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鹰隼之击

第二百二十五章 鹰隼之击

        广宁,度辽将军府,刘和拿着田丰与刘备的奏报,在书房的他按了按太阳穴,豪强作恶的程度超出了他的估计,他心里忽然想到了高祖皇帝和世祖皇帝。

        高祖、世祖两布衣,一个七年得天下,一个三年称帝,缘何?前者因秦无民心,后者因民心思汉。两汉至今三百八十余年,当年的清明之政早成云烟,而今朝堂之上,宦官当权,天子公然卖官;地方之上,豪强横行,长吏暴虐苛酷。虎狼牧羊,民不堪命。整个帝国江河日下。便有一二贤明长吏又能如何?看看这渔阳郡的乌烟瘴气!正所谓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也。

        他心道:“黄巾起义的声势那么大,不可能全是太平道信徒,其中必也有走投无路的百姓。现在看来,就算是为了日后能减弱一点黄巾的声势,减少几个日后的‘反民’,我也必须要上书州府把这渔阳郡好好地澄清一下,为渔阳郡的生民解一解倒悬之苦了。”

        澄清渔阳,既能解民倒悬,又能稍微有利于日后。于公于私,都是好事。如果说在议事厅时,说要拔掉魏氏,他对这件事的态度还只是一半积极,现如今,在了解了那些地方百姓的生活艰难后,他已迫不及待——解民倒悬。

        此时的刘备三人把在此地的见闻记在纸上,写好后,三人催马驾车继续前行。

        每逢乡里,便采问一番,到的阳城,又在县里微行查访,凡有闻官吏、豪强不法事皆暗记心中,到的晚上,再由高粱一一记录在案。如此这般,晓行夜宿,有亭舍可住时便住亭舍,无亭舍可住时便住私营的逆旅,用了六天的时间,刘备把犷平县诸乡悉数行访了一遍。

        越到后来,他的心情越沉重。刘备只感慨地说道:“主公那句话诚不欺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

        平时也知生民不易,但缺乏直接观触,本以为自己老家的百姓已够艰难,现在才知渔阳郡北的百姓更困苦过涿县。晨风清凉,他打起精神,不再去想:“争取在宵禁前赶回渔阳县。”

        迎着初升的朝阳,车驰马奔,过河行道,三人疾行至暮,总算赶在宵禁前到了渔阳城下。

        一天跑了差不多五十里,马的身上全是汗。进到城中,直接到郡府,刘备将坐骑交给郑稻,问高粱要过来他记事的文册,揣在怀里,吩咐他俩先回舍歇息,自己过门不入,径去府内寻找田丰。

        入了府内,没有直接去找田丰,而是先寻简雍。

        这会儿暮色已深,深红的晚霞下,郡府内的楼阁林木都被蒙上了一层血色。早过了散值的时候,诸曹院里皆冷冷清清,少数不多的部曹里掌起了灯,那要么值夜班的,要么是当天公务还没完成的。刘备穿过几个曹院,来到了位处官署正中的曹院,简雍不在。

        刘备没办法,只好折去别院,找了一个没走的小吏,自报姓名,请他帮忙去找一下简雍。那小吏闻他是将军府的功曹刘玄德,不敢怠慢,飞快地出去了。等了大约小半个时辰,暮转为夜,当冥暗的夜色驱逐了血色的黄昏后,简雍匆匆来到。

        “玄德,你何时来的?”

        “薄暮进的县。”

        简雍上下打量,笑道:“你和我们隔一天出城,一去犷平八日,瞧你风尘满面,路上定然辛苦,怎不先回舍里将歇一晚?夜唤我来,何其急也!”

        “非是备急,实为犷平民急。”

        简雍收起了笑容,问道:“查访可有所得?”

        “行八日,历七乡,沿途所见,哀鸿遍野,沿途所闻,不忍卒听,犷平之民如在水火,苦之甚矣!……宪和,我想今晚就求见主簿。”刘备把高粱记的文册取出,递给简雍,“我沿途的见闻都在此册中。宪和,你先看看。”

        简雍接过文册,令去找他的那个小吏先避走院中,借着烛火,翻阅审看。文册十多页,平均每页记五六事,总计七十余事。他问道:“七个乡的见闻,全在这里了?”

        “对。”

        “魏氏皆有残民事?”

        刘备点了点头:“犷平豪强,魏氏最恶。”

        文册是按刘备行乡的顺序记的,起始三页记得都是邯乡事,第一件便是“问询亭长”。

        简雍一接手看了一下神色便立刻变得凝重。

        随之,又有“犷平去年赋口算三十六次,六百余钱”、“豪右某自占隐匿家訾”、“铁官长魏庚出行车驾僭制”、“大姓某贼杀人,行贿得免”、“犷平长受贿,少算冶家铁税”、“犷平丞、尉见知故纵”等等,只邯乡一乡就有二十多件豪强、官吏不法的事儿。

        再往下看,除了以上的这些不法恶行外,豪强的恶行又有:“豪强某,家有市籍,不入租税”、“豪强某匿死”、“豪强某知人略卖人而与贾”、“豪强某燔民屋”、“豪强某娶人妻”、“豪强某不孝”。官吏的恶行又有:“某狱长鞠狱不直”、“某乡长监守自盗”、“某乡尉女干人妻”、“某乡令、丞字贷钱财”、“县长某任人为吏,所任不廉”等等。两者共有的罪行又有:“擅杀奴婢”。

        简雍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气得险些把文册摔掉。他说道:“我知犷平污浊,不知污浊到此种程度!玄德,咱们先将子经请来,再共去求见主簿。”叫回刚才那个小吏,又命他去把牵招找来。

        牵招来到,不及与刘备说话,先看文册。看罢。刘备说道:“犷平政刑暴滥,豪强残民,我欲请田公行鹰隼之击,为百姓去奸除恶。君等可愿与我同去?”

        “同愿也!”简雍、牵招应诺。

        三人出院,直奔后宅,见到田丰,田丰甚是惊奇,诧异刘备怎么来了。

        刘备将文册呈上,等他看完,也不拐弯抹角,直言说道:“备请田公顺天行诛,为民去七乡残贼!”

        “好!”田丰看完文册后,点了点头道:“那就先这么办了!我明天就把玄德查访来的这些不法事写成公牒,遣吏先送至州府…玄德你即刻令一百甲士先去犷平。如何?”

        众人齐声应好。

        第二天,刘备领着高粱、郑稻、牵招三人率一百度辽军甲士,疾驰犷平县。而此时犷平县长袁稷却还醉卧温柔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