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抄略家訾

第二百三十六章 抄略家訾

        这时堂外嘈杂声起,诸人举目看去,见是魏庚的妻儿子女全被带到了院中。

        魏庚的妻妾不少,七八个,年纪最大的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大概是他的元配,其他的都是小妻,莺莺燕燕,傅粉施朱,晚风一吹,堂上都尽是脂粉香气。诸甲士的眼立马就直了。

        一个什长起身,拱手说道:“魏庚罪大恶极,他的妻儿子女不能放过。功曹,小人替你去检查检查他们!看看他们中还没有做过不法之事的。”

        其余几个什长跟着跳起,说道:“我们也去!”

        也不等刘备回话,呼啦啦一群人全下了堂去,拥到那些女子近前,有斜着脑袋看的,有动手动脚的,有故作威严呼喝的,有涎着脸去摸妇人小手的。刘备哭笑不得,顾盼左右,堂上只剩下了高粱、郑稻、屯长几人。

        牵招这会从后堂出来,说道:“魏庚家人尽被带出,请功曹发落。”

        刘备微微沉吟,说道:“魏庚是首恶,魏氏宗人的罪可以不治,他的妻儿子女难逃惩处,依律,该被收为官奴婢。这样吧,我现在就写奏记,上报田公,请他下令收人。在得到田公的回文之前……屯长。”

        “在。”

        “你配合郡府的属吏,暂且看住他们。”

        “诺。”

        堂外脚步声响,又进来了几人,却是一队长和两个陌生官员。这两个官员都带着黄绶。刘和一看即知,必是本县的县尉和县主簿了。犷平是个小县,县长六百石,丞、尉、主簿都是二百石。刘备起身,说道:“二位定是本县的尉、主簿了?”

        两人拜倒在地,自呼己名,说道:“犷平县尉(主簿)某某(某某)拜见度辽功曹。”

        刘备示意从吏取出田丰和州府的手书牒文,找出写给他两人的,递过去。他两人看后,本就紧张,越发紧张,满头大汗,颤声说道:“下吏知罪,这就还印绶,请辞归家。”

        犷平县两个六百石的大吏,一个被驱逐赶走,一个被刘备手刃,他两人早吓得胆裂了。此时此刻,跪在仍有血迹的堂上,面对黑衣上还沾有血污的刘备,哪里还敢再分辨多说?只求能得不死,已是万幸了。

        刘备问一队长:“你没有告诉他俩,只要将城门看好,不放一个铁刑徒进城,我就奏请郡府免了他们的罪,既往不咎么?”

        “给他们说了。”

        “两位请起,我说话算话。只要两位今夜能把城门看好,不放一人进来,我明日就奏请郡府,请他念在你们将功赎罪的份儿上,免了你们的罪。”

        三队长和几个什长虽已去了铁官场和魏家的私冶,但铁刑徒与魏家的铁工究竟有没有出来,如果出来了,究竟能不能被三队长等拦下,还是未知数。今夜仍还需要这两个县尉、县主簿出力守城。

        他二人捣头如蒜,说道:“是,是。多谢功曹恩德。下吏必将城门看好!不放一人进来。”

        “你两位请去罢……子经,你去院里叫甲士们不要再调笑那几个妇人了。几个女子,何足挂齿!吩咐他俩各带本什,协助尉、主簿看好城门。”刘备说到这里,扭脸问郑稻,“郑君,本里的百姓还在里外么?回来了没有?”

        “因不知院内的具体情况,我进院时,没有通知他们回来。”

        “子经,告诉屯长,叫他派一伍人顺便召里中百姓归家。里外若还有其它里的百姓聚集,也都叫他们回去罢。”

        牵招应诺。

        县尉、县主簿辞别退出。诸位什长得了命令,招呼本什人马,与之一起去了。

        夜到此时,将近两更。

        刘备坐回榻上,趁着这会儿堂上人少、清净,教从吏取来笔墨纸砚,把给郡府、州府的奏记写了。

        开篇起头写道:“度遼功曹備叩頭奏言之”,

        另起一行,先简略地讲了一下袁稷辞官事,随后,详细地描述了一遍魏庚如何聚众顽抗,如何擅调铁刑徒诸事。

        末了写道:“備憂百姓,恐前漢豫州潁川鐵刑徒舊事複現於今,遂犯險入魏宅,勸庚收令,庚不聽,不得已,殺其於座上。無令而擅殺命卿,自知有罪,伏惟请明府严刑”。

        又在后边简述了下县尉、县主簿守城的功劳。最后又依格式,再次写了“奏言之”三字。取出官印,盖在上边。吹干墨汁,让从吏再抄写两份,合计一式三份,封好,只等天亮就遣人快马送去将军府、郡府、州府。

        他办完这事儿,思忖片刻,自觉该处理的大多已处理好了,只剩下一件未办,长身而起,招呼返回堂上的牵招,说道:“子经,去把魏家人也全都赶去前院,和那些铁刑徒待在一块儿。分出两队人看住他们,剩下的人全都给我捋起袖子,准备干活!”

        堂上诸人讶然:“干什么活?”

        “抄家!”

        “抄家?抄魏家?”

        “不错。”

        “可是没有州府的命令,若被刺史知道?”

        “只凭魏庚私调铁刑徒这一条罪,就足够抄家之罪了。州府下令是早晚的事儿。”

        “魏家世为冶家,家訾必丰,又不是要把他家抄之一空,咱们只要金饼、银饼、珠宝,别的一概不取。……对了,还有兵器!魏家几代开冶坊,定藏有不少良兵,也选好的多拿一些。”

        众人相顾愕然。他们听懂了刘备的意思,这哪里是抄家,分明是用抄家做借口发横财啊。

        想到此处,忽想起一事,问牵招,“子经,袁稷走了没有?”

        “君进魏宅后不久,押送他出县的人就回来了。他已经走了。”

        “他可是单车离县的?”

        “是。”

        “你带两队人,现在就去县廷,把他留下的财货也仔细‘清点’一番!”

        这袁稷在犷平几年,连多收的口算钱带受的贿,盘剥贪污了二三千万,就算他送回家的有,留下的也不会少。这些钱也没法分给百姓,与其便宜州府,不如便宜自己。

        就在这时屯长站了出来,掏出一块令牌,道:“功曹!不好意思!职责所在!隐元武卫有监察度辽军风纪之责。”

        刘备愕然:“诺!”

        屯长收回令牌:“将军只是说,盐场和铁矿一分一毫都不能动,却没有说让我监察乡野土豪怎么办。”

        刘备会意——凡是官府的东西都不能动,比如邯律那种土豪的浮财

        诸人向上谷方向跪拜:“谢将军赏赐!”

        “那开始抄家清点吧,等田公来接收。”刘备起身下令。

        此刻刘备心里甚是苦恼,本想借抄家发横财来收买人心,好培植自己在度辽军中的势力——因为现在武官以沮授为首,文官以田丰为首,还有一个隐元会。自己要是想在度辽军有一席之地的话语权,靠牵招和简雍太单薄了。

        却不想将军早已留有后手,将军真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