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视察铁矿

第二百三十八章 视察铁矿

        不多时,刘备和一个黄绶铜印的吏员飞快来到。

        那吏员长揖行礼:“在下房健,系本处管事,忝居铁官丞一职,见过刘度辽。”

        铁官长六百石,和县长的品秩相同,铁官丞的品秩则和县丞一样,二百石。刘和还礼,说道:“冒昧前来,尚请勿怪。”

        “不敢,不敢。”这铁官丞房健不知是否因为常年在铁官与火打交道的缘故,又黑又瘦,乍一看,黑炭似的。

        他肃手请刘和入内,唉声叹息,说道:“魏君怎么就这么糊涂呢?不但顽抗国法,竟还欲私调铁刑徒进城。这魏君……唉,唉。”

        进了冶炼区大门,迎面粉末飞舞,也辨不清是飞尘还是石屑,抑或两者皆有。刘修正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被呛了一鼻子,连打了两三个喷嚏。房健扭过脸,善意地笑道:“这里鼓风冶铁,石屑、粉尘乱飞,比不得外边干净。诸位请快走几步,进了屋里就好多了。”

        对着大门一条宽阔的道路,上边被压出了许多的车辙印,横七竖八。还好这会儿没风,要再来一阵风,尘土更大。十来个蓬头跣足的赭衣刑徒推着几辆小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车上堆放的是碎矿,这是往冶铁区运的。刘和瞧了他们几眼,见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瘦骨嶙峋,其中三四人是短发,两个人的脖子上带着铁钳,铁钳不轻,带久了更累,耷拉着头,佝偻着腰。

        刘和问道:“这几人犯了何罪?”

        “那几个是以刃斗伤人,另外那两个一个是不孝,一个是贼伤人致死。”

        “铁官场里共有多少人?”

        “吏二十四人,卒二百二十六人,工匠百一十六人,徒一千三百四十人,奴三百五十七人,总计二千零六十三人。”房健张口就来,种种数据分毫不乱:“营麦亭那里有吏二十二人,卒百一十五人,工匠百一十五人,徒六百人,奴百五十人,共计一千零二人。”

        刘和啧啧称赞,又问道:“为何这里的卒徒奴比营麦亭的多出了一半还多?”

        “营麦亭的冶坊只管铸铁,不管开矿,故此人少。”

        “本处冶坊还兼职开矿?”

        房健笑道:“不开矿哪儿来的矿铁?本场近两千人,真用来铸铁的不过七八百人罢了,其他的都是在山中采矿、烧炭。”

        刘备插话说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听魏家人言两处铁官场总共才有一两千人,原来是把开矿的那些人没算在内。”

        说话间,诸人已行至冶铁场的外侧,刘和指着炼炉问道:“我适才在铁官外观看场区,见本处似乎只有炼炉,没有打造铁器的作坊?”

        “本来是有的。”

        “那为何没了?”

        房健遥指冶铁场的侧对面,说道:“刘度辽请看,哪儿本来就是造器的作坊的,去年刚被改掉,改成了贮存木炭的库房。”

        “为何要改?是贮存的木炭库房不够么?”

        “倒也不是。”

        “那是为何?”

        房健叹了口气。

        刘和问道:“怎么?足下有何难言之隐?”

        “也不是。这都是魏君的决定。”

        “是魏庚停了铁官场的打铁造器?”

        “对。”

        刘和略微一想,即知端的,此必是魏庚想垄断铁器市场,故此以权谋私,停了铁官场的造器,一问房健,果然如此。

        房健说道:“这也不怪魏君。采铁、铸铁、打铁,本来就是打铁最赚钱,采铁、铸铁最辛苦。依律,‘采铁者五税一,其鼓销以为成器,又五税一’。采铁和打铁交的税是一样的,可辛苦程度截然不同。采铁不但累,且也危险,常有死人的事发生。铸铁也很辛苦,火燎眉毛的,有时也会有炼炉爆炸的情况出现。魏君停了自家的采铁、铸铁,专以打铁为业,也无可厚非。”

        他看似是在给魏庚说好话,刘和却从中听出了不满和酸意。也是,少了打铁这一项,铁官的收入就会减少很多,收入一少,油水一少,自然就损害到了房健的利益。

        “原本那些打铁的工匠呢?”

        “都被魏君召入了自家的冶坊。”

        刘和心中了然,“我之所以想掌控铁官,十成里边有八成是因为这里有足够的工匠,可以打造兵器,却没料到魏庚竟把这里的打铁作坊给停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这次犯下的是重罪,他家的私冶早晚要被收为官办。……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得感谢他呢!感谢他把铁官分工化了。两个作坊专职采铁、铸铁,一个作坊专职打铁,既方便了管理,也提高了效率。”

        冶铁场外似比别处更热,五六个炼炉下边都是火焰升腾。

        数十个铁工、铁官徒、铁奴,分别守在各自负责的炼炉周围。有推着风囊,满头大汗地往炉中鼓风的;有赤着膀子站在垒起的高台上,往炉里下料的;有紧张地观察着火候,掌握开炉时间的。两个小吏巡行其间,如见到有偷懒不干活的,立马上去打骂催促。

        刘和想得入神,脚步不觉慢了下来。

        房健很有眼色,也放慢了脚步,笑问道:“刘度辽可是在想这炼炉一天能产多少铁么?”

        刘和回过神来,看了眼房健,心道:“单从业务来讲,这人像是个能手,是个可用之才。”决定好好地拉拢一下此人,笑问道:“那就请教足下,一天能产铁几何?”

        “像那个最大的炼炉,原矿、燃料、人手充足的情况下,一天产铁三千余斤。其它较小的,一天亦可产铁千斤。”汉代的一斤相当后世的半斤,三千余斤就是一千多斤,大半吨。

        刘和被唬了一跳,脑筋急转,急速计算:“这个冶坊里共有近二十个炼炉,开工的五六个,一天出铁就是一吨多。”问房健,“营麦亭的那个冶坊一天出铁多少?”

        “和本处差不多。”

        两个冶坊,一天出铁两三吨。这要打造成兵器、铠甲,能打造多少?——不过,一天两三吨,一年就是近千吨,近两百万斤,再换算成汉斤,近四百万斤。只渔阳郡一个郡的铁官一年就能出铁近四百多万斤?这个数字也太大了。刘和问道:“每天都能出铁这么多?”

        “那倒不是。在矿铁充足的情况下,可以出铁这么多。矿铁不足的时候,只有停工。刘度辽来得巧,前天刚运来了一批铁矿,这才有这么多的炼炉开工。”

        “那一年下来总共能出铁多少?”

        “两处作坊,加在一起,一年出铁少则五六万,多则十万斤。”

        这个数字小了很多,但才是合乎实情。他坚定了决心:“十万斤也够不少用处了。”一边想,一边随口说道,“一天出铁数万斤,不容易,足下辛苦了。如今魏庚触法身死,铁官暂时全要依赖足下管理,十来天未曾落雨,天气干燥,冶坊里又整天烟熏火燎,粉尘四飞,足下务必要多注意防疾啊!千万莫要惹病病倒了。”

        “多谢刘度辽关心!”房健作揖。

        刘和笑道:“我今来铁官场,不为别事,只为来告诉足下,魏庚不法,被我功曹手刃,那是他的事儿,与铁官场无关,还请足下不要多心乱想。在新任的铁官长到任前,铁官就全拜托足下了。铁官里徒奴众多,万不可有事啊。”

        “有在下在,铁官场必安稳如常。”

        “那我就放心了。我还得去营麦亭和魏家的私冶看一看,时辰不早,告辞了。”

        到了营麦亭的铁官作坊,天已黑了。刘和在此处过夜,顺便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基本和房健说的差不多。

        次日一早,又去到魏家的私冶,私冶的管事与魏腾将他迎入。

        私冶不比铁官场。铁官场是官办的,在里边劳作的人有服劳役的“更卒”,有刑徒。私冶是私营的,没资格用更卒,也用不了刑徒,只能用奴隶和平民。这个“平民”,说是平民,实际上大多是亡命的罪人。冶铁作坊里的劳动强度很大,普通的平民不到走投无路是不会来的。

        除了奴隶和“平民”,魏家私冶里最多的就是工匠了,差不多四五百人,打造的铁器上至刀剑矛戟,下到剪刀铁钉,无所不有。

        刘和亲自去作坊里看了看,发现在每个成型铁器的上边,都铭刻有“幽”或“漁陽”、“獷平”字样。这是幽州渔阳郡铁官场的铭文,按规定,只有铁官场出产的铁器上才能铭刻,魏家作坊只是私冶,却胆敢盗用,追究起来,也是重罪。

        看完三个作坊,下午赶去渔阳城,在半路上碰见了田丰派来的人——简雍押运渔阳田氏的财货,价值约二千五百万钱。

        简雍说,渔阳田氏是不治产业田地,是游侠世家,不是豪强世家。靠放贷、敲诈、开赌馆、妓院、酒肆为生,所以比不上魏家。

        刘和扣下一千万,其余的让简雍和刘备会合,全部押解去广宁。扣下的一千万用来疏通州府、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