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战国当赵括在线阅读 - 第1155章 新的战争计划

第1155章 新的战争计划

        这一次的宴会,可以说是宾主尽欢。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赵括和二皇子的饮宴了,第二天,塞琉古帝国的使团就离开了帝京城。

        由于使团的主使多罗斯只不过是宫廷大臣,所以作为大汉国皇帝的赵括当然也不可能屈尊前来相送,负责送行的是大汉国的外交部长苏厉。

        多罗斯对着苏厉笑道:“多谢苏部长的送行,我会回去向我们尊贵的塞琉古皇帝转达贵国皇帝的善意。”

        和二皇子不一样,多罗斯明显就没有打算在大汉国这边多花费什么心神,虽然已经住了好几个月,但是他基本上没学会什么大汉国的语言。

        苏厉听完翻译之后也是笑道:“希望这一次我们大汉国的商团能够在贵国之中好好的进行商贸活动,也可以实现你我两国之间的互惠互利,也希望使者这一次回国能一路顺风!”

        就在这种欢声笑语之中,塞琉古使团离开了。

        和来的时候只有几百人相比,这一次塞琉古使团回去的时候可是足足上千号人,而且还有上千辆的马车。

        这些马车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赵括的少府麾下的各个工厂,以丝绸、人参、瓷器等高利润商品为主。

        当然,为了让其他的大汉国人见识到西域贸易究竟有多么的赚钱,赵括也是强行命令大汉国之中那些比较多产业的大臣和巨商们必须要参与其中,哪怕你只去一辆马车都行。

        俗话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

        相信在这一次的商贸活动结束之后,下一次这些大汉国的大臣和巨商们就会选择主动出击了。

        没办法,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拒绝金钱的诱惑呢?

        用官职来贪污?

        如果是在其他皇帝的治下或许是可行的,但是在赵括的治下,谁敢这么做,那这个人就真的是活腻了。

        所以啊,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陛下的话来经营产业吧。

        二皇子的身边依偎着绿柳姑娘,他透着马车的车窗注视着远去的帝京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赵老哥,再见了。”

        二皇子的心中还是很惆怅的,塞琉古帝国的都城安条克城距离帝京城足足有万里之遥,或许这一次离开之后,此生都无法和赵老哥见面了。

        就在这个时候,二皇子的目光突然一凝,因为他看到了赵括的养子赵政突然策马而来。

        “停车!”

        二皇子赶忙开口,并钻出马车。

        果然,少年赵政在二皇子的面前停下,行礼,然后拿出了一把长剑。

        “世叔,我父亲说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为了以免触景生情,他今日就不前来相送了。

        这把长剑乃是当年我父亲让麾下的工匠们打造出来的第一把钢剑,曾经陪伴着我父亲走过许多风风雨雨,今日便将这把剑送给世叔,也希望世叔未来能够如这把剑一般无往不利!”

        二皇子露出笑容,想了想之后,从怀中拿出来一枚令牌,放在赵政的手中:“这是我给你父亲的回礼,希望有朝一日,我还能和你的父亲再次相见,聆听他的教诲!”

        赵政接过了二皇子的令牌,又朝着二皇子行礼,随后策马远去。

        二皇子看着赵政离去的身影,也是露出了笑容。

        赵老哥虽然没来,但……其实,他还是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二皇子的身边响起来:“看来,你这段时间在我们大汉国之中不但娶了妹子,而且还有了新的知己啊。”

        二皇子转头一看,顿时笑了起来:“李百将,我们好久没见了。”

        李建叹了一口气,对着二皇子说道:“没办法,谁让我命苦呢?

        这一次我不但要护送你们回西域,而且还要跟着你们使团一起回塞琉古呢。”

        二皇子闻言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你是大汉国负责护送你们商团的一员?”

        李建点了点头,拍了拍二皇子的肩膀:“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这个家伙的身世不一般,不然的话在使团之中也不会这么清闲。

        咱们两个谈个交易,在大汉国的时候我也是没少照顾你,等到去了塞琉古呢,要是我有什么麻烦,你多少也得帮兄弟一下吧?”

        二皇子看着面前的李建,忍不住笑了起来:“没问题!”

        李建看着面前的二皇子,笑容同样也是十分的愉快。

        作为即将正式展开工作的“塞琉古帝国夜莺分部”最高领导者,李建觉得能够拥有二皇子这么一个帮助自己打入塞琉古帝国内部的介绍人,简直就等于是给这一次的任务降低到了简单难度啊!塞琉古使团离去了,春耕也就到来了。

        当农民们忙碌着春耕的时候,赵括也召集了大汉国的诸多重臣们,开始商量起下一个军事征战的目标。

        对此,正丞相许历其实是有些迟疑的:“陛下,如今在岭南、西南都已经有两路大军展开作战,这对于国库而言已经造成了一定的负担。

        如果再多加一路大军征讨的话,国库方面的支出或许就过于庞大了。

        老臣觉得,不如先暂时观望两年,等到岭南或者西南之中的哪一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且班师之后,再进行下一次的征讨吧。”

        虽然财政部长郭纵是那个掌管钱袋子的人,但是作为大汉国的正丞相,许历无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汉国“大管家”,他对于大汉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各方面都有着十分透彻的理解,再加上他本身就是赵括极为信任的心腹,所以才敢在赵括面前提出这样的反对意见。

        许历原本以为这种反对意见会引来赵括的不快甚至是斥责,没想到在听到了许历的话之后,赵括却爽朗的笑了起来。

        “许丞相的这番话确实还是很有道理的,但是丞相你不要误会了,朕这一次其实并不打算出动一支大军,朕只需要出动两万火枪兵就行了。”

        在听到了赵括的这句话之后,许历和在场的许多大汉国大臣一样,直接愣住了:“两万火枪兵?”

        赵括笑着点头:“对,朕想要试一试,看看两万火枪兵究竟是否能够做到独立作战。”

        对于赵括来说,他的内心之中是非常清楚,火枪兵迟早都是要取代现在这些什么长枪兵、刀剑兵、弓弩兵,成为步兵真正的构成兵种。

        但是单单赵括一个人知道也没用啊,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才行。

        所以,一次小规模,但是又足够证明火枪兵作用的战争,就是赵括这一次的目标。

        毕竟赵括也是很清楚的,确实现在西南、东南两路三十万大军正在作战呢,这要是再搞个十万二十万出来,确实是让国家有点承受不住。

        其实赵括也完全可以慢慢的推动,今年不打,甚至明年不打都可以,但那样的话对于赵括来说,扩张的脚步就有些慢了。

        现在的赵括都三十多岁了,时间虽然还有几十年,但是每每想起来都有一种紧迫感。

        时不我待啊!还是赶紧的让大汉国扩张出去,才是真正让人放心的。

        而且,由于去年刚刚从西域之中获得了大量的财富、俘虏以及物资,现在的大汉国内部对于扩张依然有着十分大的渴望,整个来说都出于一个比较良好的全民求战状态。

        不趁着这个时候扩张,更待何时?

        大仗一下子打不了,小仗也可以慢慢打嘛。

        在听完了赵括的话之后,许历等大汉国重臣也是陷入了沉吟之中。

        过了片刻,郭纵开口了:“若是只出动两万兵马的话,基本上来说构不成什么财政压力。”

        别听许历刚才那么说,就觉得大汉国的国库现在很空虚了,恰恰相反,现在的大汉国国库十分的丰盈。

        消灭其他七国所带来的巨量财富囤积在国库之中,现在都还没花完一半呢,再加上征服西域的财富,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这些还仅仅是从战争之中所获得的财富,再考虑到大汉国内部的商业税、农业税赋、马税等等诸多收入,可以说大汉国的国库处于一个收入极高的状态。

        只不过呢,打仗确实是很花钱的,本身现在西南、东南三十万大军就已经是花钱如流水了,若是真的开辟了第三战场,大汉国国库的收入就会从尚有盈余变成入不敷出,这才是许历反对的原因。

        许历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现在这收入要是比支出还低的话,他心里是真没底啊。

        但现在,听到郭纵表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后,许历顿时放心了,道:“若是不会造成财政赤字的话,老臣是坚决支持开战的。”

        庞煖咳嗽一声,道:“老臣没有意见。”

        李牧兴冲冲的说道:“陛下,臣愿意作为主将出征!”

        三位丞相都已经形成了统一的意见,其他下面的大臣们自然就不可能再多说什么了。

        赵括笑道:“很好,那么现在我们就来研究一下,究竟要打哪里吧。

        项燕,你来说吧。”

        像这样的会议,一般上来提供军事建议的都是参谋部的部长司马尚,只不过现在司马尚还在岭南征战呢,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在了身在帝京的参谋长项燕身上。

        项燕站了起来,来到了一旁早就已经挂好的地图面前,熟门熟路的拿起了那根长长的指挥棒,开始一边指指点点,一边说话。

        “根据参谋部的分析,由于这一次的战役主要是以小股兵马的力量为主,所以在西方大规模对塞琉古帝国进行第二次征服显然是一个完全不可行的选择。

        再看北边,北边的大漠如今已经被我们大汉国给完全征服了,北方也不存在什么战事。

        东北方向的话,箕子朝鲜尚未灭亡,朝鲜半岛也没有完全被征服,可以列为一个选项。

        南方的话,岭南和西南都在进行战事,自然不可能再继续开辟战场了。

        正西方的高原之中有众多的羌人部落,他们生性野蛮,经常袭扰我们大汉国的陇西、关中诸郡,也属于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

        所以在综合考虑之后,只有西方的高原,以及东北部的箕子朝鲜属于比较合适的两个目标。”

        在听完了项燕的话之后,在场的大汉国重臣们都陷入了思考之中。

        片刻之后,正丞相许历开口道:“那么,参谋部觉得哪一个目标是更加合适的呢?”

        项燕开口道:“回许丞相,这个其实要从咱们这一次陛下的用意去考虑。

        陛下要出动的是两万火枪兵,想要检验一下这些火枪兵的战斗力,那么西部的高原无疑就是一个很适合的战场。

        东北的箕子朝鲜,有山有水,路途比较险阻而且困难,还有众多的城池城墙,对火枪兵而言虽然也能够克服,但却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战场。

        再加上将来的话,和西方塞琉古帝国的商路开通之后,我们大量的商队就会经过祁连山北侧的河西走廊前往西域,而西部高原之中的大量羌人就在祁连山南侧,难保不会对这条商道产生什么威胁。

        由此判断,无论是从军事上还是从大汉国的商业利益来说,进攻西部高原上的诸多羌人部落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项燕说完这番话,赵括也是暗自点头。

        看来这个项燕啊,确实是已经开窍了。

        打仗,很多时候其实并不仅仅是打仗,它是有很多复杂的因素综合起来的,而在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政治因素。

        说白了,一个国家高层想要打仗,那肯定是判断之后,觉得打仗能够给这个国家带来足够的利益才开战的。

        现在项燕能跳出单纯的军事利益,用国家的综合利益来对战争的目标进行判断,这就是他成长的最好证明。

        听完了项燕的话之后,许历也是微微点头,道:“这么说来,向西部高原发动战争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西部高原这么大,我们总不可能想要凭借着这两万兵马就想要征服西部高原了吧?”

        项燕点头道:“确实如此,所以这一次我们打算征服的地方就只是这么一部分。”

        说着,项燕的指挥棒在地图上画了一个比较扁平的椭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