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章 诱捕之谋

第二百十章 诱捕之谋

        田鹏父亲年轻时也是一方恶霸,二十年前杀郡丞一事就有田云的参与,只是如今年老,已经六十多岁,平时不怎么管事了,听他说了,也觉得奇怪。

        两人猜了半天,因对田丰了解不多,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末了,他父亲说道:“你放出眼线耳目,给郡府里的佐史、小吏们几个钱,打探一下这主簿的到底是何意思,想要作甚。”

        田鹏恭敬应诺。

        这会郡府的牵招疑惑:“主簿,你这是作甚?为何还要赏钱给他?”

        田丰瞟了眼跪侍在侧、正在书写的那两个佐史,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渔阳田氏威震本郡,所以我不敢得罪他啊。”

        牵招愕然——主簿怎么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

        简雍投在刘和军中比牵招久,他还是听说过田丰的一些事迹,知道田丰绝不是个怕事的人,更不可能会害怕郡中的一个恶霸,更加不可能因为害怕一个郡中恶霸而竟连他们家的宾客也不敢得罪,知其中定有玄虚。

        他想道:“田公不是个没胆气的人,平时他虽不好与人争强,但绝非儒弱、只知退让。也许换了别时,他会将这口气忍了,可如今他暂代渔阳军政,正需树立威信,以方便治事,若将此事就此轻轻放过,日后必政令不行,他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必然留有后手。……,只是:‘机事不密则害成’。他方才说话前先瞟了一眼书写的这两个小吏,也许他是担忧这两个小吏会给豪强传话?所以故作害怕胆怯,以此蒙人哄骗?”

        他轻扣案几,心道:“原来你拒绝他家宴请的用意是在这里啊!”

        简雍一边翻看竹简,一边偷觑那两个佐史的脸色,见他两人虽然掩饰得好,脸上恭恭敬敬的,但眼中却有不屑的意思透出。

        田丰也注意到了。他想道:“渔阳田氏恶名昭著,与他们有来往的乡人并不多。据目前的查探,这两个小吏与他家也无关系。也许他俩不会主动地去田氏家告密,但是他们肯定会私下里说我懦弱。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主簿懦弱不堪’这样在郡中具有轰动性的话题?用不了三五天,田氏就必能得悉我今天说的这些话。嘿嘿,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而此时在广宁的刘和收到了田丰的工作汇报,他对沮授道:“此等奸猾豪强,仗匹夫之勇,招徕刺客,聚集死士,身无半通青纶之命,以布衣之身而竟抗衡长吏,残害百姓,隐亡匿死,犯法难禁,以至刺杀命官,目无法纪,此正太史公所谓之‘剧孟、郭解之徒’。我幽州的民风皆败坏在彼辈手中,我幽州的清名也皆因彼辈而坏!

        “军师,此辈名为黔首,实为民贼,罪难容也。《尚书》有云:‘除恶务本’。田公打算将他们尽数诛灭,连根拔起,我非常赞成。”

        刘和深受儒家学说的影响,对豪强、轻侠都是持反感态度的,认为他们违法乱纪,好勇斗狠,搅乱了社会秩序,败坏了民风,不利统治的安定。

        沮授了解田丰的脾气,见刘和引用《尚书》说“除恶务本”,这四个字其实也很适合田丰的性格,他就是一个除恶务尽的人。

        沮授回话:“是啊,我也这么想的,元皓之所以才决定暂时不动他们,等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后,再发动雷霆之击,将之一网打尽,为百姓除害。只是证据收集够了么?”

        刘和将田丰送来的竹简递于沮授:“收集到了一些,但还不足以将其族诛。”

        沮授也学过律法,他掐指计算,说道:“族诛乃最重之刑,够资格动用此刑的罪行不多,也只有‘不道’一罪了。”

        “不道”,即“逆节绝理”的行为,包括的范围很广,有政治方面的,比如:“谋反叛逆”、“诋毁先帝”、“诽谤政治”、“执左道以乱政”等;有人伦方面的,比如“弟与后母乱,共杀兄,知而不发举”、“杀不辜一家三人”等。

        “并且不道之罪也并非全是族诛。够上族诛的也就谋反、左道几类。”沮授沉吟片刻,又道,“渔阳田氏里豪强,胆子再大也不会谋反。剩下的左道?也难。……主公,恐怕元皓很难将其族诛啊。”

        刘和也知道很难。其实以田丰现在搜集到的这些证据而言,虽还不够将其族诛,但杀个十人八人、抓个二三十人却也足够了。但是根据探查的结果,渔阳田氏全族共有近百人,只杀个十人、八人,抓个二三十人远远达不到田丰“斩草除根”的目标。

        刘和想了想说道:“我也知难以找到。不过,‘难以找到’和‘不去做’却是两回事儿。”

        “将军此话何意?”沮授问道。

        “我有个想法,只是不知可行与否。”

        “说来听听。”

        “可否让田公先拿下他家的一两个宾客,作为突破口。”刘和从容地说道:“捕入狱中,严刑拷打。三木之下,必有所得。”

        沮授默然——他听出了刘和的意思,什么是“严刑拷打”?什么是“必有所得”?摆明了是想要用严刑来逼迫渔阳田氏的宾客诬告其主。沮授不是个腐儒,知道行非常之事,必须用用非常手段,对刘和的这个决定倒不是不能接受,只是一下子接受不了刘和这种坦然的态度——蜕变的太快了,这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态度。

        虽然未冠的童子也知,这种用严刑来逼迫宾客诬告其主的事情是见不得光的,然而,刘和却丝毫不加避讳,“非常坦然”的就说了出来,就好像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一样,跟刘和平时反差太大。他迟疑了一下,决定暂时不纠结此节,说道:“既然如此,将军还是马上给元皓回信吧。”

        三日后,田丰收到了刘和的回信,他心里赞叹:“真是所见略同啊!其实我早意从渔阳田氏的宾客入手。”旋即,他召集了简雍、牵招商议。

        “那田公打算怎么办?”简雍听完田丰讲完刘和的回信后道。

        “我想将此事交给隐元武卫去办。”

        “这倒是个办法。”牵招点了点头道:“郡府、县衙毕竟有豪强耳目。”

        “可难就难在该诱谁入局。”简雍皱眉道。

        牵招也陷入沉思:“那么该诱谁入局?”

        田丰合上竹简笑道:“本来还没有想好,但现在已经决定了。”

        牵招问道:“决定谁人?”

        简雍猜出了田丰的意思,问道:“可是刚才来送请柬的那个‘陈睿’?”

        田丰笑了起来,说道:“然也!上次田览来郡府给我赔罪道歉时,便是这个陈睿随从;这次,又是他来送请柬,可见他在田氏家中必是一个得重用的人,是田鹏的左膀右臂,也由此之可知,此人必知渔阳田氏的不少隐秘。正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如主簿所言,人选已定,是不是马上就可以动手了?”

        “不然。”

        “为何?”

        “我刚才说因两个缘故,所以到现在还未动手。一个缘故是人选,另一个缘故是时机。”

        “时机?”

        “渔阳田氏称雄郡中百余年,不是傻子。隐元武卫一动手,他们八成就会想到我的身上,虽然刚开始他们不会猜出我是想将其族灭,也许会误认为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以报子经被劫之仇,但不管怎样,他们百分百都会找到我的门上,或者亲自来,或者托人求情。到那时候,我是放人的好,还是不放人的好?”