休息也是应该的。”

        “谢谢领导理解!理解万岁!”陈树说话的时候手上也没有停下来,炒饭已经装盘,递了出去,“炒饭来了!”

        “您二位中午要吃点儿什么?”陈树擦擦手,同时招呼道。

        “给我来一份儿鸡排!”老李快速说道。

        “哎哟,对不住您咧,鸡排还没有腌制好,要到晚上才供应。”陈树抱歉道。

        “啊?现在不供应?一个鸡排要腌制这么长时间吗?”老李急了,“可我们下午的船就要走了,来不及了!”

        “马上就走啊!”陈树沉呤片刻,还是为难道:“鸡排好吃就在腌制上下功夫,一般要十二个小时,现在要是拿出来给您做出来,那味道也不对,您吃了也不满意不是!”

        陈树为难啊、沉呤啊,其实都是假装的,他根本就打定主意不满足这俩干部的口腹之欲。

        你想啊,这俩要是吃高兴了,陈树也就赚个两三块钱;可要是吃着不满意,那可就毁招牌了。

        而且陈树估计吃着不满意的概率更大。鸡排这种油腻食物就得三更半夜饥肠辘辘的时候吃才过瘾,现在才中午,这两位肚子里的早饭可能还没消化完呢,现在就算给龙肝凤髓也不见得好吃。

        但是让他们吃不上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那晚吃的香喷喷的鸡排味道,这种念想会在他们大脑中不断强化,甚至美化。以后只要一提到好吃的,就会想到大轮码头一个乡下饭馆的鸡排,就会想到自己这个小伙计。

        说不定还会跟别人宣传一下,那陈树就多了俩“自来水儿”了,不说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也算是一番成就不是。

        分秒之间,陈树脑子里已经转了这么多个弯子了。陈树有时想想自己还真是个跑堂的料,真是人尽其才。

        “两位领导要么先坐?”陈树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们老板的手艺也很不错,要不您二位尝尝看?”

        “老王你点吧。”老李没吃上鸡排显然有些兴趣缺缺,顺着陈树的指引坐下来之后也懒得点菜。

        老王倒是对食物没什么兴趣,对他来说只要能饱腹,吃什么都行,他按照陈树的建议,随意点了两三个菜。

        两人吃完中饭,赶着下午的轮船离开了大轮码头,可能很快就会忘记陈树这个小伙计,也可能吃鸡排的时候想起来。

        对陈树,他们也只是过客,和码头上来来往往的旅客没什么两样,可能以后再也不会碰面。

        但命运有时候真的很难说,之后发生的故事,他们现在谁都不会想到。

        ······

        港务局盗窃案第二天一早就传遍了整个码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伙儿都在议论。

        与此同时,旅馆里的一个福建人听到消息,也迅速乘船离去,片刻都不停留。

        正如陈树所料,大刮子、丁瞎子、王老五、小六子,一个不拉,全都被抓住了。

        第二天一早,陈大春就被招出来了,显然也跑不掉。

        至于为什么过了一晚上才招供,这当然不是大刮子这帮人有多硬气,而是因为保卫科的人嫌累,回去睡觉去了,所以一晚上都没人管他们,让他们在值班室冻了一晚上。

        保卫科问清楚情况,就把这些人送派出所去了,顺带通知警察把那个福建人和陈大春也抓起来。

        福建人他们当然抓不到了,但没想到陈大春已经在派出所里了,正老老实实在值班室交代情况呢。

        这帮难兄难弟在派出所里聚齐了。

        ······

        陈树忙完了早上这一波生意,特意给汤三娘请了个假,跑到商店买了两瓶酒、两条烟,拎着就去了学校宿舍,找到陈大春班主任家里。

        “你是大春的弟弟?”陈大春班主任是个谢顶中年男人,他从眼镜儿上方打量着陈树,“没听说过他有弟弟啊?”

        “干的,刚认亲。”陈树赶紧把酒和烟送上去,“这是咱爸妈嘱托我送来的,感谢老师您一直关照大春,实在辛苦了!”

        “哦?他父母怎么没来啊?”班主任撇了一眼礼物,但嘴上却一点都没提礼物的事儿,也不是他真有什么疑问,只是习惯这么说话。

        陈树发现很多老师都有怀疑学生的习惯,他猜测这可能是个职业病,总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自己的学生。

        陈树立刻解释:“本来要来的,但是大春出了点事儿,被耽搁了。”

        “大春出什么事儿了?”班主任吃了一惊,“他上午没来上课,我刚想问你这事儿呢!”

        “大春一时糊涂,被几个坏朋友带着做了一回鼓上蚤,现在正在派出所呢!”

        “被派出所抓了?!”班主任么头一皱。

        “没被抓住,他是被人骗去帮忙,后来觉得偷东西实在是有违您平时的教诲,就提前走了。”陈树又开始艺术加工,“今天早上,他爸知道了这件事儿,立刻压着他去派出所自首去了。”

        “嗯,这样就对了!大春他爸教子有方啊!”班主任听了陈树的说法心里舒坦了不少,“我就说我的学生怎么能和街上的流氓小偷一样呢!大春虽然做错了事情,但从根子上来说还是个好学生!”

        “对啊!大春在家的时候经常跟我们提起您对他的帮助和教诲,说是要以您为榜样做一个崇高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陈树顺势就给他戴高帽子,也不管有多肉麻了。

        “大春真是这么说的?!”班主任彻底激动了,“孺子可教啊!没想到大春平时不声不响的,心里这么有乾坤啊!”

        “就是啊!大春也知道错了,主动到派出所交代情况。说到底他还是个好学生,还是可以挽救的,咱们不能看着这么一个好学生毁了前程,您看是不是给派出所写一个大春平时在学校表现的证明,帮帮他?”陈树三转七绕终于说到正题了,这就是他拎东西来的目的。

        这种事情陈小爷肯定不愿意干,也不屑于干,只能陈树这个儿子出马了。当然为了自己老爸,给老师说两句奉承话也不算什么。

        “这个······”班主任迟疑了一会儿,显然他有些怕麻烦上身。

        “老师,您证明信上不用写别的,就写大春平时在学校的表现就行,全都写大实话。”陈树赶紧加把力气,“要是之后派出所真觉得大春犯了法,也跟您没关系。反倒是别人知道您这么爱护学生,也是一番美谈不是?!”

        “这样······行,我写。”班主任被陈树说动了,总算是答应下来,“但我今天有点忙,过两天我写好了给你行不行。”

        陈树暗骂一声老狐狸,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老小子显然还不放心,想用拖字决,等两天看看风向再说。

        陈树早有准备,立刻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老师,我知道您忙,特地帮您写好了,您签个字就行。”

        “额,······”班主任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手,只好拿过信纸来看,上面果然只有关于陈大春日常表现优良、成绩优秀、乐于助人之类的套话,他左右仔细看看,觉得没什么风险,这才签了字,毕竟拿人手短。

        陈树一看大功告成,一刻都没有耽搁,拿了证明就走,直接交到派出所去了。

        只是证明信末尾他加了一句:望民警同志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考虑陈大春违法行为社会危险显著轻微,对其从轻处理,让其早日回到学校接受教育。

        反正证明全文都是陈树写的,他爱加什么就加什么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