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个富二代在线阅读 - 002. 最好别出门

002. 最好别出门

        陈树最近有些走背字,干什么什么不顺,早上出门忘了带手机,回去拿了手机又丢了钥匙,来回折腾了一通,临到公司门口还踩了一脚狗屎!

        “妈的!太缺德了,纵狗拉屎,想没想过踩狗屎的人的感受!”陈树背好双肩包,使劲儿在花坛上蹭脚上的狗屎,一边还担心着别被人发现了。

        “大树,干嘛呢?”

        但怕什么就来什么,陈树听见这声公鸭嗓子,心里就咯噔一下。

        来人叫唐胜,是陈树的同事兼损友,因为嗓音的缘故,被叫做唐老鸭。唐老鸭除了嗓音难听,还是个大嗓门,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踩了狗屎,估计到公司一个小时,全公司上上下下,包括扫地阿姨都会这个消息。

        陈树脑子里的念头如同火花一般乱窜,他强自做着掩饰,身体有些僵硬,“老唐啊,今天怎么也来晚了?不怕你们组长骂你?”

        “昨晚全组加班,忙到一点才放人,今天来晚点无所谓。”唐胜笑嘻嘻道,“不过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待会儿等着被灭绝师太骂吧!”

        “别提了,最近就没有什么好事儿!”陈树心中一黯,“你们组加班好歹还有加班费,我们那个灭绝师太面上不让我们加班,体恤员工,背地里微信群疯狂布置任务,我昨晚上忙到两点,连澡都没洗!”

        “那你们组确实太惨了!”唐胜同情道:“灭绝师太在大老板面前样样争第一,连加班费都能这么省,可苦了你们了!”

        “谁说不是呢!”陈树叹息道:“我们组长那真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牲用,真不知道哪天就猝死过去了!”

        “嘶······”唐胜倒吸一口凉气,“那你可得当点心你啊,可不能真被灭绝师太给灭了!”

        “去你的,老子福大命大!”陈树呸呸了好几下,“赶紧上电梯吧,大早上说这个太晦气!”

        “对对,呸呸呸!”唐胜笑了两声,连忙拉着陈树进了电梯。

        这时候正是上班高峰期,电梯间有好几位等待搭电梯的白领。

        唐胜和陈树排在后面,眼看着乘不上这班电梯。陈树心里有些后悔,不应该和唐胜在门口耽误时间,再等下一趟电梯,自己肯定迟到。

        陈树正着急的时候,电梯就到了一楼,大家都按照秩序进入电梯,这时唐胜却一把拉住陈树,往前挤,“对不住,我哥们儿拉肚子,赶时间,多包涵!”

        也不管别人乐意不乐意,唐胜反正是拉着陈树挤上了电梯,惹得众人一阵抱怨。

        “嘿嘿,我哥们儿是真扛不住了,急等着上厕所,对不住各位啊!”唐胜笑嘻嘻地道歉,表情特别到位。

        陈树默默甩开他的手,想要离他远一点,摆脱那个拉肚子哥们儿的角色,可惜电梯人多空间小,没地方躲。

        “怎么这么臭啊?”

        “真的,好臭啊!”

        “……”

        周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陈树一开始没有当一回事,心想谁这么缺德,在电梯里放屁?没素质!

        陈树抬着头,望着电梯顶上,放空自己,给自己催眠,我闻不到,闻不到······

        不对!

        陈树猛然惊觉,刚才被唐老鸭撞见,脚上踩的狗屎没有弄干净!

        他仔细闻闻,果然是狗屎的臭味。之前在室外还好,现在到电梯里,人多天热,这味道一下子就挥发出来了。

        他再打眼从电梯顶玻璃一看,果然,周围的人都捂着鼻子,往边上躲,满满当当的电梯愣是在他周围空出一圈地方。

        霎时,满身的血都用到了陈树头上,胀得他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不会真拉裤子里了吧?”

        “这么臭,真说不定······”

        “咦~好恶心!”

        “······”

        等陈树从大脑宕机的状态出来,耳边又传来各种声音。

        “不···不是···”陈树张嘴想要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说。

        说自己没拉裤子,是踩了狗屎?

        陈树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电梯门打开,电梯里的人一窝蜂地冲了出去,仿佛在逃难。

        陈树呆呆地望着电梯关上门。

        “唉,大树,你真拉裤子了?”唐胜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

        陈树回头望了他一眼,“滚!”

        ······

        等陈树弄干净鞋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他的主管灭绝师太已经在工位上等他了。

        “迟到三十四分钟。”灭绝师太面无表情,冷冰冰道:“陈树,这个月你已经迟到四次了,你是不想干了吗?”

        “不,不是,毛主管,我······”

        “我什么我?你任何理由我都不想听!”灭绝师太手一伸,“昨天让你做的报告呢?”

        “哦哦,在u盘里!”陈树立刻回答道。

        “马上给我!”

        “好。”陈树立刻翻起背包。

        灭绝师太等了两三分钟都没有等到u盘,不耐烦道:“快点,拿个东西怎么这么磨叽?!”

        “······”陈树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不大的书包已经被翻得底朝天,“我昨天晚上做好报告,u盘肯定放在书包里了,但······”

        “但什么?你别跟我说不见了?”灭绝师太此时已经脸黑得滴墨水。

        “好像是不见了······”陈树胆战心惊地望着灭绝师太,连忙解释:“我昨晚弄到两点钟,肯定做好了······”

        “我不管你做到几点钟,我只要报告!”灭绝师太咬牙切齿道:“中午大老板就要看,你现在告诉我怎么办?”

        “可能是落在家里了,我,我马上回去拿······”

        “那还等什么?快点去!”灭绝师太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树气恼地揉揉脸,心里沮丧,今天也太背了,像是丢了魂一样,从出门开始忘手机,忘钥匙,又踩狗屎,现在连最重要的u盘都忘记了。

        “等什么?给我现在立刻马上走!”灭绝师太隔着大半个办公室冲着陈树吼道。

        陈树闻言,头也不回地抓着包就跑,一刻不敢耽搁。

        ······

        “小毛,怎么回事?”

        “哦,李总!”灭绝师太立刻换成笑脸模式,“陈树把资料忘在家里,我让他回去拿。”

        “小陈啊。”李总对陈树映像还不错,“小伙子挺有潜力,平时也挺能干的。你作为上司要多注意工作方式方法,不能一味地压,有时候也要关怀一下。他最近生活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明白,李总,我会注意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半个月他就像丢了魂一样,大错小错不断!”

        “唉,年轻人嘛,犯错是正常的,要给空间!”李总宽慰道:“还是那句话,注意方式方法。”

        “是,我会注意的。”

        ······

        陈树正在一路狂奔,拼命去赶公交。

        并非他不知道打的,但他真的舍不得几十块钱的车费,那是他好几天的伙食费。

        刚参加工作,工资低,交完房租就剩不到一千块钱,除了吃喝、交通,每个月能月光就算幸运。

        最近家里出了一些事情,让他也张不开口向家里求助。

        爸妈经营了小半辈子的饭馆被人举报了,说是卫生不合格,造成客人食物中毒。不仅赔了钱,饭馆还被吊销了营业执照。

        昨天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老爸气得卧床不起,也让陈树一下子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陈树从来没有像这样无力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变强,渴望能够掌控所有事情,让所有问题都轻松解决。

        他甚至做梦买彩票中大奖,一下子变得特别有钱,什么上班、灭绝师太、房东······统统见鬼去吧!

        可惜是个梦。

        ······

        陈树住在郊区,公交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97路公交半个小时一班,错过了就要等很长时间。

        现在是九点五十八分,陈树看着手机,加快脚步。公交站在马路对面,绿灯也只剩十秒钟,他只能拼命跑过马路,否则又要等一分半钟的红灯。

        快快快!

        陈树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破了,他现在多希望自己有个穿越空间的能力,这样就不用这么难为自己缺乏锻炼的身体了。

        三秒!

        两秒!

        ······

        还有五米,就能跑过去了。

        97路公交车这时候也进站了,陈树转头看了一眼,越发拼命地往前跑。

        “嘭!”

        在空旷的路口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所有停在路口的司机、行人都看见一个肥胖的躯体飞上了天空。

        陈树看见了天空,心里奇怪,怎么能看见天呢?

        再左右看看,所有汽车和行人都在自己下面,他们都静止在那里,很多人都张着嘴、瞪着眼睛望着自己。

        我在天上?

        我怎么会在天上呢?

        哦。我被车撞了,那个肇事的汽车撞在电线杆上,还冒着烟。

        这下麻烦了,不知道伤的重不重,又要麻烦爸妈了,家里已经有这么多事情,这回又给他们添乱了。

        u盘也拿不到了,不知道灭绝师太到时候会怎么暴跳如雷。

        “咚!”

        陈树重重地摔在地上,周围的一切瞬间又活了起来,惊叫、嘶吼、鸣笛······不过都和陈树没有关系了,他闭上眼睛,陷入无尽的黑暗。

        ······

        远在八百公里外,长江边上的一栋老房子里,一对老夫妻正窝在客厅里看电视。

        “咳咳咳咳······”老头身上盖着毯子,咳个不停。

        老太太连忙帮他捶背,“我给你倒杯水。”

        “嗯。”

        老头喝了两口水,终于好了一些,只是面色挣得通红。

        “你昨天是不是给大树打电话了?”老头突然问道。

        “啊······”

        老头怒气冲冲给你道:“都说了让你别说,别说!大树刚刚参加工作,正是要努力工作的时候,你这一说不是分他的心吗?!”

        老头子气得又咳嗽起来。

        老太太连忙给他揉背,“你这情况这么严重,我不是怕······”

        “怕什么!我这把年纪了,早点死了给国家省粮食!”老头子嚷道。

        “你怎么老是说这个话!”老太太也急了,“一天死啊死的!不就是饭管关张了吗?饭馆关张人还不活了?!”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老头子瞪着眼睛道:“老子开饭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把人吃坏过,他们凭什么说食物中毒是在我的馆子吃出来的?凭什么?!老子一辈子的名声就让他们毁了!”

        “唉~官子两张嘴,还不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争不过他们,还是算了吧!”老太太也叹了口气。

        “不算!”老头子强道:“就算是告到中央,我也要讨个公道,凡事讲不过一个理字!”

        “那要多少钱?!”老太太劝道:“现在儿子毕业了,过两年也要结婚买房子,还有你这病,都要花钱。咱们一辈子攒这些钱不容易,总不能打了水漂吧!”

        听了这话,老头子不再言语,沉默良久,“大树银行卡号多少,你给我一下。”

        “干什么?”

        “给他打点钱。钱是男人胆,大树刚参加工作,马上又要谈朋友,没钱不行。魔都消费又高,不能让儿子抠抠索索的。”老头子道。

        “那你之前还拦着不让我给儿子钱?!还说什么男的就要自力更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老太太嘴上念叨,眼里偷着乐。

        “我那不是怕他立不起来嘛,凡事靠家里,能成什么器?!”老头子道:“像我年轻的时候,十六七岁就闯荡江湖······”

        “哎呀,行了行了,你那点光辉事迹就别念叨了,这么些年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连儿子都听烦了!”

        “我······”老头子语塞。

        “我去给你拿儿子的银行卡号,我之前记在一张纸上了,我去找找······”

        “哼!”老头子装着生气,不搭理老太太,手里的遥控器却调到魔都卫视。

        这一切都落在老太太眼里,这老头子就是嘴硬心软,明明舍不得儿子,却总是一副严父的嘴脸!

        电视里正播放新闻,“本台消息,上午十点在中山路长宁路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男子醉酒驾车闯红灯,造成一名男子重伤,现已送到医院紧急救治······”

        “咱儿子是不是在中山路上班?”老头子看着新闻突然问道。

        “好像是······”老太太迟疑了一下,“大城市人多车多,太危险了,我得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注意安全!”

        正说着,老太太手里的电话却响了,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

        “喂,你好,是陈树家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