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八章 缉捕族诛

第二百十八章 缉捕族诛

        田鹏错就错在完全误判了刘和、田丰的意图,失之毫厘尚且差以千里,何况完全误判?第二天,果然有人来到他家,却不是他等待已久的陈睿,而是两百多个执矛披甲的甲士。

        带头的三个人,一个鲜于辅,一个田丰,另一个是郡尉田楷。

        甲士皆为度辽军精锐,田丰以“渔阳田氏称雄郡中,族人众多,又有宾客,一向好勇轻剽,并且其家中藏匿的又有亡命不法之徒,如果去的人少了,怕会控制不住局面”为理由,专门请示刘和调了亲卫营一屯甲士以壮声势。

        守门的两个宾客见他们气势汹汹地杀来,不觉愕然惊诧,其中有个机灵的掉头就往门里跑,想去通知田鹏,还没有跑得两步,田丰转首叱道:“贼子畏罪逃窜,谁愿将之拿下?”

        牵招甩手抽箭,张弓射出,只见箭如流星,正中那个宾客的后背。这个宾客惨叫一声,倒在门内。

        田丰见射住了人,这才对鲜于辅解释:“第三氏聚族而居,本里中小半人家都是他们的族人。今次捕贼,当速战速决,若是拖延,怕会迟则生变,适才事急,未及向君请示,便令人射箭,实为万不得已,还请勿怪。”

        鲜于辅点了点头,说道:“田君客气了!你我还需如此?!”

        接着鲜于辅大步走到渔阳田氏家门外,按剑直立,吩咐侍从展开文牍名录,指派吩咐诸人:“主簿,请你带人搜拿田鹏家。都尉,请你带人分别去余下田氏各家中拿人!我在此,等候两位归来。”

        田丰、田楷齐声应诺,各自带人,分头行事。他们从进入里中到现在,两百多人一路闯来,动静很大,早惊动了不少百姓,许多人家都打开了院门,偷偷地往外观瞧。家里人多的,不免窃窃私语:“那不是主簿田君么?带了这么多人来,想干什么?”

        “‘搜那田鹏家’、‘去余下田氏各家中拿人’?难道、难道是来捉拿渔阳田氏的么?”

        百姓们都是惊奇不已。想那渔阳田氏称雄郡中上百年,从没有那个官吏敢来拿人的。特别是二十年前,风闻他家刺杀了当时任上的郡丞后,郡县的吏员更是对他家敬畏之极。这位“主簿”上任才不过十几天,却就竟敢前来拿人?看架势,不但是拿人,恐怕还要抄家!

        有知晓些内情的,说道:“十几天前,田览在里坊外的官道上劫了一个行人,据说这个行人乃是主簿的亲吏。主簿今日带人前来,怕是与此有关!”

        这些说话的都是旁姓人,也有渔阳田氏的族人在其中,听闻不好,一个个忙不迭地想要关门,只是已经晚了。田楷带了十来个甲士,在熟悉田氏族人的一个本地军官带领下,俱皆长矛在手、刀剑出鞘,恶狠狠地扑了上去。胆弱的田氏族人,俯首就擒;胆壮的田氏族人,拔刀相抗。一时间,呼叫连连,喊声不断。

        田丰领了牵招、简雍,并及四五十个甲士,冲入田鹏家中。

        在渔阳田氏众多族人中,田鹏的家是最大的,家里人也是最多的。他们虽只有兄弟两个,但门下养的剑客、宾客很多,加到一块儿怕不下二十多人,这要是被他们反应过来,彼此交手,怕会死伤不少,只是这会儿他们措手不及,根本没有防备。前院里本有四五个宾客在晒太阳,慌忙窜起,还没将刀剑抽出,已被伍长、什长诸军官按倒。军官问道:“如何处置?”

        田丰今天来,除了田鹏兄弟以及他俩的父母、亲属外,就没想过留活口。因为即使按照“大逆不道”罪,最多也是株连渔阳田氏本族之人,他们养的宾客就算受到牵连,估计也不会被处死罪,留下来,岂不是给自己添堵么?毕竟春秋战国时期豫让、程婴、公孙杵臼等忠诚门客名流后世,谁能保证这些宾客、剑客中没有一个、两个忠心耿耿,日后会为渔阳田氏报仇的?

        为免得鲜于辅听到,他没有回答,只是将手往下一挥。军官了然,拽起手下宾客的脖子,横刀拉过,登时鲜血四溅,那宾客捂住脖子,弹腾了两下,就此归西。诸军士有样学样,眨眼功夫,前院已横尸数具。

        田丰脚下不停,在牵招、简雍的护卫下,直入后院。

        此时天未及午,田鹏昨夜饮酒太晚,尚未起床。

        田览起来了,正和几个宾客在后院举石,打熬力气,听到前院的动静,丢下石锁,赤着上身往外走,正与田丰等人碰面。他愕然诧异:“你来做什么?”

        随即看见了随后进来的军官和甲士,他们刚杀过人,手中所提的刀剑上皆是鲜血淋淋。田览顿时失色,猜出了田丰的来意,转身就跑,想要去墙边的架子上拿兵器,未奔上几步,精锐甲士已冲至近前。

        那军官提刀便砍。田览侧身躲过,平地跳起,见不及去拿兵器,索性抓起丢在地上的石锁,劈头朝军官打来。这石锁既厚且宽,怕不下四五十斤,军官不敢硬顶,闪身避开。田览嗷嗷大叫:“大兄!大兄!田丰老贼杀上门来了!快些起来,带阿翁从后门逃走。”

        他只是粗莽,人不傻,见田丰带人杀来,自家仓促无备,料来是难以抵挡的,所以没想着杀回去,只想着能将自家父亲救出。一军官趁他高叫分神,挺刀杀来。田览将石锁回击,恰打到刀尖上,只听得“嘡啷”一声,将军官手中的长刀击成两半。军官手上发麻,只觉臂膀都是又疼又酸,吓了一跳,叫道:“好贼子!好气力!”也不敢硬顶,忙闪身跳开。

        两个军官将田览缠住,牵招、简雍诸人一拥而上,把另外的几个宾客尽数砍翻。田丰听见田览的大叫,怕田鹏得了提醒,别叫他真护了其父逃走,忙提剑在手,亲带着简雍、牵招等往后院的屋中奔去。

        田鹏家中的后院占地不小,屋舍甚多,一时间,也不知田鹏是在哪间屋中。田丰令道:“宪和,你带十个人去后门守住,莫叫逃脱一人!”简雍应命,带了一什甲士守在后门。田丰、牵招、屯长、队长、什长诸人五人一组,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闯进去。

        屋子有的是空的,有的住的是宾客、奴婢。有了前院的例子,也不管是谁,只要有人,只要不是田鹏和他的家人,都是一刀一个,接连杀了七八人,直闯了好几间屋,才找着了田鹏。

        田鹏昨晚喝得多了,从醉乡中醒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牵招一把按下。牵招叫道:“主簿,在这里!”

        田丰快步过来,当面审看,见的确是田鹏,吩咐军士:“捆了!”

        田鹏恍过神来,只穿了个小衣,趴在地上,挣扎大叫:“主簿!主簿!你这是何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