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06.生计

006.生计

        陈小娘一个劲儿地催促陈树趁热吃,简直比对自己儿子还要好。

        陈树端着碗,无视陈老三在一旁有些嫉妒的目光,直接扒了起来:“真香,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粥了!谢谢陈小娘!”

        “好吃就多吃点!”陈小娘先是笑着说道,回过神来又有些诧异:“你认识我?”

        “我认识陈小爷。”陈树咽下嘴里的一口玉米糊,“之前他给过我一个肉包子······”

        陈树花还没有说完,陈老三就叫嚷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吃了我们一个肉包子,怎么?你讨饭紧着我们一家讨啊?!”

        “老三,说什么呢?”陈小娘唬了儿子一眼,对陈树抱歉道:“我这儿子心眼子小,你别在意。你说伢他爸给过你一个肉包子?”

        “唉,肉包子可香了!”陈树拿出手上的箩筐,“我今天是专门来送东西还人情的,我不能白吃陈队长包子!”

        “哼,一个花子能送什么东西?”陈老三轻蔑道。

        陈小娘真有些生气了,斥责道:“你赶紧去刷牙洗脸,把你爸替回来!”

        “唉。”陈老三不甘心,但也不敢违抗老娘的命令。

        “大娘,我给你们带了鸟蛋和毛蟹,还有汤三娘给了一些馒头。”陈树揭开箩筐上盖着的布,把东西递给陈小娘。

        “……这我不能要!”陈小娘愣怔了片刻,显然没想到陈树送的礼如此厚重,她立即拒绝道:“在这些都是好东西,你自己留着!”

        “我自己留了,这是我专门拿来送给陈小爷和您的,陈小爷送我肉包子,你又给我粥喝,我得念你们的情!”

        “这······”陈小娘有些犹豫,这筐吃食对家里确实也是个改善,但她有担心陈树因此饿了肚子。

        陈老三见状连忙插话道:“妈,咱收了吧!你和爸多长时间没见荤腥了!”

        “你以为养你们四个容易啊?”陈小娘没好气道。

        “伢子,你真给自己留了?”陈小娘又跟陈树确认,“你可不能为了还礼饿着自己啊!”

        陈树心头一热,“陈小娘您放心吧,我捡了不少鸟蛋和螃蟹,给自己留了。”

        陈小娘反复确认,才稍微安心地收下东西,“好孩子,那我就收下东西。等伢他爸回来,我一定跟他说。”

        “唉!”陈树特高兴,终于把东西送出去了,“那我先走了啊。”

        “好,慢走啊。”

        陈小娘站在门口一直望着离去的陈树,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总觉跟这孩子亲近。

        当陈树走出二三十米时,陈小娘最终还是没忍住叫道:“好伢子,往后要是吃食没着落,就来小娘家,总不让你饿肚子!”

        陈树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奔涌而出,即使他知道永远不会有这一天了,他依然咧嘴应道:“晓得了,陈小娘!”

        陈小娘的身影在泪眼中模糊,最终和记忆中奶奶的身影重叠。

        ······

        整个码头都围绕着轮船停靠岸而运作,人流车流仿佛岸边的波浪,随着轮船靠岸的鸣笛而涌动,随着轮船的离岸而平息。

        汤三娘家的生意也围绕着轮船而作息,船来了就忙碌到脚不点地,船走了就闲到打苍蝇玩儿。

        汤三娘家饭馆一共有三张八仙桌,多的时候可以招待十来个人,全靠他们夫妻两个支应。

        汤三娘男人长得瘦小,但手上有一把子力气,硕大的铁锅在他手上耍的上下翻飞,煎炸炒爆样样都能来。但他性格稍微有些内向,一天到晚都不一定能有一两句话。陈树映像里他好像从来就没有和自己说过话。

        汤三娘主要负责招待客人、收钱,顺带着切菜备菜、收拾碗筷桌子,反正哪里缺人就冲到哪里。

        “当家的,接到一个大生意!”这天上午汤三娘从外面回来,兴冲冲地对她男人喊道。

        “什么大生意啊?”

        “有船队让我们送饭!二十多个人的量!”汤三娘已经开始扒拉算盘,“他们跑船的有钱,一人收他们五块,十一个人,一共五十五!哎呀,一个两块,净赚二十二!”

        汤老板有些兴趣缺缺,“他们是来吃,还是要咱们送?”

        “要送。”汤三娘显然也意识到问题,“不过咱们可以送早一点!中午一班船是十一点半的,咱们十一点就给送过去。”

        “谁去送?”汤老板难得多说两句,“你晕船,送不了,我要是去送,正好在饭口上,要是有人来吃饭,谁烧菜?”

        “有人来就让去别家吃呗。”

        “一回两回行,要是时间长了,这饭馆还开不开了?”汤老板一言中的。

        汤三娘顿时无语了,“这么好赚的钱赚不到,太憋屈了!”

        “要不我去送?”陈树早听见他们的对话,主动站出来道。

        “你送?”汤三娘迟疑地看着他。

        “我送。”陈树道:“我天天在您这儿蹭吃蹭喝,也怪不好意思的,我给您帮工吧。你们生意好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给你们帮忙。”

        “这······”汤三娘回头和自己男人对了个眼神。

        “行。”汤老板点点头,“我看他这两天挺好,就让他干吧。”

        汤三娘也实在舍不得到嘴的鸭子飞了,也就答应下来,“那你先试试,干得好,我给你结工钱!”

        “好咧,我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陈树高兴道。

        这下总算生计有着落了,陈树暗暗松口气。这两天他发现自己饭量越来越大,满满一海碗饭菜下去一点用处都没有,成天就是个饿。

        一到晚上他就穿梭到河字号上弄鸟蛋和螃蟹吃,已经把河字号上的鸟儿和螃蟹祸害得不轻。

        随之而来的就是他面容和身体的变化,就两三天功夫他就长高了不少,脸上也有肉了,身上原先一根根的排骨也变成了流线型的肌肉。

        因为超能力的原因,维持身体成长需要巨量的粮食、蔬菜和肉类,他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大肚汉,靠现在这点饭菜根本就无济于事。

        陈树一直有给汤三娘饭馆打工的想法,正好趁这个机会说出来。

        就这样汤三娘饭馆多了一个小伙计,大轮码头少了一个孬子。

        不过也没人在意就是了。

        ······

        期间陈小娘倒是来码头挑泔水的时候来看过陈树,给他带了一双黄球鞋,是陈小爷穿旧的,本来应该给陈老三穿,这下便宜了陈树

        陈树想着陈老三肯定在家里骂他的样子,差点笑出来。

        “伢他爸知道你给家里送了鸟蛋和毛蟹都怪我了,说不应该收!”陈小娘对陈树道,“你走了之后,我也有些后悔,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不过现在看你在汤三娘这里做事,我就放心了。”

        “陈小娘你不用过意不去,我现在伙食好的不得了!”陈树宽慰道。

        “嗯,汤三娘心善,你也要好好做!”陈小娘叮嘱道。

        “我晓得,你放心啊!”

        “那就好!”陈小娘拿起扁担,就准备往回走。

        陈树一把拉住她,“小娘,我帮你挑!”

        “不用哦,你还在长身体,不能挑担子,挑伤了身子就坏了!”陈小娘连忙拒绝道。

        陈树不容她拒绝,直接抢过扁担,一边勾上一桶泔水,就走了起来。

        结果没走两步扁担就要从肩膀上滑下来,两只泔水桶也摇来晃去,差点要泼出来。

        “你没有挑过扁担,挑不来,让我来哦。”陈小娘好笑道。

        “没事,我直接拎。”陈树不愿意放弃,直接一手一个,拎起桶就奔跑起来。

        两只桶都是满满的泔水,一个差不多有五十斤重,常人用扁担挑都费劲,陈树愣是连气都不喘,拎着桶走了一里地。

        “乖,你力气这么大啊!”陈小娘是个小脚,走路慢,跟在后面紧赶慢赶过了十几分钟才追着陈树到了家。

        “嘿嘿,我吃得多力气就大了!”陈树憨笑,然后又道:“陈小娘,以后泔水我都给你送回家里来,你别去挑了。”

        “那哪行呢?”陈小娘连忙摆手。

        “怎么不行呢!我给你收了泔水,上午给你送过来,省的你跑了。”陈树道:“保证不耽误喂猪!”

        “不是耽误喂猪,是太麻烦你了!”陈小娘道。

        “不麻烦,我就在码头做事,一点都不麻烦!”陈树道:“就这么说定了啊!”

        说完陈树就跑了,一会儿还要给船上送饭,一点都不能耽搁。

        自从有了陈树这个帮手,汤三娘从没觉得这么省心过。一早上起来,门板撤了、地扫好了、桌椅也摆好了,炉子生了火烧了水,水缸也是满的。

        汤三娘真是连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么松快的日子。

        汤三娘看见正在择菜的陈树,心情好到无以复加,“小树啊,你歇一会儿,喝口水,早上用不了那么多菜!”

        “唉。我这闲着也是闲着,顺手就做了。”陈树把手上掰好的大白菜放好,对汤三娘道:“对了三娘,我昨天送菜的时候又接了四个船上的单子,可能要汤叔多备点菜了。”

        “又接了?”汤三娘对陈树真是满意到了几点,不光干活麻利,还能揽生意,才送了两天餐,就揽了七单生意,快抵得上接一船客人的生意了。

        陈树接着道:“有两只船上是重庆人,要多放辣;两外两船是南通人,要稍微清谈一点,烧鱼最好放点烧酒。”

        “你连这些都记得了?”汤三娘大吃一惊,“谁教你的啊?”

        “我自己琢磨的,我们是开饭馆的,肯定要搞清楚客人的口味,让客人吃的满意,我们的生意才能好,对吧!”

        “对对,你做的太对了!”汤三娘连连点头,“你这么小就有生意经,那以后肯定不得了,能做大老板呢!”

        “三娘你说笑了,我要学的还多着呢,还要跟汤叔和你多学学!”陈树到。

        “对对,多学学没有坏处!”汤三娘心情好,自然看一切都顺眼,“不过你还要多注意休息哦。对了,早饭吃过了吗?”

        “还没有呢,等汤叔回来呢!”陈树道。

        “不用等他,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弄,不要饿肚子!”汤三娘道。

        “那包点鲜肉馄饨吧,汤三娘你教我包吧。”陈树道。

        汤三娘诧异地看着陈树,心想这伢子从来不挑食,怎么吃个早饭还要包馄炖呢?

        陈树看出了汤三娘严重的诧异,解释道:“我看三娘你经常早上不吃饭,想做个馄饨连汤带水的,你喜欢吃一点。可惜我不会包。”

        汤三娘顿感窝心,开心道:“哎哟,是这么回事啊!你不用这么费事哦,我早上吃不下去都十多年了,没事的。”

        “早上不吃早饭可不行唉!”陈树搬出自己养生公众号的说辞,“我听老中医说过,不吃早饭不光对胃不好,对肝脾肾都不好,时间长了容易生病唉!早饭一定要吃!”

        “老中医说的?”汤三娘也有些担心。

        “嗯,是一个魔都来的老中医说的,有一次他从这里路过,我在马路边上听他说了两句。”陈树又道:“包馄炖也不麻烦哦,早上这班船是从魔都来的,下来的旅客都是魔都和苏州人,吃小馄饨吃惯了,吃不惯我们这里的面条。我们可以多包点,顺带卖给他们!”

        “你讲的对哦!”汤三娘顿时干劲十足,“我们包馄炖,把早饭生意做起来!”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