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铁矿刑徒

第二百三十一章 铁矿刑徒

        刘备指挥甲士这一番布置,里坊中尽是人声,热闹非常,喧闹的声音也传进了魏家。有人鬼鬼祟祟的登高窥探,在看见围观百姓都被赶出里坊外时,还没什么反应;接着在看到本里的住户也都被撵出里外时,有些不安。

        再又看见甲士分成两部,一部待命,一部将魏宅围住,开始擦刀调弦后,更加不安;再又等看到一个队长穿着的带着几个人搬来一堆堆的木柴,放到宅院墙外,又抬了三根大木丢到地上后,再也按捺不住、看不下去了,马上从高处下来,一溜烟地给魏庚报讯去了。

        宅外树上的专职负责监视院内的岗哨把这人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大声往下报告:“窥探咱们的魏家奴跑了,大概是给魏庚报信去了!”树下有人,立即将这条情报传递给刘备。

        刘备不以为意,说道:“由他去!”

        高粱旁观良久,将将军府亲卫营甲士的表现尽收眼底,感慨:真虎狼之士。

        他又看了看刘备,不觉想到了什么。

        高粱本一中原流民,看见刘和招募流民屯边后来了幽州。因为识字被隐元武卫看中,进行政训教育和监察教育,结业后被安排在刘备身边,此事只有刘和与窦清知道。

        他要把这些天刘备的表现全部记下来上交隐元会,上午一战,在邯律庄子里短兵相接,叫他看到了亲卫甲士的勇武和配合,只轻轻一击,便把邯律蓄养的那些散兵游勇杀了个干干净净,自身仅有一人轻伤。这刘备颇有指挥气势,只是高粱搞不懂主公为何安排自己监视刘备,刘备不像是那种会贪污的人啊?只是主公说了句——大奸似忠,外似朴野,中藏巧诈。

        他后来又把隐元会关于刘备的资料看了看,心道:“刘备宗室之后,收揽民意,意图抬高声价,在涿郡时又结交轻侠,厮养壮士,欲得彼辈死力,使其为其效死。其志不知终欲何为’?”

        高粱凝目观看刘备,见他大冠黑衣,扶剑昂然,立在如冠盖一般茂盛的大树下,郑稻立在左边,牵招和自己立在右边,诸多的虎狼之士踔厉风发,立在他的身后。相比甲士们的临战而喜,相比郑稻的忐忑,红霞之下,不管是装的也好,抑或是真的也好,刘备却是意态从容,令人观之就觉安心,仿佛面前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不足惧。

        就在这时一个队长跑来报告,抓住一名奸细。

        队长把他扔到刘备面前,说道:“功曹,这就是魏家的信使,在城外十多里处被我们拿下的。问过他了,他说魏家只派了他一人去关外的一个鲜卑小部落求援军。为稳妥起见,我留下了几个人,命他们继续往长城方向搜索。”

        “好!这厮居然暗通敌国!是杀头大罪。”刘备高兴道。

        刘备示意左右甲士把这个信使拽起来,打量了两眼,见他发髻凌乱,鼻青脸肿,显是吃了不少苦头,说道:“足下既被魏庚委以送信求援的重任,想来定是魏庚的心腹了。”

        这人不说话。

        “我也不为难你,只借你一样东西用。”

        队长以为他说的是求援信,忙从怀里取出,呈交上去,说道:“俺看过了,这封就是魏庚的求援信。”刘和军队中办有学习扫盲组,军官识文断字。

        刘备点了点头,接过来,也没看,问那个信使:“你愿意借给我么?”

        队长心道:“原来不是要求援信。”转过目光,瞧这信使。这信使不愧魏庚的心腹,不笨,又有身为俘虏的自觉,猜出了刘备的意思,面色灰败。

        刘备笑道:“看来你已猜出了我想借你何物。”

        这信使跪倒在地,叩头求饶:“小人只是奉命送信,绝非有意与度辽军作对!求功曹饶小人一命。”

        队长恍然,想道:“原来功曹是想借他的脑袋一用!”

        左右甲士目露凶光,将腰刀拔出一半。这信使越发害怕,不要命地磕头讨饶。

        “你要想活命,也简单,只需回答我两个问题就即可。我只怕你不肯老实回答。”

        “功曹尽管请问,只要能饶小人一命,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个问题是:院内有多少人?”

        “小人走时,院里共有七十多人。”

        “第二个问题是:都是什么人?”

        “有家君的族人,有宾客、奴婢,有从市上冶坊里召来的铁刑徒。”

        “铁刑徒?”刘备心中一动,暗中想道,“难怪院中的那些壮汉不似寻常侠勇,原来是铁刑徒。”

        刚才魏腾进宅时,他趁机向院里看了一眼,时间虽短,却也发现守在院中的那些壮汉似格外有一股死气。这种死气,大多只会出现在彻底不把生死当回事儿的亡命徒身上。他本以为这些人都是魏腾豢养的死士,如今看来却应该就是铁刑徒了。

        铁刑徒,顾名思义,即在铁官场(官办冶坊)里从事开采矿石和冶铁生产的刑徒。

        两汉采铁,用的方法是掘井取矿,“掘地深数百丈”。这种地下作业,直到现代还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何况当下?常年与危险、铁、火、炼炉爆炸打交道,本身又是刑徒,朝廷对他们的管制又是非常的严格残酷,这铁刑徒的剽悍亡命可想而知了。

        炼炉爆炸:汉代仍使用木炭为冶铁燃料,不过已开始试验改用煤炭。《汉书-五行志》记载了两次用煤作燃料发生的炼炉爆炸事件:“征和二年春,涿郡铁官铸铁,铁销,皆飞上去”、“成帝河平二年正月,沛郡铁官铸铁,铁不下,隆隆如铁声,又如鼓音,工十三人惊走。音止,还视地,地陷数尺,炉分为十,一炉中销铁散如流星,皆上去,与征和二年同象”

        前汉时,颍川郡有过一次铁刑徒暴动,二百人流寇八郡,官军不能制,最后竟致使朝廷派出了丞相长史和御史中丞这样的大臣亲自带兵镇压,方才镇压成功。

        刘备又问道:“有多少铁刑徒?”

        “三十多个。”

        “整个渔阳郡,犷平是最大的铁矿,偌大一个铁官场,只有这三十多个铁刑徒?”

        “不是。小人听家君说过,铁官场里共有吏、卒、徒两千余人,分在两个冶坊。”

        汉代冶铁作坊的规模不小。早在前汉盐铁还未实行专卖的时候,豪商大贾的冶铁作坊就“一家聚众,或至千余人”了。齐临淄故城发现一个汉代的冶铁遗址,占地四十万平方米以上。汉元帝时贡禹说:“今汉家铸钱,诸铁官皆置吏卒徒,攻山取铜铁,一岁功十万人已上”。

        “我听说魏庚自开的也有冶坊,他自开的冶坊里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