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08.加州鸡排

008.加州鸡排

        汤老板和汤三娘走了之后,陈树立刻行动了起来,晚上一班船是十一点半靠岸,现在已经九点多,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太多了。

        陈树穿越之后一直在思考自己要过怎么样的生活,思来想去,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要做富二代!

        不,这个描述并不准确。他想让还没有出生的“陈树”做一个富二代,让“陈树”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也算是完成自己穿越之前的执念,让“陈树”不要再那么憋屈。

        陈树早就盘算好了,他得先在汤三娘饭馆扎下根,做一个史上最牛逼的伙计,攒下本钱。

        这也是他现在正在做的,目前做的还不错。

        你问他有空间穿梭这样牛逼的金手指为什么不用?

        当然要用了,但也不能拿来赚不义之财不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好吧,其实陈树也想过跟电影里面男主角一样牛逼,穿梭到金库里捡钱,穿梭到金字塔上日光浴,穿梭到女浴室欣赏艺术······呵呵呵······呸,最后一条没有啊!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陈树只能穿梭到自己亲眼见过的地方,而且还有距离限制,以他现在的能力最远只能穿梭一千多米的地方,再远就不行了,搞不好从天上掉下来摔死。

        以他现在的社会身份,别说金库,连银行会计室都进不去,只能踏踏实实劳动致富了。

        陈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诸脑后,立刻忙碌起来。

        十一点半这班大轮是从重庆开到魔都的,每天都准时靠岸,在大轮码头下船的旅客人数并不多,所以此时码头很多饭馆都打烊了,不愿意为了这一两个旅客熬夜。

        这年头轮船速度很慢,下船的旅客一般都坐了至少一天的船,下了船肯定是又累又困,很多人都直接找旅社住下来,吃饭的人很少。

        怎么把这些旅客吸引过来吃饭是关键,陈树为这事儿琢磨了好长时间。

        他凭着自己的大力气,愣是把后厨的两个水泥煤炉搬到了门口,架上一口油锅,一口炒菜锅。

        又搬了一张条案,上面放上备好的工具和调料。

        又把冰箱里的早就腌好的鸡骨架拿出来,铝锅里的剩饭打出来,再拿出一筐鸡蛋,切好一大盘肉丝腌上,备上蔬菜碎和葱花。

        等陈树忙完,大轮的鸣笛也响了起来。

        陈树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体验,深更半夜,饥肠辘辘,什么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就是炸鸡的味道,炸鸡一出,全宿舍都骚动,穿着裤衩都能跳出被窝抢炸鸡。

        今晚他就准备给这些旅客祭出这个大杀器,看谁能忍受鸡肉经过高温油炸之后散发出的迷人香味!

        “嘿嘿嘿······”陈树一边炸着鸡架,一边阴笑着,想象着自己被金钱砸死的样子。

        ······

        “老王,看来咱们这次又是白跑一趟。”下船的旅客中有两个干部装扮的中年人,边走边聊着。

        “唉,从魔都到南京到芜湖,到九江、武汉、重庆,只要是码头咱们都跑过好几趟了,还是没有找到人!”被叫老王的人提着人造革的包,叹了口气道。

        “那你说杜六是不是在说谎啊?”

        “他不敢。”老王轻蔑道,“到了咱们手里他还敢说谎,那真是笑话!”

        沉默片刻,老王幽幽道:“现在我倒是希望他真说谎了,都比现在这种情况好一百倍!咱们已经出来整整六个月,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再找不到,我看真是悬了!”

        “唉······要是真找不到孩子,咱们真回不去了?”

        “按老头子的性子,咱们轻易想回去怕是难了!”老王无奈地揉揉太阳穴,“走吧,老李,先去招待所住一晚上,明天咱们分头行动,你去派出所,我到附近走访,看看这回能不能找到点消息。”

        “成。”老李也有些疲惫,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突然站住:“什么味儿?怎么这么香啊?”

        “怎么,饿了?”老王本来没在意,但他嗅嗅鼻子,也被香味勾住了,“像是烧鸡的味道。”

        “是烧鸡的味道!”老李肚子咕噜一叫,闻着味儿往前找,“好像就在前面,咱们去吃点儿?实在有些饿了。”

        “那就吃点儿。”

        老王和老李走了没几步路,就看见陈树的摊子了。没法儿不看见,刚下船的旅客几乎都聚在了这里,把陈树的摊子围的里外三层。

        “正宗的美国加州鸡排啊!从美国传过来的秘方,过了这个村儿就没有这个店了啊!”陈树一边炸着鸡架子一边胡吹,“三块钱一只,半只一块五,酒水优惠啊!”

        “哟!这是美国鸡排啊?”有些旅客还真被陈树给唬住了,“美国人也吃这个?”

        “吃!美国人就爱吃这个!”陈树从油锅里拿起一块鸡排,往旅客面前一递,“您闻闻香不香?”

        “香。”旅客都忍不住闻了闻,这时候的人肚子里油水还不多,油炸鸡排一下子勾起了他们灵魂深处的记忆。

        “香就对了!”陈树继续白嚯,“要说这鸡排啊也是当年咱们中国人卖猪仔带到美国去的,跟咱们的德州扒鸡、符离集烧鸡、道口烧鸡应该都是一个祖宗,咱们喜欢吃,美国人也爱吃!”

        “哦,这么回事儿!”旅客纷纷点头。

        “来来来,鸡排要趁热吃啊,数量有限,先要先有啊!”陈树举着鸡排开始吆喝。

        立刻又旅客抢着道:“给我来两个!”

        “我要一个!”

        “我也要!再来白酒二两!”

        “······”大伙儿都争先恐后,就怕吃不上这美国加州鸡排!

        陈树嘴都笑歪了,“别急别急,一个个来,先吃后给钱啊!鸡排不够还有鸡蛋炒饭、馄饨面条啊!”

        陈树在前面白嚯,老王老李两人在后面看着有些忍俊不禁,别的旅客能被唬住,他们俩可是走南闯北的,连国外都去过,当然知道陈树在鬼扯蛋。

        “这孙子也太能扯了,连美国加州都出来了,也不怕漏了底儿!”老李笑着道。

        老王也笑了,“我估摸这小子不知道在哪儿知道美国有个加州,就拿来编故事。你别说,还真编的像模像样,连我都觉得美国人吃的鸡排跟咱们的烧鸡有点关系呢!”

        “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咱们要是再不上去,鸡排咱们是吃不着了!”老李盯着陈树手上越来越少的鸡排吞着口水道。

        “那,走。咱们会会这小子!”老王颇有兴趣地走上前去。

        其实陈树早就注意到这两个人,一身毛呢子中山装,外面披着军大衣,腰杆子笔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他一点都不带怕的,还主动招呼呢,“唉,二位干部,鸡排就剩一份了,您二位再来点别的?”

        “没了?你怎么不多准备点货啊?”

        老李一下子几破了功,陈树心里一笑,这家伙是个吃货。

        “对不住您了,我也没料到今天生意这么好!”陈树嘴上一点都不缺礼,“要不您二位明天再来,我给你们留着!”

        “那就这么的吧。”老李意兴阑珊,“再来两碗炒饭,加点酱油辣椒面儿。”

        “好咧!您二位先坐,马上就好!”

        老王一直没说话,他在观察眼前这个年轻人,眼到、手到、心到,动作行云流水,腰部以下却纹丝不动。老王顿时感觉有些荒谬,他竟然在这个乡下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了律。

        世间万物都有律,宇宙洪荒的律就是大道。千百年来,有人练武、有人修道、修佛、出世入世,修身养性,就是为了锤炼自己的律,融入大道。

        老王自认也算是有见识,但却从未在老首长之外的人身上感受过律。

        “这位领导,您还有什么事儿?”陈树察觉了对方的审视意味,却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了对方,只好主动询问,顺带换了个姿势。

        “哦!”老王顿时从思索中清醒,他重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刚才的感觉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王觉得是不是自己太累了,产生了错觉。他笑了笑,问道:“你刚才说的美国加州鸡排的故事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自己编的。”

        陈树直白的话差点把老王噎死,后面刚要脱口而出的质问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陈树看着他涨红的脸心里暗爽,让你丫装逼,就知道站这儿没憋好屁!

        “你不怕我告诉别人?”沉默了一会儿,老王才问了一句。

        “鸡排好吃就行,是不是真的美国加州鸡排有关系吗?”陈树笑着道:“我就是一个摆摊儿的,您是大干部,也不会为难我是不是!”

        老王无言以对,心里赞叹好聪明的小子,三言两语就把自己逼到墙角,只好笑笑:“你说的对。鸡排炸老一点,我喜欢啃骨头。”

        陈树大拇指一树,“您是行家,吃我们家的鸡排要是不啃骨头那就没了灵魂!”

        “没了灵魂?你这说法倒是新鲜。”

        ······

        老李看老王回来,好奇道:“老王,你跟那小子聊什么呢?”

        “随便聊聊,这小子挺有意思!”老王打了个哈哈,他才不会把自己吃瘪的事儿说出来呢。

        “我刚才也在看这小子。”老李嗑着瓜子,朝陈树的方向戳戳下巴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小子跟咱们要找的人有点像?”

        老王不禁哑然,“我看你是看谁都像吧!咱们要找的孩子才十二岁,一百四十二公分,这小子起码一百六十八公分,半年时间吃肥料也长不了这么快。再说这小子脸上哪儿都不像啊!”

        “长相确实跟照片上不大一样,但你仔细看他的眼睛,三角眼,单眼皮,真的很像!”老李还是不死心。

        “江淮一带都是这眼睛!”老王仍然觉得老李说的实在不靠谱,他们要找的是个小孩儿,眼前这个分明就是个小伙子,而且陈树那个嘴皮子,不干了三四年买卖根本练不出来。

        “来,二位,你们的鸡排和炒饭来了,鸡排给您二位切开了,正热乎,您二位慢用!”陈树托着盘子上菜来了。

        老王和老李二人不约而同地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陈树。

        陈树也没在意,他还忙着给其他旅客炒饭呢,转身就走了。

        老李皱着眉头,“确实不太可能。凑近这么一看,个头、长相、气质、年龄都不对!”

        说着,他还掏出公文包里的一张照片看了看。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小军装,拿着玩具枪的男孩儿,脸上还有几分婴儿肥,眉眼鼻子嘴巴似乎还有些没有长开。

        “把东西先收起来,吃饭。”老王夹了一块鸡排尝了一口,“这小子手艺真不错,这味儿比符离集烧鸡也不差。”

        原先喊饿的老李反而迟迟没动筷子。

        “老李,我知道你着急,但这不是急的事儿。”老王劝道:“先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说不定明天就有转机!”

        老李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