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当个大师在线阅读 - 第001章 重生了

第001章 重生了

        如果你现在马上就死,你会怎么评价你的一生?

        ——《搏击俱乐部》

        杨益昆起码看过十遍的影片,却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认真思考过。

        在几分钟之前,他还是个单手开法拉利,嘴叼雪茄放浪不羁,被一群女人宠着爱着,还不要他负责的情圣。

        他不是富二代,但就是有法拉利开;他不是亿万富豪,却有花不完的钱;他也不是鸭王,他只是一个熟练心理学,熟懂女人心的朝阳圈知名仁波切。

        他深谙社交心理,擅用催眠读心,做过nlp治疗师,他一眼就能看懂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凭着一手高超的技巧,混成了人们眼里魅力非凡的大师。

        但有时候太受欢迎也是种麻烦!他现在已经厌倦了,只想山野田园间过个普通日子,却依然追来了无尽的倾诉,他已经不堪其扰!

        我只想安静地当一个大师啊!

        “轰隆”

        天打雷劈,直接就在他面前炸开!

        世界被一片白茫茫取代,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本能踩下刹车,但尖啸声却根本阻挡不住那股支离破碎的力量!

        然后杨益昆想到了这句话,

        若下一秒就死,自己对这一生有何感想?

        骄傲于跑车豪宅?钱夹子里花花绿绿的票子?身上昂贵的名牌?但它们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没有意义!

        交往过数百还是上千的女人?一面忽悠着自己不爱的女人,一面欺骗着自己是博爱无私?也没又意义!

        我并没有不同,也没有特别,更不美丽……遗憾懊悔涌上心头,突然发现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活得毫无意义!

        ……

        “妈——”

        杨益昆猛然惊醒起身,却发现周遭已然变化。

        失控的跑车变成了室内房间,恐怖的大雨夜变成了刺眼白昼,旁边打地铺的一个青年也醒了过来,一头卷毛还戴个小眼镜儿,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摇头:

        “不就是被拒绝了吗?话说天底下女人多的是,何必吊死一棵树呢!”

        “她就吃定你老实,故意吊着你的胃口,要我说现在的女人啊,心都复杂着,不照照镜子自己啥模样,还个个都想着钓高富帅!”

        杨益昆茫然看着四周,没缓过神来。

        小眼镜却没有停下说教:“这社会,就是现实!其实没必要盯着一个钻牛角尖,你们公司没有,别的地方还有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有白菜拱!”

        他只感觉头晕脑胀,不耐烦的打断这些逼逼:“你谁啊!这是哪儿?”

        小眼镜首先是诧异,瞧他脸色是认真的,更恼火:“我特么是照顾你个疯子一整晚的兄弟!我知道我知道,人面对尴尬都是容易装失忆的,你要想不当回事,忘了也好,对你来说——”

        “呕!”

        杨益昆刚要思考便一股吐意袭上心头,忍不住起身往卫生间跑去,听到厕所传来的动静,小眼镜挠挠头:“我的话杀伤力这么强了?”

        他稀里哗啦吐了痛快,也终于清醒了许多,洗脸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乌黑散乱的头发,稀疏的胡子,一张还算稚嫩的脸上,挂着熬夜的黑眼圈。

        自己怎么这么年轻了?联系脑海里的景象,过去未来的交织……种种猜测浮上心头,习惯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显示的时间为:

        2013年3月10日。

        真重生了吗?

        好像是……因为一场冷水淋头的告白失败,喝了个烂醉,还幼稚的希望就这么醉死算了……然后他回来了,那个野性狂狷的男人,重生了!

        小眼镜见他回来后沉默无声,以为心情不好,还在那劝说着:“女人有什么好爱的!来玩几盘撸啊撸,队友更爱你!”

        杨益昆靠着墙角坐下,种种往事浮上心头,记忆起来了:“李守成?我发现你还是瘦一点顺眼,总之谢谢了哥们!”

        小眼镜无法适应正经,有点怀疑:“你丫这是……烧了?”

        杨益昆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摇头:“没事,就想到了点事情。”

        他想到了脑袋里的影像,亦或者是自己的未来?

        他——杨益昆,当过码农干过it,中途自觉没有激情而放弃优渥工作,跑去钻研搭讪艺术、研究行为心理,凭着一手炉火纯青的技术,他专门跟那些最正点的辣妹交往,在她们的爱慕中游刃有余。

        他还自我包装,混迹朝阳圈,变身成上流贵妇眼里争相受宠的仁波切,一面享受着大师的美誉,一面得人得财,即便远走高飞想金盆洗手,依然有女人对他魂牵梦索,他活出了男人梦想的样子。

        但却少有人知道,大师的年轻时期,只是一个内向死宅,他甚至患有社交恐惧症,不敢跟女生说话,不会聊天被讽直男,舔狗过度被女人当备胎,曾深深怀疑过自己要孤独一生。

        年轻懵懂又单纯啊!没想到竟然还能回到这段岁月!

        只是自己这条件,没有重生的必要撒!

        难道老天应了自己的心愿,给他机会重头来过,干点人事?

        纳闷!

        “你咋了?”

        小眼镜见他在那一会眉头紧蹙,一会似笑非笑的,很担心。

        杨益昆从回忆中回到现实,起身:“走!我请客吃饭,昨晚光喝酒没吃菜,我一定是抽了脑子才这么乱!”

        李守成骂骂咧咧的跟上:“你还知道啊!昨晚还是我帮你埋单的!你等等我个上厕所,待会不少于五个菜啊!”

        “知道了!憋着不行吗!”

        “憋着长不大!”

        “多大岁数了还想屁吃!我楼下等你!”

        杨益昆笑着下楼,摸摸口袋,忘记没有烟了……特地去小商店,买了包烟,掏手机习惯想要扫码,又发现商店没码。

        13年竟然还没普及开来?杨益昆掏口袋但没带钱包,好了,跟店家微笑面对吧。

        店老板也笑。

        他说:“忘带钱包了,等我朋友下来我让他付!”

        他是内心强大,当面拆了烟叼嘴里,点着抽了一口但又掐灭——好像自己这时候还没染上烟瘾,犯不着,于是又收起来。

        他还在纳闷着:自己重生到底干啥来了?

        别人是生活不如意,想着重头来过……自己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吗?

        有钱?有地位?

        是个人都不能免的追求,他当然也想。

        但渴望度并不是太高,倒是有认真想过雷劈前的问题:如果马上要死了,怎么评价自己的一生?

        没做什么坏事,当然了,也没做什么好事。

        重来这辈子做点什么好呢?

        留下点有意义的东西……对了!干点人事吧!

        教人们走出社交恐惧,教男同胞正确追求异性,当一个心灵导师……要不自己这一身本领,两眼一闭就没了传承,可就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