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犷平魏氏

第二百二十二章 犷平魏氏

        鲜于博笑了笑:“敢问王君,二十年前的那位郡丞,现在何处?”

        王啟哑然。这还用说么?乡间传言,早被渔阳田氏刺杀,死在家中了。前几天县里公布其所犯罪行的时候,也确实有这一条在内。

        鲜于博说道:“子曰:‘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不出也’。二十年前的那位郡丞,本身是外地人,行事之时又不知保密,虽然胆大,又能如何呢?只能称之为鲁莽,最终也只是害了他自己。又岂能与主簿相比?”

        王啟虽然反感田丰或者说是刘和的作为,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不仅胆大,而且行事也很谨慎。听说直到田丰动手的前日,还收下了田鹏送去的十块金饼。王啟想道:“他要是没有收下这十块金饼,渔阳田氏想来也不会毫无戒备。”——不但渔阳田氏毫无戒备,便连郡府里的吏员们,事先也无人知晓,没有一个人听到风声。既有虎胆,又行事谨慎,也难怪他能成功。

        鲜于宣叹息说道:“‘虎胆’之誉,名副其实。韩非子说:为法之士应当劲直。你们无愧‘劲直’二字。‘凡法事者,操持不可以不正。操持不正,皆所治不公,所治不公,则治不尽理’,这是老夫教给你们的话,没有错,执法就应该这样。若以法论,刘度辽所为,当然属於乱法,是吾道之敌,吾辈当群起攻之;而如从人论,刘度辽举止有度,却实为人杰。他有虎胆,知谨慎,尊老敬贤,能折豪强,以其家声,假以时日,必能青云直上。”遍观在座的弟子、门生,只觉无一人能比得上刘和、田丰,拂袖按案,慢慢地站起身,说道,“吾今日坐得久了,腿上疼痛,要回屋中休息。你们各自散去罢。”

        诸弟子皆闭嘴收声,又一次避席伏拜,送他离开。

        因为对田丰、刘和诛灭渔阳田氏这件事之看法的不同,鲜于宣的弟子、门生们互相之间起了争执,他们争执得很激烈,但着眼点却都是在“诛灭渔阳田氏的过程”上,争论得是“田丰、刘和这么做对不对”,而对“渔阳田氏族灭”这个结果却似乎并无太大的感受。

        而此时渔阳县南郊的渔阳四姓之一的阳家,也即故卫尉阳球的家族,他们的族长闻讯之后,随即马上命人准备了一份礼物,令子侄亲自送去郡府,表示臣服。

        这些大姓家族的想法,田丰虽不知,也能猜出一二。

        既已诛灭渔阳田氏,立威的目的已然达到,他秉承着“过犹不及”的原则,也不愿再给其它大姓压力,以免加深他们的恐惧,反不利日后治事实施新政。因此,当阳家的子侄登门拜访时,他态度温和,相待以礼,若让不知情的人来看,分明是一个文雅君子,任谁也想不到便在前几天,这个长者刚诛灭了一个本地豪强的全族。

        阳家不比鲜于家,自从阳球被赐死家族中落,族中也没有什么显赫的大官,来拜访的那几个人又都是年轻一辈的子侄,城府浅,见事少,面对田丰的时候,不管他再温和有礼,也依然感到压力重重,战战兢兢,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会儿话,便提出告辞。

        田丰也不挽留,留下了他们带来的礼物,很殷勤地亲将他们送出院外。

        这时一个信使到来——刘备在渔阳郡犷平县上书,渔阳四姓之一的魏姓,勾结县长为恶一方民怨沸腾,请主簿和州府定夺。

        原来就在田丰来渔阳县办理渔阳田氏的时候,刘和借口犷平魏氏走私战略物资给鲜卑,又派刘备前往犷平办案。

        刘备当时连夜出了广宁一路向西,因为入夜宵禁,不能再走了,遂投宿入乡中亭舍,把在郡府里开的“传文”拿给亭长看了,只说是去蓟县游学的。当晚,在亭舍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早起来,付过饭钱,复又赶路前行。又行十余里,入了犷平县界。

        他向官道的两侧望了望,指向前面,对左右说道:“现已入了犷平县境,咱们也该去乡里走走、看看。前头有个里落。走,咱们装作讨水喝,去看看本地百姓的民生好坏。”

        他一骑当先,便衣军士紧随其后,走不多远,从官道下来,转行乡间小路,行至里外。和白檀的诸多里落一样,这个里落也是外有墙垣,墙外植桑。一个亭长模样的人从门边的室中出来,警惕地打量他们,问道:“诸位有何事?”

        刘备翻身下马,和气笑道:“我们从白檀来的,要往蓟县去。路上走得渴了,想来讨碗水喝。”

        亭长犹豫片刻,说道:“你们站在这儿别动,我给你们取些水来。”

        “好,好。劳驾、劳驾。多谢了。”

        一侍从瞧着那亭长回去室中,说道:“这个亭长也太胆小了吧?咱们只三个人,还能闯入里中杀人放火不成?”

        刘备说道:“此时正农人下田劳作之时,里中应没什么人。咱们又骑马带刀的,是生面孔,亭长谨慎点也是应该。”

        过了一会亭长取水出来,用木椀盛着,依然充满警惕,递给刘备,说道:“没有汤水了,只有这些放凉的。喝完了赶紧走罢,——洛阳挺远的。”

        刘备道谢,接过来喝了口,让给两个亲随。

        他装着热,抹了一下额头,抬眼瞧看天空,笑道:“这天真热…”

        两个亲随喝完了水,把木椀拿在手中,也不递还过去。刘备将在白檀与乡民们於田间地垄中交流时练就的闲扯本事拿出,东拉西扯与这亭长说话,不动声色地转开话题,说道:“我这一路走来,虽刚出了白檀界、进了你们犷平县,可却也见了不少里聚、农田了。说实话,还是你们这里的麦苗长势最好。我见离河不远的地方种的还有稻子。这两年年景不错,风调雨顺的。你们里中的收成应该都挺好吧?”

        亭长沉下了脸,说道:“好,好的很!”

        刘备只当没看见他变了脸色,依旧满面笑容地说道:“早几年接连大疫,总算老天爷开眼,这两年能有个好收成。不易,实在不易啊。……,既然收成挺好,你们里中的日子应该过得也很是和美。”他向洛阳方向拱了拱手,“全都是因为圣天子在朝,主明臣贤,地方上州郡的牧守、诸县的长吏也都体贴圣情,体恤下民,这才有了百姓安康,海内清晏!”

        亭长按捺不住,打断了他,冷笑说道:“你这行客,知道你是个文儒,不必文绉绉的,什么安康、什么清晏,这些俺都听不懂。”

        “足下似对我说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郡守也许是有贤名,县里的长吏们?嘿嘿,嘿嘿。”

        “县里的长吏们怎么了?”

        “好,好的很!”

        “难道有残民之事?”

        “何止残民!”

        “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