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盛气凌人

第二百二十七章 盛气凌人

        次日午时,刘备到了犷平县外。

        不知为什么,魏腾提前派出去的那几个哨探没一个来报告的,袁稷措手不及。他昨夜与魏腾、魏庚等人畅饮至旦,刚睡下没多久,闻得守城门卒的报讯后,顾不得醉后头疼,忙在婢女的服侍下起来,又叫人速去通知魏腾,命他赶紧前去迎接。

        魏腾也还在睡,被叫醒后,强忍病酒,挣扎着爬起来,带了几个人,昏头昏脑地跑出县衙。

        今天天气很热,日头毒辣。连着十几天没下雨了,因为干旱,地面裂出了一条条的缝隙,一股股的热气扑面而来。等他跑到刘备车驾前时,头上、身上全是汗,官袍都被浸湿了。

        刘备的车驾就停在城门外不远,车不多,三四辆,随从的骑士却极多。

        魏腾大致地看了一眼,那些骑士怕得有上百人,一个个都持矛带刀,有的还弦弩挟弹,于烈日之下,笔直地坐在马上,剽悍精干。他擦着汗,心里嘀咕:“这破落宗室的排场比叔父还大!”

        一个身材魁梧的骑士催马上前,也不下马,就在马上问道:“你是本县的吏员么?”

        魏腾徒步来的,往后退了半步,仰脸看这骑士。

        见他面目如铁,相貌坚毅,身穿轻铠,腰插环首刀,马鞍前横放了一柄黝黑坚锐的铁矛,此时在马上说话,居高临下,煞气腾腾,颇是颐指气使。

        魏腾猜不出他的来历,想道:“看他未穿官袍,定非郡府属吏,如此傲慢,料来应是刘玄德亲信。”

        他自恃自己想出的那个对付刘备的办法必定十拿十稳,因也不愿得罪刘备的亲信,以免节外生枝,陪个笑脸,说道:“是,在下本县县丞。请问足下,度辽功曹可在后边的车里么?”

        马上的骑士正是牵招,他矜持地点了点头。

        魏腾恭谨、客气地说道:“在下奉本县县长之令,特前来迎刘君进县。在下能过去拜见一下么?”

        “不必了,你前头带路就是。”

        魏腾心道:“这破落宗室不但排场大,架子也不小!”虽略有不满,也无可奈何。毕竟,尽管县丞和度辽功曹的品秩一样,都是百石吏,权势却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县丞之权,仅在县内;度辽将军之威,横行北方。他转过身,领着随行来的那几个县中小吏,前边引路。

        牵招与十来个骑士紧随其后,停在路边的车辆也一一启动,顺序前行。余下的数十个骑士分成三队,两队护卫两侧,一队殿后压阵。车辆中,头先两辆是轺车,坐的是州府、郡府属吏,后头两辆是辎车,一辆坐的是高粱、郑稻;一辆坐的是刘备。

        半个县城的百姓都被惊动了,车骑队伍的后头跟了上千人,都留在远处观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在他们的议论中,在几千道的目光下,刘备高冠黑衣,腰佩长剑,缓步下车。

        人群里有人惊讶:“这就是度辽将军府的功曹么?这么年轻!”

        有人认出了他,惊呼:“七日前,他来过咱们县!”

        然后更多的人认出了他:“对,他来过!还在市集问过我,问乡长有无违法事!”

        见过刘备的人七嘴八舌,很快“刘功曹曾经来过犷平,询问吏民是否有不法事”这句话传遍了整个场上。百姓们安静下来。他们都看着刘备,猜他这次大张旗鼓重来的目的。

        很多人不约而同想到了:“是来捕拿那些不法官吏、豪强的么?”少数一些略微耳闻过刘备以往事迹的百姓,忍不住悄悄地把他在白檀县整治地方、赈恤贫民的往事一一讲出。自然,他们说的这些事大部分都远远偏离了事实,更多地充满了想象。

        犷平官吏不法,豪强横行,民苦之已久。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有一点半点的希望,他们也不愿放过。一时间,也不知有多少人在默默地祈祷,希望他真是来收拾那些不法吏民的。

        百姓们的窃窃私语,也传入了魏腾的耳中。

        他的笑容凝滞在脸上,失魂落魄,甚至都忘了上前去和刘备说话,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刘玄德来过犷平?问过本县吏民的不法事?难道、难道,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县长、我和我们魏家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只觉腿脚发软,炙热的阳光似也不能驱除他如坠冰窟的冰寒,急忙抬眼去找刘备。

        可是刘备已进了县廷。

        他踉跄着想往里走,被守在县廷门口的度辽甲士拦住:“功曹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似是被这甲士的杀气刺住了,又也许是被这骤然闻知的消息吓住了,他站不稳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茫然四顾,看到的只有百姓们的指指点点,看到的只有那些守在县廷门外的骑士们手中的矛尖。矛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刘备带着牵招以及亲卫甲士十四五人,以及高粱、郑稻,昂首阔步走入县廷。一行近二十人,并威偶势,耀武扬威。

        县廷里的吏员们面面相觑,有心上前迎接,可惜刘备目不斜视,瞧都不瞧他们一眼;欲待阻拦,度辽甲士手中的铁矛长戟、腰上的环刀利剑十分吓人,又没胆量。迎也不是,拦也不是,他们进退两难,最后没有办法,干脆避开,全都躲到了墙角。

        袁稷在前院的堂上。堂门正对着县衙的院门,他看见刘备他们威风凛凛地进来,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一个词:“虎狼之威。”还未来得及下堂相迎,刘备已大步流星地来到堂上。

        袁稷笑脸迎人:“在下犷平长袁稷,想必足下就是度辽功曹刘君了?”

        刘备没理他,立在堂门口,环顾堂内。堂内有两三个吏员,观其打扮,都带着百石的印绶,应是县里的功曹、贼曹等大吏。刘备无视他们的陪笑,直截了当地说道:“今日我来你们县,是来找你们的县长、县丞、县尉说话,无关人等,退下!”

        袁稷没想到刘备这么不给脸面,怔了一下,不过自恃有魏腾的良策,也不怕他寻事,很快又故作宽雅的做出笑脸,示意县功曹等人出去。

        刘备平时待人都是和颜悦色,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强势凌人。在白檀时,他先剿盗贼、参与覆灭金雕部落,性格中本就有强硬的一面,这时拿出来,也是威势逼人,隐有杀气外露。等县功曹等出去后,他问袁稷,说道:“县丞、县尉呢?”

        “他们尚不知君来。请刘君少坐片刻,我这就叫人去请他们。”

        “既然不在,也不必再来了。”

        袁稷心道:“此话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