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秋收攻势一陆

第二百四十四章 秋收攻势一陆

        慕容坤道:“将军如果想打,又何必明火执仗,偷袭岂不更有效果?如此给我军报讯,其意自明,我家赫帅也是知情识趣之人,焉会煞了风景?”

        刘和歪着头打量了一下慕容坤,倒瞧不出这家伙言辞也厉害得很,“我明火执仗,是想让赫帅见识一下我度辽军的兵威,不想趁火打劫,如此这般,即使赢了赫帅也不会服气嘛!”

        “度辽兵威,赫帅在赤城堡已见识过了!”慕容坤大笑。

        徐荣大怒道:“兀那蛮子,忘了你曾是我军的俘虏了么?我家将军仁慈,让你侥幸留得一条性命,居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慕容坤转过头,斜睨着徐荣,抗声道:“吾被俘,非战之罪,吾得活,是赫帅之力。姓徐的,他日战场之上,总有雪当日之辱之时。”

        徐荣嚯地拔出刀来:“何不现在?”

        慕容坤冷笑一声,目视刘和,不再理睬徐荣。

        “不说废话了,小帅,慕容赫让你来,是何用意,总不是来与我部将斗气的吧?想必他这时急着回头,晚了,刘某可就要留客了。”

        慕容坤心中一凛,刘和这话说得可就明显了——很显然!黄忠的部队正要向这边赶来。计算路程,只怕用不了几个时辰就会到了。

        “我家赫帅说,两军既遇,这样都掉头而去,不但他不甘心,想必将军也是不甘心的,俗闻大汉有斗兵将的习俗,我草原也有插旗夺旗之惯例,今日便来斗上一场,不论谁胜谁败,斗完之后,掉头便走,如何?”

        嗯?刘和不由一楞,想不到慕容赫居然提出这个建议,想必是对他狼啸军的战斗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了,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沉吟之中,目光不由转向徐荣,徐荣策马向前,“将军,末将愿意率部迎战!”

        刘和思忖片刻,这也是一个摸摸慕容赫狼啸军实力的机会,倒是可以一试,只是输了,只怕会在军中留下阴影,这种骑兵之间的斗兵,对上的又是狼啸军,又不能把“马儿三宝”暴露,自己还真是没把握,沉吟不决之时,慕容坤笑道:“将军若是不敢,尽管直说,我家赫帅说了,他掉头便走,绝无二话。”

        徐荣狂怒,一跃下马,单膝跪在刘和马前,“将军,末将愿战,若输,末将提头来见!”

        刘和斥道:“胡说什么!”目光看向慕容坤,“告诉赫帅,战!双方各出一百人,斗兵!”

        慕容坤一抱拳,转身便行。

        刘和看向徐荣,“你的部属有把握吗?”

        徐荣大声道:“末将属下,皆敢死战。”嚯地站起,奔到军前,大呼:“与蛮狄斗兵,我要一百人,那些屯长愿意去一逞我汉军威风!”

        “末将愿往!”十几个屯长应声而出。

        徐荣的目光在众人脸上转来转去,半晌,大声喊道:“燕甲!”

        一名年轻将领应声而出,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末将在!”

        此人是在抗击拓跋鲁耶时,活下来的军士。

        “你选你部精锐一百人,为将军去夺旗斩将!”

        “末将领命!”燕甲兴冲冲地跑向自己的部属,而其余的一批屯长见没了机会,怏怏不乐地退回了队列。

        两方的战鼓几乎在同时响了起来,战士的呼喊声撕裂夜空,两名骑士各执一面军旗,飞驰而来,在战场的中央,相距数百步,同时将两面大旗深深地插入地上。圈马而回。

        战鼓鼓点再变,两方一百名骑士缓缓从本阵小跑而出,既然是光明正大的斗兵,汉军骑兵也不占地利的便宜,策马下了缓坡,到了平地列阵。

        狼啸军清一色铁甲,左手执圆盾,右手握弯刀,而度辽军骑兵亦是全身铁甲,与狼啸军不同的是,他们还有护脸的面甲,此时拉下面甲的他们,已只有两只眼睛露在了外面,度辽军一人一支冲阵骑矛,马鞍旁挂着一把战刀,与狼啸军手里的弯刀相比,他们的刀身略长,弧度略小。这种最新式的盔甲是刘和忽然想起后世兰陵王的故事之后,又在渔阳敲得大笔银子,手里宽绰了,才开始在部队慢慢装备,徐荣部是刘和的第一支骑营,自然是拔得头筹,率先装备一千人。

        “列!”燕甲一声低吼,因为带上面甲,声音显得很沉很闷。百名骑兵手中的骑矛同时抬了起来,十乘十的马队骤然之间便像蓄势待发的利箭。

        “必胜!”燕甲再次低吼。

        “必胜!”九十九人同声应和。

        人数虽少,但气势惊人。与此要和,缓坡上的万多度辽军同声高呼:“必胜,必胜!”

        慕容赫微微变色,“果然强军!”

        他心中必胜的信念微微有些动摇。

        鼓声忽的变得高昂起来,随着战鼓,两边骑士同声高呼,“杀!”

        双腿用力夹马腹,冲向对方。

        刺枪平端,身子前俯,前冲,遇敌,刺敌,弃枪,拔刀,杀入敌阵。

        双方不断有人倒下。

        这场斗兵与训练大大不同,训练只论输赢,不论生死,而这一仗,却是以生死定输赢,即使双方都只有一个人还活着,决斗就不会停止,直至一方完全倒下。其残酷比起大军决战,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军决斗,你还能闪躲腾挪,力求生机,但这场决斗,注定便是一往无前,敌不死则己死的不死不休之局。

        刘和紧紧地皱着眉头,每当看到己方士兵掉落马下,脸上肌肉就不禁一跳,心中着实心疼得要死,但这一仗,却不得不打。

        双方数万士兵,此时除了鼓点之外,全都鸦雀无声,场中的残酷决斗便连这些精锐也是心惊肉跳。

        鼓声骤停,决斗场上无一人还在马上,统统落下马来,倒伏在地,战场上一片死寂,双方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居然会是两败俱伤,这个场面,刘和、慕容赫是谁都没有想到,两面大旗仍在场中飘扬。

        “他吗的,白白折损我百名勇士!”刘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脸色铁青。

        “主公...主公,你看!”徐荣声音颤抖,忽地指着战场,神色激动之极。

        循声看去,刘和两眼猛地一亮,一个汉军服色,倒伏在地上的士兵微微蠕动了几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从地上撑起,他的一支手臂已没有了,在火光的映照下,白森森的骨节清晰可见,他先是单膝跪在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以刀拄地,一点点站了起来。

        “必胜,必胜!”坡上万余士兵发出震天的欢呼,汉军还有一人活着,这场决斗就是度辽军赢了。

        “是燕甲!”徐荣颤声道。

        一步步挪到狼啸军大旗前,燕甲将刀横咬在嘴里,伸手拔起对方军旗,转身,向着坡上举起。

        “威武!”坡上再次爆发出欢呼声。

        狼啸军寂无声息,格济悄悄地拿起强弓,正待搭箭瞄准,慕容赫严厉的目光已看了过来,格济怏怏地放下了弓箭。

        “走吧!”慕容赫落寞地叹了一口气,拨转马头。两万狼啸军跟着策马,只余下慕容坤带着一部人马,走到战场上,开拾收拾己方战士遗体。缓坡上,汉军几名骑士冲了下来,迎上了他们的英雄燕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